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陛下今日不上朝 > 第一百一十五章

第一百一十五章

        瑾瑜看着晏君清离去的背影,直至消失,才回过神来。此时晏君复也已经下马,踱步到了瑾瑜身旁。“各安天命,你不用担心了。”

        “你哪只眼睛看到我担心了?哼!”瑾瑜没有再理会晏君复,回过身。走到马队中,径直上了马。晏君复站在原地,看着瑾瑜的背影,摇了摇头。

        月熙霖在远处的马车里,看着瑾瑜和晏君复已经处理好一切之后,挥了挥手,命令车队继续前行。

        车队过了晏月边境,直朝着东月国都晋京而去。

        刚过了边境两天,原本打算和月熙霖一路的瑾瑜忽然又变了主意。

        “柒枫啊!你和你的东月将士先回去吧!我们二人走的慢,这么多人一同跟着我们,我们会影响你们的行程的。耽误了你的政事,就不好了。你还是先回去吧!等我们在其他城镇玩够了,再去晋京寻你嘛!”

        月熙霖点了点头,不置可否,心里想的却是“你确定你不是嫌我碍眼才要支走我的?”

        瑾瑜和晏君复二人便和月熙霖分道扬镳了。

        月熙霖的军队离去之后,余下的二人骑着一匹马,倒是也不急,慢慢的任由马儿在管道上散着步,走到哪算哪。有时候瑾瑜觉得坐的屁股痛了,也会下马来走走。

        当时月熙霖要再给瑾瑜他们一匹马的,瑾瑜说什么都给拒绝了。只是可怜了那一匹马,驮着两个人,还有一堆东西。

        青山绿水,晏君复一手牵着缰绳,另一手牵着瑾瑜,两人一马就这么傍水而行,两岸是夹道的青山,青山之上,是无尽的天蓝云淡。

        行着行着,晏君复的脚步越来越缓。马儿也随着晏君复的节奏在河边吃起草,洇起水来。晏君复索性将马儿的绳子放开,让它在后面慢慢随意的跟着。

        河道两旁,海棠和玉兰白红相间,簇拥着争奇斗艳,好不和谐。

        “瑜儿——”

        “嗯?”瑾瑜将身边的人牵着自己的手高高的甩了起来,而后放下,如此反复,笑的更加烂漫了。晏君复在一旁看着,竟然晃了神。

        “瑜儿——”

        “嗯!咱们今日是走不到城池了,就在这野外过夜可好?我们一会捕点猎物烤肉吃,运气好的话,就找个山洞。找不到的话,我们就披星而眠,可好?”

        “好!”

        瑾瑜看晏君复答应了,更加开心了。“马儿你就在这里休息吧,一会再来寻你哈!”

        瑾瑜说罢,拉着晏君复朝青山的方向,密林深处飞身而去。

        “那样的地方可是打不到猎物的。”瑾瑜自言自语道。

        “你想打到什么样的猎物?”

        瑾瑜听到这句问话,果然停了下来,很认真的思考了半天,才道:“你怎么着不给我打一头老虎吗?鹿肉羊肉和野猪肉早就吃腻了,还没有吃过老虎肉!”

        晏君复听罢便笑了,他勾了勾瑾瑜的鼻尖:“老虎若来了,我定然第一个跑,把你留下来喂老虎!”

        “哼,到时候指不定谁跑的快呢!”

        二人一边聊着天,一边向前走着。聊着聊着,晏君复突然对瑾瑜做了一个噤声的动作,而后飞身而起将瑾瑜带到了树上。二人仔细聆听由远及近的蹄蹄声。晏君复手握住鹤唳的剑柄,做好了准备。

        来的是一头黑角的羚羊,这种羚羊本就稀少,又多半生活在广袤的荒漠之中,连西漠的数量都不多,更不要说是北晏和东月了。瑾瑜盯着那羚羊的双眼已经放光,仿佛在看一盘珍馐一般。

        晏君复看到了来的动物,倒是放下了自己手中的剑柄。

        他看了看身旁的人冒着金光的眼睛,虽然不忍心,却也还是小声道:“这种稀少的动物,吃了可惜,我们再猎捕别的吧!”

        瑾瑜听到晏君复的话,眉头都皱做了一团,恋恋不舍道:“可是它看上去好好吃的样子……”

        “烤肉的味道,大抵是差不多的。一会我们猎一头野羊羔的肉,和这个比起来肉质和味道上也都差不多。再说这个这么一大头,我们也吃不完,还是不要暴殄天物了!”

        “好吧。”瑾瑜虽然不情愿,但是晏君复若是不答应,自己也没有别的办法。

        二人眼睁睁地看着黑角羚羊在丛林中消失了,才从树上跳了下来。瑾瑜倒是倒是没有多想,只跟着晏君复深入丛林中,继续寻找其他的猎物了。

        晏君复果然说话算话,帮瑾瑜猎了一头野生的小羊羔。

        伴随着夕阳西下,晏君复和瑾瑜也回到了河边,一起在河边将羊羔杀了,内脏掏出,清洗干净。并将身上的肉片成不厚的肉块,串到了篾竹条上,挂在火的上方,熏了起来。羊羔的肉质鲜嫩,肥瘦相宜。

        最后一丝天光也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漫天的繁星。月初,是见不到月亮的。

        不一会儿,羊羔肉中便有油渗出表面,滴落下来。瑾瑜一边咽着自己的口水,一边仔细地将调料刷到了羊羔肉的表面,静静等待着。

        又过了片刻,待晏君复拎起一条篾竹条,翻看了看,说道可以吃了,瑾瑜便迫不及待地从晏君复手中抢来他手中的肉串。

        晏君复笑着摇了摇头:“你怎么就这么爱吃肉?”

        瑾瑜顾不上看晏君复,低着头,嘴里嚼着羊羔肉,含含糊糊地说道:“可能上辈子是饿死的?也可能上辈子是老虎,这些都说不准!”

        “哈哈——哈哈哈哈——”晏君复爽朗地笑着,也从篝火架上拿下了一串肉串,自己吃了起来。

        “可惜要是有酒就好了。瞿州的醉东亭,当真好喝!”瑾瑜两串肉下肚,总算不像一开始的时候,那样急迫了。吧唧着嘴,竟然还有心思提别的要求。

        “荒郊野岭的,我上哪给你找酒去?你凑合着吃吧!想喝酒,去回到月熙霖的队伍里,那里有酒!”

        瑾瑜扁了扁嘴:“哼!没有就没有!不喝了,继续吃肉!”

        晏君复看着一旁气鼓鼓的瑾瑜,将水囊从马背上拿了下来,从清澈的河水中灌了满满一水囊的水,自己尝了一口,滋味甘甜,才将水拿回篝火旁,递给了瑾瑜。

        “光吃肉,当心上火!”

        “嗯。”瑾瑜笑着接过了晏君复递来的水囊,大口饮下。晏君复怜爱地看着瑾瑜幼稚的动作,却无论如何都看不够。

        二人吃饱喝足之后,牵着马又回到了密林深处,寻一个晚上过夜的地。

        晏君复下午和瑾瑜来狩猎的时候,便已经仔细观察过山石丛林的走势,野外经验丰富的他很快便带着瑾瑜寻到了一处山洞。瑾瑜留在山洞里,简单地清扫了一下,将马上的兽皮拿出来铺在了地上。晏君复也从外面捡了些干柴回来了。

        二人又将火堆升起。火焰跳跃,瑾瑜借着火光将古琴取了出来,对着晏君复弹奏那一曲自己练习了好久好久的鸟鸣涧。

        火光也仿佛在随着瑾瑜的琴声而张扬。瑾瑜的琴声里,勾勒出高山飞鸟,溪水潺潺,的和谐景象。一曲终了,晏君复终于稍稍赞赏了一番:“嗯,不错,这么多年了,你的琴艺终于能让人看到了进步了。也不枉我辛苦教了你那么久!”

        “这么两句就夸完了?我还以为你要如何称赞呢!而且也不知道你是在夸我,还是在夸你自己!”瑾瑜对晏君复给予的评价,非常的不乐意。她撇了撇嘴。

        晏君复笑着将瑾瑜腿上的古琴接过,放到了自己的双腿之上。绿尾琴留在了北晏没有带来,就先用瑾瑜的这把将就一下吧!

        一抬手,晏君复又弹奏了刚刚的那鸟鸣涧。

        虽说和瑾瑜刚刚弹奏的曲子相同,但灵魂却完全不同。若说瑾瑜是勾勒出了画面,那晏君复的曲子便是让人身临其境,就连山林中树叶的颤动都能够明显感受的到。

        瑾瑜惊讶地听完了晏君复的曲子,反正自己怎么练也追不上他的,倒是没有再过多的纠结。她将古琴收好了,便拉着晏君复在兽皮上躺下,自己窝在他的怀中打算睡了。

        晏君复任由瑾瑜摆弄,在瑾瑜钻入他怀中之后,又伸手开始轻拍瑾瑜的后背了。瑾瑜也像得到安抚一般,十分舒适。

        夜色动人,虫飞虫鸣,篝火冉冉,二人却睁大着眼睛,谁都没有准备入睡的意思。只听着洞外的虫鸣,各自想着各自的心事。

        许久之后,瑾瑜忽然从晏君复的怀中,坐了起来。

        “怎么了?”晏君复不解地问道。

        “睡不着!按理说白日赶路,应当很累才对,可是躺了那么久,都没有睡着!”

        “不要心急,将你的心思都清空,一会便睡着了。”

        “真的?”

        “嗯。我何时骗过你?”

        “我怎么觉得你平日里不少骗我?只不过日日都是一副一本正经的样子,别人看不出来罢了。其实你这道貌岸然的皮囊下面,是一副坏心肠才对!”

        “净胡言乱语!”晏君复嗔怪道,并将坐起来的人又拉回了自己的怀中,按着她躺下,将她的脑袋按在了自己的胸口之上,强迫她听着自己铿锵有力的心跳声。

        瑾瑜数着晏君复的心跳,渐渐地入睡了。晏君复感受到了怀中人的呼吸逐渐均匀而绵长,知道她睡着了。他轻声笑了一下,吻了吻她的头顶,将瑾瑜在兽皮上放好,自己坐了起来。

        晏君复轻手轻脚地将兽皮周围撒上了驱虫的药粉,而后又往火堆里填了一把柴,才走出了山洞。寻着下午那头黑角羚羊的踪迹找去。

        晏君复走后不久,瑾瑜也醒来了。晏君复在身旁,她便能睡的很踏实,晏君复离开,她下意识地就会警戒心很强。还在困中的她坐起身来,向山洞四处张望了张望,没有看到晏君复的身影。原本朦胧的她便清醒了过来。

        她绕过火堆,走出了山洞,仔细地嗅着空气中残留的一丝晏君复的气息,瑾瑜确定了一个方向,并朝着那个方向追了过去。

        丛林深处,瑾瑜终于找到了晏君复。但晏君复的对面,却还有一大一小另外两个人的身影。

        树林幽暗,又没有月光。瑾瑜隐去自己的气息,轻轻地靠近。待靠近之后,才借着星光看清楚了面前的人。

        “陈玉蘅!”瑾瑜不由自主地便喊了出来。正在交谈的二人也应声向瑾瑜所站的地方看去。

        瑾瑜一觉醒来,现自己的夫君和自己的前情敌偷偷摸摸的见面,她现在内心的愤怒值可想而知。她此时只有被背叛的满腔的怒火和酸涩之感,也不听晏君复在她耳边说些什么,径直走过晏君复身旁,抽起晏君复的鹤唳便向白雨袭击而去。

        瑾瑜的身型之快,晏君复根本来不及阻拦。而在现在的白雨,昔日的陈钰堂印象里,瑾瑜一向身体不太好,突然向她袭来,白雨也没有来得及反应。

        白雨身旁的尹川倒是反应极快,立马将自己的佩剑挡在了白雨的面前,挡住了瑾瑜的剑。

        此时的晏君复才回过神来,他一把将瑾瑜拉回自己的身旁,从瑾瑜手中将鹤唳夺了下来,插回了自己的腰间。

        “晏君复,你竟然帮她!还有川儿,你也帮她!你以后不要再叫我姑姑了!”

        晏君复将身旁的人拉着离自己更近了一些,摸了摸她带着露气,冰凉的外衫,将眼前的人衣衫裹的紧了些。晏君复无奈道:“你冷静一点,川儿帮自己的娘亲有什么不对?”

        “那你呢!连你都帮她!你让我怎么冷静!”

        “我何时帮过她了?是你一冲过来便开始动手了。我不过想让你冷静一些而已!”

        “你!”瑾瑜气冲冲地打落了晏君复放在自己肩膀之上的双手。

        晏君复看着气鼓鼓地瑾瑜,更加无奈了。

        “我真的没帮她!我只是偶然看到了黑角羚羊,想到了川儿在与西漠交战之时,意外得到了一只,所以前来看看是不是川儿。”

        “你就是有预谋的,要么为何一定要等到我入睡?”

        晏君复现在才觉得自己趁着夜色出来就是个错误,这下是真的解释不清楚了。

        陈钰堂在这里倒是最不明就里的一个人。她仔细回想了以前在宫里的时候,虽然和长公主关系不怎么好,但是也没有到一见面便要喊打喊杀的地步吧?

        “瑜儿姑姑,你别怪君复叔叔了,是我和娘亲偷偷跟着你们来的,爹爹和君复叔叔都不知道。”尹川走到了瑾瑜面前,轻轻拉扯着瑾瑜的衣角,如同以前一样撒着娇。

        “我不是你姑姑!”瑾瑜将自己的衣角从尹川的手里扯了回来。她还在生尹川的气。虽然尹川帮自己的娘亲并没有什么不对,但瑾瑜下意识还是觉得自己和尹川更亲一些,白雨就是个外人。

        “你确实不是我的姑姑。”尹川瞪大了两个眼睛看着瑾瑜。

        瑾瑜听到这话,便更生气了!自己不过是气话罢了,这有了娘,便再也真的不认姑姑了吗?

        瑾瑜正气着,便听到了尹川轻声说了一句:“是姨娘才对!”

  http://www.abcxs.org/book/6205/51906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