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陛下今日不上朝 > 第十九章 被发现

第十九章 被发现

        这几日朝上,因改建凤栖宫为未央宫一事,群臣纷纷上奏章表示反对。晏君复不予理睬,未央宫的修建就在重重压力之下,有条不紊的开始了。

        敏川郡王府书房内,幕僚们也就这件事开始讨论。晏辰一向对晏君复面上表现出来的荒淫无道持保留态度,他依旧沉默不语。

        “快中秋了。还有整整一年,皇帝就要亲政了,你们还是讨论点有用的。”晏辰听着幕僚左一言右一语地均是围绕这件事,有些不耐烦了,随即出声打断。

        “不知殿下如何打算?”

        “回封地。”晏辰掷地有声。

        “殿下,届时回封地,岂不是把所有的权利都拱手让人?”

        “皇城中的部署自然是要进行的,更重要的,是兵权。是时候回封地练兵了。”

        “殿下所言甚是。”

        瑾瑜自从被允许开始学武之后,每日也不睡懒觉了,随着晏君复上朝的时辰便起床,跟着玉蘅开始了练武生涯。

        六岁的年龄,对于学武来说已经有些大了,所以进行的并不是那么顺利。

        苟婆婆也拿来了一些有助于改善瑾瑜体质的草药,或放入膳食之中,或加入浴水之中,甘泉宫里也从此由里至外弥漫着一股子草药味。

        “不行了,苟婆婆,瑜儿能不再喝这些吗?瑜儿真的不喜欢。”瑾瑜知道跟玉蘅说什么都不会有用的,只好跑去和苟婆婆撒娇。

        “殿下,你体质偏寒且虚弱,经不起摔打,本不适合练武。若你想练,必须如此才行。”苟婆婆永远一本正经的,神情淡漠,不卑不亢,即使关心瑾瑜的时候,也不曾露出任何多余的表情。

        “啊啊啊!我要疯了!”

        “瑾瑜,怎么了!”晏君复一上朝回来,就看到瑾瑜对着苟婆婆撒泼,而苟婆婆不理睬她的这一幕。

        “陛下哥哥,你和苟婆婆说说,不要在膳食里加那些乱七八糟的药材了好不好啊。”

        瑾瑜见苟婆婆油盐不进,立马掉转枪头,朝晏君复一蹦一跳的跑去了。

        晏君复摇摇头:“这些朕说了不算的,朕又不懂医理。朕将你的身子全权交给苟婆婆调理,就全都听她的,她总之不会害你就是了。”

        “陛下哥哥,你不疼我了。”瑾瑜高高的撅起了嘴,眼睛水汪汪地看着他。

        “这种事情,撒娇是行不通的。”晏君复敲了一下她的小脑袋。“行了,来跟朕温习功课。”

        “哼!”瑾瑜一跺脚,再不理会院中的苟婆婆,孙公公以及晏君复等人,径直走入了甘泉宫的书房中。晏君复也摇了摇头,在她身后跟了进去。

        午休时分,瑾瑜睡着之后,晏君复从床榻上起身,走入书房之中,孙公公和玉蘅已在此等候多时了。

        见他在书案后盘腿坐下,玉蘅便走到书案前跪了下来,并不说话。

        “孙公公,你来说吧。”

        “那日香竹雪海内,老奴去赏雪亭的路上,看见一个人影闪过,衣着身形酷似玉蘅,便跟去查看。现人影离开的地方有一堆没烧完的灰烬,经查验,灰烬属于长公主的衣料。而后老奴又仔细检查过长公主的所有衣物,现少了四件外衫。长公主的一应生活用品,除了玉蘅,再没有他人可以经手。可以断定,那日烧衣服的人是玉蘅无疑。”

        孙公公话音落了许久,晏君复才缓缓开口:“玉蘅,你可有话说?”

        玉蘅磕了个头:“奴婢,不能说。”

        “你不能说何苦在孙公公面前露出马脚?以你的身手,不让孙公公看见,不难吧?”

        玉蘅依旧跪着,沉默不语。

        “你们母女就是太忠心了,有时,忠心也不一定是好事。既然你不愿意说,那朕来说,你听听看对不对。

        “你既然忠心,那这个让你不能说的理由,必然是长公主,是不是?”

        玉蘅抬头看了一眼晏君复,算是默认了。

        “长公主让你烧衣服,必然是衣服上沾了不能让别人知道的东西,这东西是什么呢?”晏君复越说,声音越小,好像是自言自语一般。

        突然,他像想起来什么一般:“玉蘅,是血对不对?”

        玉蘅瞪大了眼睛,晏君复便知道自己猜对了。

        “那日晚上,朕外出归来,曾闻到寝殿中有血腥味,被瑾瑜打马虎眼糊弄了过去,那日瑾瑜的衣服上就沾了血,对不对?”

        玉蘅终于出声了:“是。”

        晏君复听到这里,激动地站了起来:“瑾瑜可有受伤?血是谁的?”

        玉蘅终于忍不住,两行清泪落了下来。她再次磕了个头,才道:“回禀陛下,血是长公主殿下自己的。从那日晚上起,殿下偶尔会在夜晚吐血。但是殿下不肯就医,也不让奴婢声张。奴婢无法,只告诉了母亲。母亲和奴婢之后也细细地把过长公主的脉象,除比旁人虚弱些之外,并无不妥。母亲便开始逐渐在膳食中增加益气补血,增强体质的药材,但也丝毫未有成效。求陛下想想办法救救长公主殿下啊!”

        “吐血?玉蘅,你说瑾瑜是夜晚吐血,并且不让你声张?”

        “对。奴婢虽然奇怪,但长公主不让奴婢多言,奴婢也不敢说什么。那日香竹雪海中,奴婢实在是又担心,又紧张,才会在销毁衣物时让孙公公撞见。”

        晏君复听了玉蘅的回答,说话的语气陡然严肃了起来:“玉蘅,朕知你们母女效忠于林氏,忠于长公主,才将你们接进宫,将长公主的起居等一应事务交给你们照料。但是,效忠并不等于愚忠,哪些事情该怎么处理,你们心里还是需要有分寸的。你可明白?”

        玉蘅磕了个头,应了下来。

        片刻,晏君复又道:“你先不要让长公主知晓朕已知道这件事,容朕想想。长公主若有任何不妥,立即来报。”

        说罢便挥手他们下去了。

        此时,书房内只余晏君复一人独坐于案前,他思索良久。很多事情一下便想通了。或许是她将瑾瑜想的太复杂,虽然她早慧,但毕竟还是个孩子。

        从这几日瑾瑜的反常之处开始,按照玉蘅的话来想,那么瑾瑜近期内所有的反常,闹脾气以及偶尔蹦出的奇怪的话就都有了一个解释。她因不想让自己现她吐血,而迁居别宫。

        可她是如何知道自己为何吐血的呢?而又为何不允许声张?这是最大的疑问。是毒?可是瑾瑜体内有避毒丸药,什么毒素会让她如此?难道是避毒丸药本身?也不应该,即使和丸药有关,瑾瑜就更不应该知道了,那时她尚在襁褓,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吃过什么。除此之外,还有什么能让她吐血也暗自压下的事情吗?晏君复想了很久,却始终想不通其中的关窍。

        既然瑾瑜不让他知道,他还是先装作不知道的好,再问问苟婆婆是否真的毫无头绪再说。

  http://www.abcxs.org/book/6205/228393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