ABC小说网 > 名侦探世界的警探 > 第864章 心理博弈

第864章 心理博弈

        部田宏明的一番话说到最后,甚至已经咆哮了起来。

        而站在他那边门口负责监管的狱警在听到动静后,甚至都忍不住走了进来想要呵斥对方来。

        不过在看到唐泽的手势后,对方没有再多些什么,只是默默收回了脚步。

        “无聊的话说完了吗?”

        静寂的会面室中,面对部田宏明的一连串的质问,唐泽眸子平静的看着大笑的部田宏明:“心理学的一些把戏就别玩了。

        虽然,我在这方面可能比不过你,但你这种低劣的手段想要影响我还差了些。

        还有我并不是什么神明,这只是一个普普通通的凡人罢了。

        那么在法律合规的情况下,情感上有所偏好是理所当然的。”

        面对部田宏明问题的核心本质,唐泽却毫不犹豫的坦然承认了自己有所偏向。

        他看着收敛起笑容,表情有些阴沉的部田宏明笑了笑道:“你不会觉得会有刑事喜欢像你们这些恶劣的家伙吧。

        对于悔改者以笑容,给予你们这些恶劣而不知悔改的家伙以雷霆,本就是再正常不过的人之常情了。

        你说的那些话是漫画小说看多了,中二病犯了?

        扯一堆有的没的,就觉得能够扰乱我的心态,让我陷入你的所设计苛责中无法自拔?”

        唐泽的这一番话说的可谓毫不客气,那毒舌的讥讽和嘲笑甚至让部田宏明表情都隐隐狰狞了起来。

        显然自己这一番精心准备的“攻心”之言不但被对方贬低的一无是处,还顺带着嘲讽了一番,即便以部田宏明现在的心性,也有些忍受不了心中的愤怒。

        “呵呵呵...果然不愧是唐泽刑事呢...”

        部田宏明不怒反笑:“真是毫不留情呢,我认输了,果然想要言语影响你这种人还是太难了。”

        看到对方很快便冷静了下来,唐泽表面上没有任何反应,但实际上却对这个危险分子再度提高了警惕。

        唐泽从交流的时候就在找机会嘲讽对方,不管是说对方白痴还是后面对方演讲后那一番讥讽其实都是一种试探。

        如果对方真的气急败坏那唐泽反而放心了,证明对方也不过只是那种程度的对手罢了。

        可对方却丝毫不为所动,那就棘手了。

        眼前这个曾经温文尔雅的帅气中年男人,已经化作了一条毒蛇。

        即便此刻的他已经被关在了笼中,但还是不愿意就是放弃,而是潜伏在暗中谋划些什么。

        “你叫我过来不只是说这些的吧。”

        唐泽心思转动,表面上却是打断了对方的谈话节奏,再度进入了正题:“有什么可以说了。”

        “我决定了,这次不说了。”

        部田宏明贴着两人之间的玻璃,脸上带着恶劣的笑容,看向唐泽:“哦,为了让你下次还心甘情愿的过来,我倒是可以稍稍透漏一点情报。

        是一个犯人哦,完成了“完全犯罪”,至今还在逍遥法外的家伙。

        怎么样,是不是瞬间有兴趣了?”

        部田宏明饶有兴致的观察着唐泽的反应,似乎在期待唐泽听到他的这个消息却又无法付诸行动时,露出的愤怒表情。

        而在听到部田宏明所说的话后,唐泽内心确实有些不快,他确实没想到对方的后手或者说底牌居然是这样的。

        而对方不打算告诉他的举动,也确实让他本能的产生了不满的情绪。

        但他心性不错,而且早在来这边的时候,就做好了心理准备,在听到对方话说到一半的时候,就进入了“演戏”状态。

        他的演技虽然火候比不上那些演员,但是扮演一个面瘫脸控制住表情不动声色还是没问题的。

        而在听到对方他的话后,他不但没有生气去纠结追问对方口中的那个犯人的身份,反而饶有兴致的看向部田宏明问道:“我能问问是为什么吗?

        如果我猜得没错,你一开始是打算告诉我这个消息的吧,就因为我之前的那番话,让你下不来台了?”

        “也有这方面的原因吧。”

        看到依然不受影响的唐泽,部田宏明脸上的玩味与期待瞬间消失,他面色平淡道:“更重要的是我很不爽啊。

        我好不容易在法庭上装作一副深刻反省悔改后的姿态上了法庭,打算争取从轻处理,结果就被你的后手无情拆穿了。

        该说不愧是唐泽刑事么,真是把我算计到死了啊。”

        “啊,你是说把你那恶劣表现录制下来的视频?”

        唐泽闻言恍然一笑,看向面前的男人随口问道:“说来我还没有关注过后续的详情,多判了你几年啊,还是说死刑了?”

        “.......”

        这一番话仿佛刺痛了部田宏明的心,他脸色无比阴沉死死盯着唐泽,宛如一条毒蛇。

        看到对方的反应,唐泽内心满意的点了点头,知道对方是破防了。

        不知道,是因为自己无视了对方的审判结果,让对方感觉到了侮辱,还是真的判了死刑,戳在了对方的痛点之上。

        又或是两者都有?

        这波心理博弈,早在最开始会面的那一刻便开始了。

        而自己要保证的,是在和对方的博弈中占据上风。

        而且在从对方口中知道对方“底牌”的些许情报,以及判断出对方本次不会告诉他这个消息后,唐泽的目的就转变成了打压对方的嚣张心态。

        对方似乎是觉得,手中有这个情报就占据了主动,那自己就偏不让对方得逞。

        哪怕自己确实不可能放弃对方口中的情报,但也不能处于被动的局面,

        所以,他在知道这次恐怕没办法从对方口中得到答案的时候,就表现出了一副的完全不在意的模样,就是为了占据主动。

        只要自己在气势与心态上越是占据上风,就越容易在之后把握主动。

        包括后续不断的开口讥讽戳对方的痛点也是如此,反正“无欲则刚”,自己这次直接放弃拿到情报的打算,那就立于不败之地了。

        “今天就到这里吧。”

        眼看部田宏明逐渐冷静了下来,唐泽却是径直站起了身和对方身后的狱警打了个手势。

        “结束了吗?”一旁的狱警虽然没说话,但不代表他没有听到两人的谈话。

        所以在看到唐泽打算结束谈话的时候,还是忍不住询问了一句,同时面色有些不善的看着部田宏明。

        “嗯,这次恐怕是问不出什么了,那就没有交谈的必要了。”

        唐泽笑了笑,也不管部田宏明那带着愕然、不忿的复杂表情,直接和对方摆了摆手告别。

        “你这混蛋!”部田宏明愤恨的看着唐泽,那狠狠敲击在玻璃上的举动,显然已经显示对方的心态此刻已经爆炸了

        “干什么呢,9527,快点离开!”

        一旁的狱警见唐泽离开,也不耐烦的呵斥起了部田宏明离开。

        虽然不爽,但部田宏明也不敢得罪狱警,不然就得被穿小鞋穿到死,只能老老实实的起身离开。

        而唐泽在离开了会面室后不由长出了一口气,整个人算是放松了下来。

        和这种聪明的疯子打交道就是心累,特别是精通心理学的家伙,更是要全神贯注的应对,不然就可能被对方看出破绽。

        但还好,自己跟各式各样的罪犯斗智斗勇的多了,而且掌握的技能也很丰富。

        再加上主动权掌握在自己这边,就是陪对方完“放置play”唐泽也耗得起。

        反正在牢房里无聊的是他,想要跟唐泽“做游戏”的也是他,而唐泽则是在花花世界生活,根本就不无聊。

        至于对方所说的那个完成了“完全犯罪”的犯人,先不说对方所说的是否是真的、

        就算是真的,那案件恐怕也已经过去很久了,恐怕不会留下什么案发现场。

        这种情况下,急与不急都一样,那唐泽自然不能让主动权落在对方手中。

        至于案件本身,到时候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如果真到了走投无路的时候,唐泽也有压箱底的手段可以使用。

        当然,能不用还是不用的好,毕竟这玩意是大杀器,真真切切压箱底的手段。

        而且唐泽也不希望一遇到困难就选择放弃,他现在已经和曾经的自己完全不同了,正在向更高峰不断前进的他,相信自己不管面对怎样棘手的也可以将其解决!

        当唐泽开车离开之际,天空早已陷入了无边的黑暗之中,风雪也越来越大,不知何时连同路边也积上了白雪,车轮碾压而过在白雪之中化作长长的轨道,一直通向家的方向。

        只不过走到半路,唐泽便接到了斋藤博的电话。

        “我知道了,等会就到。”唐泽挂断电话后和绫子打电话说了一声,接着便驱车赶往案发现场。

        一路疾驰到案发现场,凌乱的硝烟与救护车的警笛声不断响起,来来往往的刑事都在忙碌之中。

        等到唐泽进入到案发现场,充满着刺鼻气味的焦黑房间便呈现在了唐泽的面前。

        而在房间之中,一具焦黑的尸体此刻正在被鉴识科的人员盖上,抬到担架之上。

        此刻能够看到目暮警官正在现场指挥忙碌,而除此之外还多了一个人。

        “弓长警部,你也来了。”唐泽和站在目暮警官后面的健硕男人打了个招呼。

        被毛利小五郎称为“火灾老爹”的弓长警部,之前两人也有过交集。

        这次是火灾,对方隶属于火灾课,会来案发现场也正常。

        “这混蛋,终于还是搞出命案来了啊…”弓长警部点了点头算是回应,接着看向一旁担架上的尸体,脸上满是怒容。

        “听弓长警部你这么说,是连续纵火犯?”唐泽眉头一凝:“具体什么情况?”

        “之前也有几家公司被烧毁,但好在没有人员伤亡。”

        弓长警部脸色难看道:“但这第五起,却是出现了命案。”

        “因为这次出现了人员伤亡,所以现在由我们搜查一科跟火灾课一同办理。”目暮警官解释道。

        “那死者的具体情况已经明了了吗?”唐泽询问着案件的具体情报。

        “小柳津桐子,42岁,是“艾尔电器”的员工,在客服部工作,同时也是工会的会长。”

        一旁的高木走了过来,介绍起了死者生前的大致状况。

        “有没有联系死者家人?”目暮警官开口问道。、

        “刚刚联系了,对方老家在京都那边,恐怕得到明天过来了。”高木汇报道。

        “丈夫呢?”弓长警部闻言询问道。

        “没有,死者是单身。”高木摇了摇头道。

        “单身么…”唐泽点了点头,接着向房间内走去。

        此刻房间已经灭了火,但气味还是很难闻,唐泽戴上了旁边科搜研的手下递来的口罩后,来到了正在工作的斋藤博身边。

        “情况如何?”唐泽开口询问道。

        “窗户边被烧得厉害,起火点就是在这里。”

        斋藤博一边说着一边指了指窗户角落烧得发黑的电器:“至于起火的原因,则是那个。”

        “电炉?”唐泽看着烧得焦黑的电炉,不由皱了皱眉头。

        “连续纵火犯用的手法全都是电炉。”弓长警部走了过来神色严肃的说道。

        “那就有点奇怪了。”

        唐泽指了指电器旁边烧得黑焦的罐子道:“它旁边那个是灭火器吧。”

        “恐怕是着火后,匆匆忙忙拿出来想要灭火的吧。”高木猜测道。

        “但那样不会有点奇怪么?”

        唐泽提出了质疑:“既然用了灭火器,居然还会丢掉性命,再不济也可以直接逃命的吧。”

        “这…”

        唐泽的话让高木神色一滞,旋即意识到自己的推测好像确实不那么的合理。

        “这个之后再探究,弓长警部能不能说一下目前案件的调查方向。”

        唐泽看向弓长警部,对方既然一直在追查纵火案,那想必也是众人之中最了解这个案件的。

        “因为手法一致,我们怀疑是刻意报复,唐泽刑事之前说的很有道理,暖炉着火再不济也是能够逃跑的,可这次死者却没能逃掉。”

        弓长警部摸着下巴道:“我们之前正在调查被烧公司的顾客跟员工,看是否有与这几家公司有联系的人。

        不过,从现在的情况来看,也不排除之前的几次都是障眼法,而为的就是杀人…”

  http://www.abcxs.org/book/97870/5840693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