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陛下今日不上朝 > 第八章 祸国妖姬

第八章 祸国妖姬

        晏君复的日常:起床,看瑾瑜,瑾瑜吃饱了,才去上朝。所以自从瑾瑜来了之后,晏君复基本上朝就再也没有准时过,有时甚至直接旷朝。

        他下朝第一件事,便是先回甘泉宫,看望瑾瑜。瑾瑜吃饱喝足睡着了他才开始进入春秋殿偏殿,批奏折,或是与大臣商讨国事。

        有时候还会带瑾瑜进春秋殿,边抱着瑾瑜,边与大臣说话。

        瑾瑜一哭,哪怕正在讨论的是十万火急的大事,小皇帝也丝毫没有停顿地奔过去哄孩子。

        “这些事还是交给二叔处理吧。”他总是一副漫不经心的样子,便撒手不管了。

        以华老王爷和尚书仆射陈飏为的保皇派大臣,看到皇帝这么痴迷于小公主,无法专心朝政,都忧心忡忡。这根本不是北晏之福而是红颜祸国啊!然后便联合起来上书上表,掀起了群谏废长公主的热潮。但都被晏君复以各种方式强制压了下来。

        敏川郡王党一派自然是乐见其成,希望小皇帝就这么沉沦下去,最好什么也不要管了。敏川郡王虽然还有些戒备,但更多的是认为小皇帝在被斩断林中鹤,这条坚实臂膀之后变得颓废认命了,逐渐对小皇帝戒心松散。若说以前小皇帝没有弱点,那么现在他有了,便是这个长公主。一旦将长公主拿捏在手里,小皇帝不也是任人摆布么吗?不过谋大事必须有两手准备,逐步瓦解小皇帝的政权也是要暗中绸缪不可以放弃的。

        只有一人,从来不表意见,这时皇帝的私事,你们也是瞎操心。这人正是当初在大殿上劝解小皇帝还是酌情降公主的王衡。

        瑾瑜作为一个混吃等死习惯了的人,现在又是长公主,更加混吃等死的肆无忌惮,每天就是玩呀玩,躺在床上,躺在摇篮里,躺在晏君复怀里,开心了笑笑,不开心了嚎两嗓子,让大家都忙活起来她就又开心了。

        转眼朝阳长公主已经要办四周岁的生辰了。这四年来,凡是牵扯到瑾瑜的事情,晏君复一律大办特办,现在越来越甚,他连续十来天不上朝也是常有的事情。

        上至朝野,下至民间,已经把这个刚四岁的小孩子传成了祸国妖姬。有些民间故事的演绎,甚至把她妖化成吸人精气的妖精,或者吃小孩来维护自己童女之身的妖怪,现在大人吓唬不听话的小孩子都用这个。

        宫里对朝阳长公主的舆论也好不到哪里去。这个长公主刁蛮跋扈惯了,除了陛下,谁也不怕,连孙公公和卫章卫景也深受其害,从而对此避而不谈。

        甘泉宫里的宫女就没有能呆够三个月的,总会莫名其妙的消失,或者疯疯癫癫的跑出来然后再消失,现在大家一听说调去甘泉宫伺候,唯恐避之不及,不幸被选中的,就会先默默的为自己点一根蜡,然后交代好所有的身后之事,再慷慨犹如赴死而去。

        生辰这日,一个宫女刚刚为四岁的朝阳长公主换好了礼服,退了下去,晏君复便进来了。

        此时的晏君复头戴金龙冠,身着黑底金边,金线绣龙纹的宽袖长衫,身高已经突飞猛涨了一尺,现在他身姿挺拔,丹凤眼,鼻梁长而挺直,一字唇,没有表情的时候很威严,笑起来的时候很妖孽,纨绔起来更是没个正形。

        他时常在宫里带着长公主捉弄这个,捉弄那个。陛下自从朝阳长公主入宫之后,性情大变了许多,所以她才被称为妖孽。

        瑾瑜瞥了一眼一身正装,英姿飒爽,步步生风而入的晏君复,没好气道:“今日你又有什么计划?”

        晏君复走到瑾瑜面前,躬下身子,手指弹了一下她的小脸蛋:“你能不能有个小孩子的样子,不要想这么多。”

        “像个小孩子?”瑾瑜冷笑了一下,然后伸出双臂,示意他抱自己。

        晏君复低下身子,将她抱在了怀里,她一被抱起来,就开始疯狂的蹂躏晏君复的耳朵鼻子和脸。

        “都是你,出去乱散播谣言,把我说的和个妖精似的,你还要让我像个孩子!我应该有个妖精的样子才对吧!从我出生的时候你就利用我利用我,现在还利用我!说,这次你又给我什么好处?”

        晏君复单手抱着瑾瑜,另一只手将她的小手从自己的脸上拿开,握着。然后亲了一下她的额头:“今日无事,朕真的只是想给你过个生日而已。”说完宠溺的一笑,殿中的花都自惭形秽的败了。

        “妖孽,真的是妖孽呀。”瑾瑜打了个冷颤,顺便给了晏君复一个信你才怪的白眼。“算了,管你想干嘛,我的目标就是吃好喝好玩好,你不要坏我的兴致就行。”

        晏君复无奈的笑笑,“真不知道你这么能说,这些话都是哪里学来的,我看你比寻常小孩子聪明许多,不如明日开始便给你找个师傅,开始上书房念书吧,也好消消你这野蛮的性子。”

        “你让我上书房?你不怕我把你的书房拆了?”瑾瑜腾的就怒了,转瞬眼珠子一转,便又讪讪地笑了,搂着晏君复的脖子,撒了个娇:“再说我去上书房了,谁留在宫里给皇帝哥哥你打掩护呢?你一出去便是好几日,没人掩护你,大家都知道皇帝不见啦,天下还不大乱了。”

        晏君复一听,装出的认真的表情也崩不住了,瞬间笑了起来:“哈哈,朕说着玩的。朕知道你不喜欢故意逗你的,朕可舍不得把你送到那帮迂腐顽固的老夫子那里让你挨手板。”

        “皇帝哥哥最好了!”说完,搂着晏君复的脖子,在他脸上吧唧亲了一口,留下了一脸的口水。

        遂即从晏君复身上跳了下来,抖了抖裙装,大步朝门外走了出去。“宴会就要开始了,我们可别迟到了。”

        整个动作行云流水,整的晏君复又好气又好笑,他拿出绢帕擦了擦脸颊的口水,然后跟着瑾瑜走了出去。

        宴会地址选在了皇宫东北角原本荒废的碧湖。这个湖由于以前溺死过几个人,后来逐渐没人来便荒废了。瑾瑜有一次拉着皇帝散步,说她喜欢这里的清净,便随口让人把湖填了大半,改种各种竹子,和槐树,说是自己喜欢吃竹笋和槐花。并且兴建了亭台楼阁,变成了一处景园。陛下大笔一挥取名香竹雪海,专供长公主玩乐,谁都不许靠近。这次的宴会还是竣工后次使用,大家也没见过竹海真正的样子,一个个的都很好奇。

        长公主过生辰,按理来说,各位大人是不用到场的,各府女眷出席就可以了。皇帝为了排场大,直接宣旨,建安城中四品以上的在职官员下朝之后直接来这里。

        园门口守候有很多宫人,为每一个进入园中的宾客引路。

        一进竹园中,竹子的清香混着摆满的盆栽木兰的香气,便扑面而来,香气浓郁但不刺鼻。初进园中,道路细窄,视线所及之处只有一排排的竹子,越往深走,道路逐渐宽了起来,期间会有岔口,岔口附近或有角亭,或有假山泉水,别致纵横,相得益彰。竹子的密度不高,但其排列顺序精妙,致稍远一些的景物若隐若现。这一路走来,仿佛路过了兴建后的碧湖,仿佛路过了槐林,但好像又什么都没有路过,只在竹林中行走一般。

        士族大家出身的官员,进入园中,看到这精巧的设计,直呼:“妙哉,实在是妙。”雅致而不失奢华也不是谁都能做到的。

        道路又越来越窄,路尽头,到达了宴会举办场所。深粉色的绸缎铺满了长,宽均十丈有余的空地。绸缎上均匀的洒满了玉兰花的花瓣。上面整齐的排列着两排矮几供大人们和家眷使用。空地周围全是开放的玉兰。

        大人们看到皇帝为长公主过个生辰也如此铺张浪费也不好说什么,一进宴客场所大家都不言不语的。按照自己的品阶,找位子依次坐好。

        尚书仆射陈飏和华老王爷也已经到了。官员中最后入场的是敏川郡王晏辰,他没有内眷,所以,是带了幼子出席。他本来不想带的,奈何晏君清在家求了他半天,他拗不过,还是带来了,这也是晏君清次出现于公共场合之上。

        晏君清的五官和晏辰出奇的相似,就是型号小了一些,俊美清秀。不同的是他父亲永远是挺直了背,胜券在握的威严。相比较而言,爱笑而跳脱的他显得更加的不务正业。

        晏君清一进园子,便挣脱了父亲的手,这边跑跑,那边看看,对什么都好奇,他从小没怎么出过门,所以即便自己家也有园子,他还是更喜欢这个。直到晏辰以拳抵唇,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他才像小鸟一样跑回来。

        晏辰和晏君清入座于百官的位。这时皇帝带着长公主也入席了。

        瑾瑜一身金红色相间的曳地长裙,外套着雪白的狐皮大领子的斗篷。四岁的她头也梳的一丝不苟。上半部分的头挽成一个寻常的拧璇式的髻,下半部分头打散披在肩上。虽然髻只以一个金步摇固定,但凤栖梧桐的步摇也不是谁都敢戴的,而且还是这么盛大的场合。百官看到也不敢说什么,只有华老王爷面露愠色。

        晏君复牵着小瑾瑜的手,一走入主座上,百官便纷纷起身。除了华老王爷和敏川郡王躬身之外,其余人全部都跪了下来:“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长公主千岁千岁千千岁。恭祝长公主福寿双全,福泽万年。”

        “诸位爱卿平身。”晏君复回答道。

        “诸位的祝福朝阳在这里谢过了。”说罢,便微微一笑,回了一个标准的礼。各位大臣纷纷侧身,谁敢受公主的回礼呀。一个不小心万一罢官丢命都是小事,满门抄斩才更可怕。

        瑾瑜也不看他们,也不管他们的表情和在想什么,回完礼便自顾自地坐了下来,皇帝也在她之后入座了。诸位大臣和家眷见两位主人都入了座,也纷纷入席,宴会便开始了。

        先是大家纷纷拿出贺寿的礼物,然后是歌舞,或者乐器表演,再平常不过的宴会了,完全按照一般流程举行的。“难道我错怪皇帝哥哥了?他这次真的没有猫腻?”瑾瑜完全不敢相信这是一个普通的宴会,可是不信又不行。

  http://www.abcxs.org/book/6205/20867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