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陛下今日不上朝 > 第五十九章 寄情

第五十九章 寄情

        “是寄情。一种南星白家特有的蛊术。一个母蛊可以控制多个子蛊,但这种蛊本身对寄体是无害的,只是寄生于寄体上,吸收少量赖以生存的养料即可。它会寻找与母蛊寄体相似的气息,而后将消息传达给母蛊。至于母蛊寄生与何物之上,只有施蛊的人才知道。”

        晏君复听了,思考了良久,并且很快地划了重点。

        “南星白家?”

        “对,这种蛊的威力,可大可小,主要看施蛊者的修为和蛊虫的用途,是南星白家的不二秘传。白家是十五年前在南星比较有威望的大家族,但是不知为何,一夜之间竟遭灭族,从此在江湖上便失去了踪迹。至于是否有后裔幸存,也一直再无人知道。”苟婆婆说完之后,稍稍停顿了一下,然后继续道:“而且,寄情对施蛊者的身体损坏很大,每次施蛊都要修养好一段时间。”

        “你是说,这蛊会影响施蛊的人的身体?那若此人怀孕,待如何?”瑾瑜突然插话到。

        “自然是轻者会动胎气,重者滑胎。”

        苟婆婆的话一出口,殿中所有人的心中均已了然了。

        瑾瑜就一直奇怪,为何陈钰堂一个有武功且身体底子不错的人,怀孕后会三番两次的出现胎象不稳的症状。原本以为不过是争宠的手段罢了,可自己带着玉蘅去把过一次脉,分明不是装的。何况陈钰堂自入宫之后,甚少出玉芙宫,怀孕之后就更是宫门紧闭。原来一开始是为了避嫌,后来是身体支撑不住了。

        “我们派的人一直回报一切正常,原来是因为陈钰堂用的方法不是人,而是蛊虫。只是这宫里有什么东西,是值得陈飏如此大费周章地一定要安插妃子进来才能寻找的吗?”

        “这寄情不仅是用来寻实物或者人的,也可以寻找看不到的东西。”

        “看不见的东西?”晏君复眉头轻微皱起。

        苟婆婆神情不变,继续解释道:“魂魄和意念。所以名字才唤做寄情。寻找一个人存在过的证据。”

        殿中又陷入了一片沉默,殿内四人心中各有所想。

        了解了始末之后,晏君复先让苟婆婆和玉蘅退下了,并且先让孙公公传膳。

        “先填饱你的肚子再想吧。年纪小小的额却总是露出那种沉思的表情,一点都不天真,反而很怪异。”晏君复说的半真半假,瑾瑜也不欲理会他。

        突然,晏君复似又想起一事:“你如何会对蛊虫有感应?”

        “大抵是体内的避毒丸吧。”瑾瑜随口说到,说完又看了一眼正在看着自己的晏君复:“你别用这种眼光看着我,我哪有你想象的有很多事情瞒着你一般,我也是真的不知。这些你想知道就去问老和尚,我也很想知道。”

        虽然陈钰堂入宫一事颇多疑点还没有弄清,但拔掉陈飏的计划依旧有条不紊地进行着。

        晏君复虽然明面上对晏辰幕僚仍旧多有信任,但实际上已经在暗地里彻查每位官员的人情往来,是否贪污,信息传递等等的情况了。

        尤其是林中鹤当年名单上的人,名单晏君复虽然完璧归赵了,但是自己却早已誊了一份,按兵不动就是等着亲政的这一日。

        而自从四年前对陈飏的真实身份有所确定之后,晏君复一直在筹谋着拔掉这颗最大的钉子。四年的筹谋,已经让陈家这颗大树看上去盘根错节,但是树根内部却已经被分崩离析。晏君复的人私下里和陈飏幕僚有所接触,能拉拢的则拉拢,无法拉拢的已经暗地里收集了不知道多少各种方面的罪证,就等着一个合适的时机一举拿下。

        但陈飏亲眷不多,记录在册的仅陈钰堂一个女儿。而他在北晏朝堂之上一步步稳稳晋升并坐稳百官之并不是没有原因的。先,他自己真的干净的很,基本上没有任何把柄的那种干净。其次,没有亲眷拖累。想要抓到他的把柄便难得很。

        一直等待时机的晏君复不想等了,决定主动出击。日日朝堂之上请奏立后的奏章令其不堪其忧。不知道这算不算是冲冠一怒为红颜。

        晏君复继续日日去玉芙宫待一会,所有人都觉得日子一日比一日的平静。

        皇子满月之时,晏君复却依旧没有给孩子起个名字。虽然陈钰堂明里暗里请求过很多次了,但是晏君复依旧回答,这是第一个孩子,起名断不可草率,一定要仔细斟酌过才好。

        所以,大皇子周岁之时,没有名字的他并没有被录入玉碟。

        周岁礼办的隆重热闹且非常的正常。但是周岁之后,按理说陈夫人有皇子傍身,正应当受宠之时,陛下却突然不怎么去玉芙宫了。先是接连五日都没有去,好不容易在第六日去了,坐了连往日时长的一半都没有,陛下和陈夫人便不知起了什么争执。宫人只知那一日,玉芙宫中寝殿的茶杯都被陛下摔碎了了,而且陛下离去之时,怒气腾腾,脸色十分难看。陛下甚少在宫人面前,喜怒形于色,所以针对陛下和陈夫人吵架之事,顿时讨论激烈,众说纷纭。

        而就在大家讨论的正激烈的时候,长公主下令封口,并将以讹传讹最严重的为的宫人拎出来整治了一番。虽说代掌封印的是陈夫人,但是长公主在宫中行事,从来不需要什么印鉴信物之类的东西,仅凭她本人跋扈的名声,分量就足够了。代掌封印的陈夫人也只不过代为处理宫中琐事罢了,时间久了,纵是有陛下宠爱和皇子,她在宫人心中的分量也更像是个管家而不是主子。

        接下来十几日,晏君复都再没有踏足玉芙宫。直至陈钰堂终于肯服软了,邀请长公主一起游园,顺便请求长公主为其说情。

        “你答应了?”瑾瑜回到未央宫,便看到了将这里当作自己的宫殿,堂而皇之坐着的的晏君复。

        “不答应怎么办?美人落泪,言辞恳切,我可抵挡不了。”说着,瑾瑜还学了一下陈钰堂楚楚可怜的样子。

        晏君复笑骂了她几声。

        瑾瑜玩够了:“不过说真的,我以前见陈钰堂还是趾高气昂的样子,这才一个月都没有,便硬生生地被你磨了脾气,那日在玉芙宫,你俩吵架,你究竟对她说了什么?”

        晏君复眼睛一亮:“你想知道?”

        “嗯,嗯嗯。”瑾瑜连忙点头。

        晏君复招招手,让瑾瑜靠近些,瑾瑜照做了,然后晏君复在其耳边轻声说了一句:“保密!”

        瑾瑜知道被戏弄了,佯装生气,打了晏君复几下,不再理会他了。

        在宫人看来,陈钰堂的这一招也有用,至少陈钰堂约见过长公主之后第二日早朝之后,晏君复便又去了玉芙宫。

        陈钰堂很是高兴,面对晏君复也是低眉顺眼,再不敢露出一点点不适当的表情。

        二人的关系终于有了一些缓和。(未完待续。)

  http://www.abcxs.org/book/6205/514919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