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陛下今日不上朝 > 第一百一十六章

第一百一十六章

        “你确实不是我的姑姑。”尹川瞪大了两个眼睛看着瑾瑜。

        瑾瑜听到这话,便更生气了!自己不过是气话罢了,但这厢的尹川,有了娘亲,便真的再也不认姑姑了吗?

        瑾瑜正气着,便听到了尹川轻声说了一句:“是姨娘才对!”

        “什么姨娘?”瑾瑜诧异地瞪大了眼睛,看着尹川,想在尹川的脸上寻找一个答案。

        尹川看了看自己的娘亲,转头又看向了晏君复。瑾瑜也突然想起来彼时自己询问尹川的去向之时,晏君复曾经的欲言又止,便用询问的眼神看向了晏君复。

        晏君复无奈,小声对瑾瑜说道:“我们先回落脚的山洞,让白雨慢慢地讲给你听,可好?”

        “嗯。”瑾瑜点了点头,乖巧地跟随在晏君复的身后,二人一同往瑾瑜和晏君复下榻的山洞走去。白雨也和尹川对望了一下,而后跟了上去。

        昔日,瑾瑜的母亲林白氏尚年轻,那时刚嫁到北晏没几年,也还没有怀上瑾瑜。彼时林白氏曾经到过南星和北晏的边境,也就是在那里,偶然碰到逃难出来的苟婆婆和玉蘅,并将她们救下来,带回了北晏。

        而瑾瑜的母亲之所以会去南北边境,是因为林白氏本就是南星白家的嫡女。

        多年前,林白氏尚在闺阁,曾偶遇南下游历的林中鹤。林中鹤身负长剑,白衣翩飞,英姿飒爽,令林白氏对其一见倾心。

        但是白家是南星的百年大家,规矩极其重。尤其是白家的很多咒术和毒蛊之术的修习,都需要极其纯净的血脉。所以为了保证血脉的纯净,白家嫡传血脉,是不允许同外族通婚的。更何况林中鹤不仅是外族,而且是别国的人。

        林白氏知晓自己和林中鹤的前途渺茫,而自己又爱极了他,林白氏便偷偷从宗庙**奉的族谱里,划去了自己的名字,。而后和林中鹤私奔,回了北晏。

        林白氏初来北晏的几年里,一直都不敢回南星。但是几年过去了,白家当时的家主,即林白氏的父亲,亦是白雨的祖父,实在思念爱女,再加上林白氏的母亲一直在父亲耳边唠叨这爱女以前的点点滴滴。二老年龄渐大,林白氏的父亲便原谅了她,并承认了林中鹤的女婿身份。双方偶尔互通书信,白父也嘱咐林中鹤照顾好其女儿。

        林白氏私奔一事,在当时的南星,闹的很大。白家花了很大的力气,才将流言蜚语镇压了下来。但在北晏,几乎没有人知道这件事情。

        那次救苟婆婆母女的时候,便是林白氏自私奔之后,第一次,也是唯一的一次,和林中鹤一起回娘家。而当时林白氏和林中鹤一起回娘家最主要的原因便是多年来林白氏都未曾有孕,这很可能和自己当年修习过的一门禁术有关,林白氏此次携林中鹤回娘家,便是寻求一种解决的办法。林白氏爱极了自己的丈夫,自然希望能为林家传承香火。

        当时就连苟婆婆母女也并不知道林白氏的身份,林白氏自己也并未对任何人吐露过。

        白雨和白黎自敏川王处获救之后,曾回到南星,想继续寻找失散的家人。曾经听说了这个所谓的姑姑,而后又意外在族谱中看到了这个被划掉的名字。二人便一路追查了下来,并且兄妹二人再次冒险,回到了北晏,想寻找自己失散多年的姑姑。

        而虽然查到了林白氏,可林家灭门多年,这条线索便从此断了。白雨和白黎心灰意冷,但却在南北边境的战场之上意外碰到了尹风和尹川。

        彼时,南星西漠联军出兵北晏之前,晏君复和晏辰尚处在交战状态。

        一役结束,尹风随着卫章在金州城池内检查士兵的伤亡情况。完毕之后,二人带着尹川在城内闲逛。金州富庶繁华,但战时的金州却是一片萧瑟。街上的人并不多,而白雨和白黎为了赚取路费,在金州街头卖包子。

        血脉使然,尹风对白雨没有什么特殊的感情,但尹川却从第一眼见到了白雨便觉得面善。他拉了拉尹风的衣角,让尹风看去,尹风才看清楚了自己孩子的娘亲。

        尹川长得和白雨身旁的白黎十分相似,待尹川走近之后,白黎和尹川互相对望了一下,觉得有些蹊跷。陈家已灭,南北战争也已爆,尹风倒是没有再隐瞒下去,很坦然地为白雨解了惑,尹川确实是白雨的孩子。

        知道真相的白雨说服了自己很久才接受了多年前的事实。当她初次知道自己的孩子尚在人间,又惊又喜。待缓过神来,看到这个七八岁的肉团子,腰间别着一把剑,表情一本正经,更是说不出的欣喜。

        白雨抱着尹川喜极而泣,尹川也第一次体会到了有娘亲的感觉。

        尹风看了看身旁的卫章,明确地表明了自己的立场。自己虽然和白雨有这个孩子,但是二人并未认识,也不相熟,只是时事弄人的无奈之举而已。现在孩子活着,大家也都活的好好的,若白雨兄妹二人实在过不下去了,自己可以帮衬一把,但是自己决计不会负什么责任的。

        白雨虽然很难过,但是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又经历了这么多的事情,自己早已经不再执着当初宫里的事情了。好在自己的孩子还在,虽然多年未见,但是自己的孩子跟着亲生父亲在一起,而且被教养的如此之好,白雨心中对晏君复最后的那一点恨也逐渐熄灭了。

        白雨看了看尹风和卫章,卫章自己自然是认识的。

        她拉着尹川的手,舍不得放开:“我想让川儿和我在一起生活一段时间,可以吗?”

        尹风看了看白雨,回答的很冷漠:“这个我做不了主,得看川儿自己的意思。不过,我比较好奇的是,你既然已经回到了南星,为何还要冒险前来北晏?”

        “我来寻找我的家人。”

        “你的家人?不是满门都灭了吗?”尹风对白雨的事情也略有耳闻。

        “我意外现我的嫡亲姑姑多年前曾经嫁往北晏,还以为我可以寻得到,但是我的姑姑也在十六年前,跟着夫家一起,满门抄斩了,连尸都不知道在哪。现在才真的是满门俱灭了。”

        尹风一听十六年前和满门抄斩这几个字,敏感的他便觉察到了什么:“哦?满门抄斩?你知道你姑姑的夫家姓什么吗?因何事被抄斩?”

        “姑姑的夫家姓林,夫君是前户部尚书林中鹤,因贪赃枉法被抄斩!”

        尹风和卫章听到这个答案,显然是十分震惊的。他们二人当然都知道白雨所说的姑姑便是瑾瑜的母亲,林白氏。而白雨所描述的这些,和他们所知道的所有信息,都对得上。

        二人震惊地互相看了看,谁也不敢私自将白雨放走。二人便安排白雨在客栈里住了下来,由麒麟阁的部下看守着。

        不过尹风也知道,川儿在这里,白雨是不会走的。

        尹风立马用云雀传书,将白雨所说的回报给了晏君复,晏君复知道之后也十分的震惊。他命尹风在南边将这件事情查清楚。而尹川也自告奋勇,愿意跟随母亲南下。

        “川儿,你若是想去,为父不拦着你。你虽聪颖,武功学的很快,但毕竟涉世未深,年龄也很小,见的少所以有些单纯。记得凡事多长个心眼,若碰到了什么棘手的事情,信号让麒麟阁的兄弟们帮你。还有,记得日日用云雀传书给为父。明白了吗?”

        “嗯嗯。”尹川点了点头,表示自己对父亲的指令十分的清楚明白,也表示自己会将有关瑜儿姑姑的事情都调查清楚。

        尹川便随着白雨白黎兄妹重回了南星,到了白家老宅,尹川亲眼见到了白家祠堂里的族谱,确认了林白氏的名字,生辰八字,并且一路追查,询问了很多曾经白家幸存的老奴仆,绘制了白家曾经出走的嫡女的画像。

        经过多方查证,已经能够明确证实白雨所说的姑母,确实是瑾瑜的母亲。

        彼时晏君复也还不能十分确定,便没有告诉瑾瑜。后来尹川确定之后,便跟着自己的母亲一路北上,白黎的身体已经经不住继续折腾了,便留在了南星。

        白雨和尹川此次前来寻找瑾瑜,是想求瑾瑜,可以救白黎一命。

        “救命?我如何救?我一不懂医,二不懂毒蛊之术,纵使继承了一身白家的血脉,还被自己的外公说是不纯净的,如何能救?”瑾瑜本就对林家,白家都没有什么过多的感情,自己不过是占据了一个白家小孩子的身躯罢了。况且瑾瑜本身就对白雨颇多的敌意,她当然不想帮她了。

        白雨虽然不明白瑾瑜对自己的敌意从何而来,若是是吃醋也说不通,自己虽然有晏君复的妾名,但却从来都没有过夫妻之实,若论起来,自己才是被蒙在鼓里的那一个,自己才是最大的受害者,不是吗?为何瑾瑜每每见到自己便是怨气冲天的样子?

        但现在救人要紧,也容不得白雨想法太多。

        白雨迈着莲花步子走到了在兽皮垫上坐的很随意的瑾瑜面前,双膝跪下,长长地磕了个头。

        “只求公主能够救兄长一命,白雨愿为公主心甘情愿当牛做马,只要公主提出来,白雨什么都能答应!”

        此时瑾瑜也震惊了,不论怎么说,白雨毕竟是自己的姐姐,这样让姐姐对自己下跪请求确实不太好。而且瑾瑜自己只是有些看不惯白雨而已,也不是真的就不打算救的,只是想刁难刁难她。

        瑾瑜有些尴尬,求助似地看着身旁的晏君复。

        晏君复给尹川使了个眼色,聪颖的尹川将自己的母亲从地上扶了起来。而后晏君复看了看因为心虚而偃旗息鼓的瑾瑜,道:“瑜儿确实不会医,她需要如何施救?还请告知。”

        “只需要公主的几滴血即可。公主的母亲和我兄妹二人的父亲也是孪生兄妹,但资质相当,一时难分高下。公主的母亲当年修习了南星其他门派的禁术,打破了白家近百年来的孪生兄妹此消彼长的联系和禁锢。但百年来也只有父亲和公主的母亲这一例。白雨曾经也研读过这门禁术,因着我兄妹二人和当年姑母的情况不同,所以一直未能成功。但我却在研习之中寻到了别的办法制药,药引是姑母的血液。但姑母已经仙去,亲生骨肉血脉相连,其血液的效用也是可以的。只是,只是需要公主和我前往南星。”

        晏君复听罢,表示已经清楚,而后吩咐道:“你先带着川儿回去吧,我们考虑两日。两日之后,我会将结果告知川儿,你只要耐心的等便可。”晏君复说完了,便冲尹川又使了个眼色。

        尹川拉了拉恋恋不舍地看着瑾瑜的白雨的衣角,软软糯糯的声音道:“娘,我们先走吧!”

        白雨虽然不甘愿,但自己也没有别的办法,恋恋不舍地看了瑾瑜和晏君复几眼,才带着尹川,离开了山洞,在附近寻了个山洞住了下来。

        二人已经走远之后,晏君复才问瑾瑜:“你想如何?”

        瑾瑜扁扁嘴:“我知道你让他们等两日,便已经是在给我台阶下了。你希望我去救白黎的,是吗?”

        “确实,你虽然待他们不友善,但那也毕竟是你今生所剩无几的亲人了。前一世你虽然只是用了林氏的小女孩的身体,借尸还魂罢了,但这一世,你是真真切切的林白氏的骨肉。他们,也是你真正的亲人。”

        “哼!我认定的亲人一直都只有你一个,没别人!”

        “你啊——”晏君复也知道瑾瑜嘴硬心软的,最后肯定会答应的,也不准备多劝了,只用手指点了点她的额头,而后又将人圈回了自己的怀里。

        “哼!我还没有找你算账呢!大半夜偷偷摸摸地出去见别的女人!你看我怎么惩罚你?”

        晏君复不理会她的无理取闹,只将人搂的更紧了,下巴抵住她的额头,低声问道:“如何惩罚?”

        瑾瑜看着晏君复不以为意,更加气鼓鼓了。她正准备再说话,便又听到晏君复说:“过两日就要转道南下了,你这两日想怎么玩?”

        瑾瑜听到这话,也忘了自己还在生气的事情,便说道:“不用过两日了,我们明日便启程南下吧,反正两日的时间,也什么都玩不了,不如我们先把南星的事情了结,再重新回东月去晋京寻柒枫,如何?”

        “好,听你的安排!”

        “哼,你也就嘴上说说,不论什么事,还不都是我听你的?哼!”

        晏君复听着瑾瑜气鼓鼓地吐槽,安抚似地用自己的大手掌摸了摸她的头顶,为她顺顺气。手心里的小人,怎么就那么可爱呢?

  http://www.abcxs.org/book/6205/519884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