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陛下今日不上朝 > 第一百一十四章

第一百一十四章

        “听主上安排。”卫景小心翼翼地看着晏君复,回答道。

        晏君复眼睛都没抬一下,继续帮瑾瑜夹着菜:“你们的人生大事,听我安排做什么?”

        “那听兄长的。”卫景又小声试探道,并冲卫章使着眼色。

        卫章冷不丁地也被提到了,下意识地看了一眼身旁的尹风:“唉,可别,这不关我的事。虽说长兄为父,但父亲尚健在,也轮不到我管。”

        “那……”

        “那什么那!”瑾瑜看着卫景唯唯诺诺的样子,终于忍不住了!“玉蘅,你看卫景他一点担当都没有,自己的事情都做不了主,你还是不要嫁了给他了,我将来给你找更好的!”

        “不——不用了……”玉蘅慌忙拒绝,不敢看瑾瑜,只将自己面前的一碗酒匆忙饮下。

        “哼,没出息!”瑾瑜心里那叫一个恨铁不成钢啊!抻一抻卫景都不会吗?这么实诚以后可是会吃亏的呀!

        玉蘅将自己面前的一碗酒饮下,脸已经涨红的卫景也顺势将自己面前的酒碗端了起来,咕咚咕咚两口,那碗便又见了底。而后卫景便又给二人将面前的酒碗斟满。

        “阿蘅——”卫景终于鼓起勇气,轻声唤道。

        “嗯?”

        “你想什么时候出嫁?如何出嫁?这事听你的吧!”卫景的声音如蚊子哼哼一般,若不是瑾瑜仔细听,便听不到了。

        “都好,都好!”玉蘅唯唯诺诺的点了点头。脸上却已经和卫景一样云霞飞红了。

        晏君复见到二人如此害羞,连忙打了个圆场,对着瑾瑜道:“好了,你不要再闹了,让他们二人私下里自己商量!”

        “就是,你自己的婚事还没有着落,还有心思关心别人的!”尹风吃着桌子上的卤味,小声嘀咕道。

        瑾瑜听到尹风又针对自己,气呼呼的道:“尹风你想吃鞭子了吧!”

        “哼!不想!但我说的也是事实!而且你不要老以权势迫人好嘛?以理服人,以德服人,懂?”

        “就不!”瑾瑜说着,还往晏君复身边靠了靠,以眼神示意自己可是有人撑腰的人,瑾瑜鼻孔冲天的冲尹风示威,让尹风看着办。晏君复倒是不理会瑾瑜,在瑾瑜和尹风二人面前不表态。“再说,我年龄还小,急什么?”

        尹风冷哼了一声:“你年龄小,主上年龄可不小了......”晏君复拿冷眼斜了尹风一眼,尹风才意识到主上在这里,不适合和瑾瑜斗嘴,忙忙闭上了嘴。

        瑾瑜看了一眼身旁虽然没什么表情,但透着冷峻的晏君复,也不敢再说什么了。

        “你们一个个的都好讨厌啊!我都说了我孑然一身,你们还在我面前大张旗鼓地商讨一对对的婚事!”月熙霖终于忍不住了,并对着卫章和尹风道:“来,喝酒!”

        后者二人互相看了看对方,不自然地将自己面前的酒碗和月熙霖碰了碰。三人一同饮下。

        夜深了,一行人都有些微醺,在瞿州城内走了走,便也回了麒麟阁,各自回房休息。

        瑾瑜在内室的屏风后沐浴,晏君复便正襟危坐在屏风外的矮桌上看书。哗啦啦的水声和哗啦啦的翻书声在烛火的映衬下交相呼应。

        不一会,瑾瑜身着寝衣,披散着湿漉漉的头,拿了一条宽大的毛巾便绕过屏风,走了出来,坐到了晏君复身旁。

        晏君复看到人出来,微笑了一下,放下了手里的书卷,很自觉地将瑾瑜手中的毛巾接过。瑾瑜也顺势坐下,晏君复将身旁人的脑袋轻轻地放到了自己的腿上,为她仔细地擦起了头。

        “有了以前的记忆也好,很多前世做过的事情,你这世都不曾做过呢,比如说你帮我擦干头。”

        “做过,不经常而已,你印象不深罢了。”

        “是吗?”

        “嗯。”晏君复点了点头,手上动作没有停,继续仔细地擦拭着。矮桌旁立着烛台中不是有噼啪的火爆烛花的声音。

        晏君复将瑾瑜头上的水珠大体擦掉,而后手轻轻顺着丝的走向,抚摸着瑾瑜潮的青丝,用内力慢慢将其烘干。”

        “君复?”

        “嗯,怎么了?”

        “我们以后的生活你是怎么安排的?你在退位之前便已经谋划好了吧?”

        “没有什么计划,只是单知道你不喜欢宫里的生活罢了。以后。”晏君复说到这里停顿了一下,才继续慢声细语道,表情也很温和:“天涯海角,你没去过的,你想去的,我们随意走走便罢了。走累了,我们就回朝阳,或者回浩淼山庄,哪里都行。虽然我们在皇宫里长大,但我觉得那里你的回忆虽然最多,但也最不开心,不见得会多喜欢那里。我们以后所经历的每一天都会是将来的回忆,倒是不必执着于以前的那冰山一角而已。”

        “君复——”

        “嗯。”

        瑾瑜听到了晏君复的回答,头继续靠在他的腿上,双臂环上了晏君复的腰。

        “你说的对,倒是不必执着于以前的,之前是我有些狭隘了。那我们先随月熙霖去东月?”

        “嗯,我们先离开北晏,也好做出来姿态来让皇叔安心。过一段时日,等他登基了,政局稳固,朝堂重新换血,无人可以撼动他的地位之后,我们再回来。反正你虽然不做公主了,现在做阁主夫人,以后也是饿不着你的。”晏君复说着,也轻轻拍着搂着自己的瑾瑜的后背。

        “那我们谁也不带了吧,这次连尹风都不带,就我们自己。反正现在我们也不需要别人保护了。”

        “也好。”

        “嘻嘻!”瑾瑜在晏君复腿上趴着,轻声地笑声如银铃般好听。

        晏君复将轻拍着瑾瑜后背的手轻轻抚上瑾瑜的头,顺着瑾瑜一头垂散的青丝,滑下,而后又抬起手,反复地抚摸着。瑾瑜觉得很安心且舒适,在晏君复怀中渐渐睡着了。

        晏君复看着怀中的人睡的安静踏实,低头轻笑了一下,而后将人轻轻打横,抱了起来,放到了内室的床塌之上。而后将瑾瑜洗浴的木盆抬到了屏风之外,让人轻手轻脚的进来换了水,沐浴之后才又重新踱步上了床塌。

        床塌之上的瑾瑜早已进入了梦乡。睡的香甜,还不时地吧唧着嘴巴,仿佛在睡梦中也在吃什么美味一般。瑾瑜在睡梦中感受到了身旁的热度和熟悉的气息,本能地便往旁边凑,将自己小小软软的身躯钻到了晏君复的怀中。鼻尖萦绕的都是晏君复周身的气味,瑾瑜安心不少,睡的更沉了。

        晏君复摸了摸怀中人的脑袋,在她头顶轻轻落下一吻,才搂着身旁的人沉沉的睡去。

        “你嫁给过别人,我也娶过别人,但幸好,我们没有真的错过了彼此。伊人在畔,繁花共赏。举世唯卿,夫复何求!”

        第二日,瑾瑜在晏君复怀中醒来。日上三竿,晏君复却也没有起身,这倒是令瑾瑜有些意外。

        瑾瑜张开朦胧的双眼,感受着周身的温暖,又朝晏君复的怀里钻了钻,将身旁的人又抱的紧了一些。

        “你以后要起早一些!你若每日都这个时辰再起身,岂不耽误我练功?”头顶上低沉的声音传来,将瑾瑜下了一跳。

        晏君复看到瑾瑜在自己怀里抖了一下,十分好笑:“怎么胆子还是那么小?”

        “你见过胆子大的金鱼吗?”

        “虽然胆子大的金鱼没怎么见过,但是爱吃鱼的金鱼,我也不曾见过!你吃自己同类的时候不会感到不舒服吗?”

        “哼!干嘛突然这样问,你这样问我,才会让我感到不自在。同类之间不能吃吗?大鱼吃小鱼,小鱼吃虾米。我就算是鱼都可以吃鱼,变成了人怎么就不能吃鱼了?”

        “既然都成了人了,为何胆子还那么小,而且还畏寒?让他人替你担忧。”

        “哼,这不应该的嘛!你是我夫君,自然事事都要替我考虑,将我放在心上才是。”

        晏君复轻声低笑了一下,又将一吻落在了瑾瑜的脑袋顶上,也将怀中的人环的更紧了。

        二人片刻没有说话,只认真地感受着彼此的体温和存在,嗅着彼此的气息。沉默片刻,瑾瑜从晏君复怀中脱身而出,支起上半身,学着晏君复的样子,在晏君复的额头也吻了一下。

        晏君复轻笑了一下,又将面前的人按在了自己的怀里,而后低头,含上了怀中人的唇。

        唇齿相抵,瑾瑜心中满是沉甸甸的满足感。三世,一千五百年,终于换来了现在这一刻静谧的时光,二人毫无嫌隙地简单相拥相吻。

        瑾瑜的眼泪不受控制地从眼角滑下。晏君复感受到了瑾瑜面庞的湿润,移唇而上,一路吻到瑾瑜的眼角,用自己的唇将瑾瑜的眼泪擦干,而后,又将人搂的更紧了。

        晏君复下巴抵着瑾瑜的头顶,低沉的声音如微风振箫般,十分好听:“以后时日还长,以前的事情,既然我都全部放下了,你如此放不下可怎么是好?嗯?”

        瑾瑜摇了摇头:“会放下的,你给我一点时间。”

        晏君复轻拍着瑾瑜的后背:“我们什么都没有,只剩了彼此和同彼此一起度过的时光。千年万年,都给你可好?但是你要保证能够放下才是。”

        “嗯嗯。”瑾瑜在晏君复怀中小鸡啄米般点着头。

        “如此便好。起身了,再不起身就不用吃早膳了,直接连同午膳一起吃了。”

        瑾瑜应了一声,才从晏君复怀中起来。晏君复叫了一声,玉蘅应声从外面进来,将瑾瑜的衣服拿了进来,放到了床边,而后才退出去。

        晏君复将玉蘅送进来的衣物一件件帮瑾瑜穿好,才起身下床去衣架上将自己的衣物拿下穿好。

        二人洗漱完毕,玉蘅也将早饭又热了,送了进来。

        瑾瑜看着面前的小笼包和鱼肉粥,轻轻的将身旁的晏君复的耳朵拉至自己的嘴边,悄声问道:“他们不知道吧?”

        晏君复不明白瑾瑜话中所指,用眼神询问。

        瑾瑜看了看自己面前的鱼肉粥,晏君复这时才明白,便摇了摇头:“不知,如何敢让别人知道。我虽然不怕,但不代表别人也不怕!”

        “那你是怎么解释我忽然就从朝阳行宫消失一事的?”

        晏君复不解地摇了摇头:“为何要同别人解释?谁敢问?”

        “你——这倒是……”瑾瑜对这个回答竟然无言以对。

        “快吃饭,你若是不想喝粥,我帮你喝了就是了。”

        “谁说不想喝。玉蘅做的这个粥我可爱喝着呢!”

        晏君复看着身旁的大鱼吃小鱼,虽然瑾瑜解释过了,但是自己怎么看,却还都透着诡异。看来是要跟玉蘅交代一声,瑾瑜吃鱼吃腻了,以后都不要做鱼吃了才好。

        二人在瞿州城又等了十来日,月熙霖的东月将士才赶到瞿州和他汇合。如瑾瑜所提议的,二人将尹风,卫景,玉蘅,等人全部都留在了北晏,让他们该干嘛干嘛,该去哪去哪,只晏君复和瑾瑜二人随同月熙霖一同去了东月。

        而建安城,晏辰的登基大典也如期举行了。

        晏辰终于将红色的郡王爷服制脱下,一身黑金龙纹的龙袍加身,使他比以往显得更威严了。晏君清也一身明黄色的衣袍出现在了晏辰的登基大典之上。

        登基大典之后,晏君清便从建安消失了。

        在瞿州城和东月相交的晏月边境,晏君清匆匆赶来,在瑾瑜一行人准备过边境之前,拦住了她。

        瑾瑜看了看自己身后的晏君复,晏君复微微点了点头,瑾瑜才从马匹上跳了下来。

        自瑾瑜恢复记忆后,这还是第一次再见到晏君清。前世,瑾瑜欠了晏君清许多许多,但这一世,瑾瑜终于不欠他什么了。

        而孙公公的死,瑾瑜也并不打算归咎于晏君清的身上。

        “你所来何事?”瑾瑜问到。

        “我知你和皇兄要走,只是想来见你最后一面。我知道此生或许再无机会可以见面了,所以来看最后一眼。”

        “君清,保重。你将来会找到一个可以和你举案齐眉的妻子的。”

        “或许吧,但终究不是我所爱。”

        “找到了之后,一定要努力爱上她,不要辜负她。”

        “但愿吧!此一别,经年不见,也代我照顾好皇兄。你们在别国玩够了,记得回来北晏。”

        晏君清见瑾瑜点了点头,才拉紧缰绳,掉转马头,扬长而去,从此再未回头。

  http://www.abcxs.org/book/6205/518252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