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陛下今日不上朝 > 第五十六章 尘埃落定

第五十六章 尘埃落定

        晏君复连忙将衣服放到身后藏着,令瑾瑜扑了个空,一下便撞到了晏君复怀里。

        她抬头,看着晏君复,此时晏君复也正低下头来看着她。

        晏君复眼神深邃,仿佛要将人吸进去一般。瑾瑜看的入神了,还是晏君复最先反应过来,轻咳了一下,然后摸了摸瑾瑜的脑袋,起身了。

        “朕先去把寝衣放了。”然后便匆匆出去了。不知为何,瑾瑜看着他的背影竟有些难掩的狼狈。

        出了寝殿的晏君复一回到了偏殿,立马为自己倒了一杯凉茶。他抬头大口饮下,而后平复了很久,扑通扑通的心脏才恢复了应有的频率。他面颊微红,盯着自己手上的寝衣很久,仿佛要盯穿一个洞。而后他才慢慢踱步入内殿,将寝衣仔细地收好。

        夜色本已深,正在他还在犹豫要不要回瑾瑜那边时,卫章回宫了。晏君复长叹了一口气,也不知道自己在轻松什么。他将卫章带到了书房,并交代孙公公去瑾瑜那里嘱咐一声,说自己有事,让她早点歇下。

        正殿里的瑾瑜,望着书房里燃起的灯火,和窗户上映出的两个人影,微微叹了口气。她招来玉蘅,吩咐抬热水进来,沐浴休息了。玉蘅看瑾瑜似有心事,但也不好说什么。

        第二日一早,瑾瑜起身时,玉蘅告诉她昨夜寅时,陈夫人诞下麟儿。

        “哦?还真的是男孩啊。陛下去看过了吗?”

        “陛下一早就去玉芙宫了,这会儿估么着已经去早朝了。”

        “那一会我们也去看看吧,沾沾喜气。”

        玉蘅听了,偷偷看了瑾瑜一眼,没敢接话。

        “怎么了?”瑾瑜问到。

        “陛下说,让公主今日不要出甘泉宫。”玉蘅小心翼翼地说着,生怕瑾瑜变了脸色。

        瑾瑜听到,倒是没有太多的意外:“不让去就不去吧,也不至于禁我的足。算了,先起身,练武吧。你去叫来玉婉,我们一起。”

        她说着,从被子里坐了起来,却被冷空气激着,打了个冷颤。玉蘅连忙将衣服给瑾瑜披上了。

        晏君复确实起了个大早,先去慰问了陈钰堂,而后匆匆赶着上早朝。而且昨日卫章走的又迟,满打满算只睡了不到两个时辰,这让他的头有一些昏。不过,这毕竟是亲政后第一日的早朝,晏君复还是打起了全部的精神来应对。

        果然,早朝第一件事,便是有本启奏,现在陛下已然亲政,陈夫人又顺利诞下龙子,应当早日立后。

        待下面的人一个个的都附议完毕后,晏君复由左至右打量了一遍朝堂上立着的神色各异的大臣们。晏辰一副事不关己,看好戏的表情。自从晏君复亲政之后,晏辰倒是不像以前一样总板着个脸了,脸上多了些表情,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华老王爷和陈飏自然是全力支持。华老王爷是为社稷,晏君复早日立后,长子为嫡,江山也算是后继有人了,政权也会更加稳固。陈飏是为了他自己。自己女儿本就该是那个位置的,奈何一直拖到了现在。

        晏君复当然明白华老王爷的一片苦心,但是此刻却不能理会华老王爷向他“噌噌噌”地投射来的目光。

        这孩子不是我的啊!晏君复的内心已经在咆哮了,但是面上表情还是未变。

        “陈夫人尚未出月子,这事急不得,况且孩子太小,位子太高的话,恐怕会折了他的福气,这件事,再议吧。”他只能这样含糊地敷衍着,然后立马转移话题,令百官奏禀其他政事。

        为了稳定大部分臣子和百姓的心,看来拔掉陈飏的进程,需要提前了。晏君复如是想着。

        早朝进行了一半,孙公公便悄声禀报,卫将军和小世子带着三位皇子已在殿外等候着了。他们是来辞行的。现在晏君复寿辰已经结束,三位皇子也该启程回去了。

        三位皇子对北晏陛下表达了对受到款待的感激之情,而后晏君复也表达了对三位远道而来的皇子的感谢。

        第二日,月熙霖,南琨,漠千狐三人便带着自己的人马车队,正式分三个方向,离开建安了。

        而晏辰,也在五日后,八月二十早朝后,正式带着晏君复的赏赐和自己的一干人马,竖着金边红底,写着敏川二字的旗子的车队,浩浩荡荡地离开了建安。

        前一天,八月十九的晚上,晏君清结束了禁卫军内的工作,从军营里回了王府。

        他许久都不曾回来了。之前接待使臣的时候,虽然不用住军营,但为了使臣的安全和方便角度考虑,自己是住在驿馆里的。现在他在几月之后猛然进家门,反而有一些恍惚之感。

        晏辰看着自己的儿子又拔高了一些,面容也和自己更加相像了,很是欣慰。不过晏辰倒是希望晏君清可以更像他的母亲。

        “近来可好?军营里还呆的惯吗?”晏辰一张口,才现自己的声音竟如此温柔,可现下再改口,已经来不及了。

        晏君清听到了,倒是很开心:“一切都好。虽然辛苦了些,但武功和功课都有进步。卫将军也很照顾我,虽然和是其他人同吃同住,但卫将军到底不动声色地为我开了小灶。”

        晏辰听了,右手在晏君清的肩上轻拍了一下,然后便让晏君清和自己去书房内坐下了。

        “明日,父王走了,要照顾好自己。服役结束后,便回封地去吧。这都城奢靡之地,到底不适合你。”

        “父王。”晏君清这一声叫喊,竟多了几丝委屈之意。

        “听父王把话说完。有些事情,父王本不欲你参与,但你到底长大了,还是应当让你知晓。至于今后的何去何从,你大了,便自己决定吧。”他说着,顿了一下,看晏君清没有反对,才接下去,继续讲述关于晏君清母亲的一切,是怎样的人,以及死因。虽然晏辰尽量让自己显得客观一些,但到底难耐自己心中的悲戚,越说,便让越晏君清觉得心疼。

        敏川王府里两人对月聊到天亮,甘泉宫里却一夜无话。

        第二日辰时,晏君复带着一些品阶较高,位置较为重要的大臣,立于城楼之上,遥望送行。晏君清骑着一匹白色的马,在和晏辰最后道别之后,一拉缰绳,马儿掉头。晏君清也再没有回头,飒飒而去。

        晏辰没有去看晏君清的背影,举手下令,命车队开始前行。

        驰骋北晏朝堂之上长达十一年之久的晏辰,就这么平静地离开了都城建安。但却表面平静,暗泉涌动。也预示着新的纪元要开始了。(未完待续。)

  http://www.abcxs.org/book/6205/514919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