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陛下今日不上朝 > 第五章 华老王爷

第五章 华老王爷

        晏君复小心翼翼地将吃饱喝足睡着了的瑾瑜放回摇篮里,轻手轻脚的走出寝殿,交代好门口的宫女好生照看着,便来到甘泉宫的书房里。“孙公公”已经从华王府回来在这里等他。

        晏君复一进来,那人便跪下行礼:“老臣参见陛下。”

        晏君复不紧不慢地走到矮几前,盘腿坐下:“平身吧,此行可有人怀疑?”

        这时起身的“孙公公”将脸上的面具除去,躬着的身子也直了起来。这正是称病卧床,闭门谢客的华老王爷。

        “回陛下,敏川郡王买通老臣的家眷给老臣下了慢性毒药才导致的病症,老臣之病全在他的意料之中,因此,并无人怀疑,老臣病之后,府外埋伏的暗桩也撤去大半,老臣此行非常顺利。”

        晏君复点了点头:“那就好,可查出了什么?”

        华老王爷拱手躬身,恭敬地回禀:“根据林中鹤血书上所提到的陵川郡,老臣已经派人前去细细查探,果然在附近村县,有人口失踪的情况,而且多为青壮年。陵川郡城内每日所销售的粮食总数也出了陵川郡内人口所需要总数的许多,基本可以判定陵川郡周边有私兵驻扎。但是现在敏川郡王权势过大,耳目众多,为了以防打草惊蛇,老臣不敢继续查探私兵驻扎的具体位置。”

        “果然如此。可查探出大概有多少人了吗?”

        “根据陵川郡目前的情况估算至少有五万,不包含陵川郡周边郡县丢失的人口数和采购的粮食数目。”

        “朕知道了。那林中鹤手中的名单可找到了?”

        “这正是老臣此次入宫的目的。宫中有一先帝留下的暗桩,但是此人潜伏宫中已经太久,不知下落如何。老臣曾经与此人有过一面之缘,并且此人只能由老臣启用。现在敏川郡王耳目太多,我们行动处处受到掣肘,打破目前的僵局,启用此人正是最隐蔽且恰当的选择。”

        晏君复一听,露出了吃惊的表情:“哦?此人男女?年纪多大?这么多年过去了会不会已经不在了?”小皇帝有些担心。

        华老王爷一副信心满满的样子:“老臣二十多年前见过他,那时他还是十几岁的少年,现在应该已有四十岁了,是位公公,绝对可信。先帝曾十分欣赏他的才华,让他入朝为官,他不肯,说数十年后晏氏王朝必有大劫,执意净身入宫潜伏,这一潜伏就是二十多年啊,看那少年的意志,果断,谋略,此人应当尚在人世。只是老臣此行以什么名义寻找才更加隐蔽?”

        “四十多岁的公公?这在宫里还真的不能一时半会找出来。容朕想想看。”小皇帝沉思片刻:“他还有什么别的特征吗?”

        华老王爷摇了摇头:“此人非常平凡并没有什么特征。”

        晏君复听后,犹豫片刻,下达了命令:“你先以孙公公的名义行走于尚膳房尚衣房等这些不易引人察觉的地方,细细查探,孙公公在宫外的事情还要办几天,等他回来之后,给他一幅画像,让他继续找吧。”

        华老王爷见小皇帝这么不上心,有点着急:“可陛下,名单之事已经迫在眉睫。”

        晏君复不以为然,他摆了摆手:“朕知道,容朕想想办法,你先下去吧。”

        华老王爷见小皇帝有自己的主意,也不好多说什么,无奈道:“老臣遵旨。”然后行了个礼,便退下了。

        华老王爷离开后,晏君复走到书案旁边,跪坐下来,拿出地图,一动不动盯着陵川郡这个地方看了很久。

        片刻之后,一声通报打破了沉默:“启禀陛下,长公主醒了,哭闹不止。”

        晏君复听到宫女在门外的禀告,回过神来,起身,走回了寝殿。

        还未入门,便听到公主“哇——哇——”不止的哭闹声。他加紧步伐进去,走到摇篮旁,瑾瑜看到小皇帝终于回来了,立马破涕为笑。

        “真是个爱哭鬼。”小皇帝嗔怪道。

        瑾瑜在内心腹诽:“略略略,就爱哭了怎么样,谁让我一醒来就是这些见都没见过的人在旁边,我怎么知道你是不是把我卖掉了。”如此想着,便做了个鬼脸。

        小皇帝一看到瑾瑜如此表情,立马“哈哈哈哈”地笑了出来,“鬼灵精。”他小声说着,连忙伸手从摇篮里将瑾瑜抱了出来,抱她去花园里看看花晒晒太阳。

        早春的花园里,已经堆满了白色的玉兰,那一根根没有绿色衬托的枝头上缀满了白色的花,也格外别致。

        晏君复怀里的瑾瑜赏着花,闻着玉兰香气,手舞足蹈的也格外兴奋。晏君复也被她的兴奋感染了,低头观赏着怀里这个手脚不安分,珠圆玉润的可人,眼睛里充满了宠溺。

        瑾瑜也感受到他炙热的目光,回望他,“咯咯咯咯”地笑了起来。晏君复抱着她也笑了。

        赏了一会花,晏君复看瑾瑜的小眼皮有点迷瞪,连忙叫来宫女让她准备牛乳,把她喂饱了好让她睡觉,省得一会又饿的哭醒。

        在寝殿里将瑾瑜放回了摇篮里,这时,卫景从外面回来了。还带了一个黑衣带斗篷的人。他们进入寝殿,皇帝示意他们小声点。

        黑衣斗篷将帽子摘下,对晏君复行了个礼:“陛下,老奴已经在华王府查探过了。华老王爷之病确实是他最小儿子的小妾下毒所致,此女的哥哥欠下巨额赌债,被赌坊威胁砍下四肢,敏川郡王爷找到她,将其收买,给华老王爷的饮食里持续掺入慢性毒药。此事华老王爷一直知晓但隐忍不,顺势病倒了。”

        “那你觉得华王府可有什么地方可疑?”

        “老奴联系了华王府所设下的暗桩仔细查探过,并未有什么可以之处,华老王爷也并没有和敏川郡王有私下的接触。”

        “继续盯紧了,朕定要将这颗钉子拔出!”晏君复斩钉截铁道。

        林中鹤一案也太巧了,他刚有什么现还没来得及传出消息便举家被拿下了,根据敏川郡王拿出的贪污证据来看,这些罪证并不是一两日便能准备好的。林中鹤不仅是户部尚书,掌管着钱粮方面,和百姓的生计,更是一个小皇帝暗中绸缪信息传递的关键据点,斩断他相当于断了皇帝一臂。皇帝与林家就连私下都没有什么直接的联系,敏川郡王将他拔出必然是晏君复身边的高层有二心。不怕一万就怕万一,晏君复也得盯紧了华老王爷这个知道最多的人。

        片刻,小皇帝复又问道:“对了,孙公公可知先帝在时留下的所有暗桩?”

        “除了一人,其余老奴都知。此人,老奴只知道他现在大约四十岁左右了,是个公公,并不知道是谁。”

        晏君复应了一声,沉思片刻之后,问道:“那千秋巷那里可有什么异动?”

        “目前无人追查千秋巷和苟婆婆,长公主的事情应该无人怀疑。”

        “继续看着,你先去吧。有消息的话联络卫景,你不必再冒险亲自回来了。”

        卫景送孙公公回华王府之后,踱步到了床榻边,一阵摸索后,打开了一个暗格,从里面取出了一摞纸,他一张张仔细地看过之后,又放回了暗格,沉思了良久。

  http://www.abcxs.org/book/6205/208675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