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凡世歌 > 第三十二章 进化到面目全非

第三十二章 进化到面目全非

        一次次地进入气吞山河卷,亲眼看着山河卷蜕变和演化的历史,叶飞逐渐认定世界是有主宰者存在的,山河世界有,九州世界一定也有,主宰者有着至高无上的身份,有着绝对的掌控力,随便点点手指便可能造成一个种族的崛起和陨落,主宰者不会轻易出手,他是大多数生物一辈子都别想接触到的至高存在。

        叶飞一直认为没有什么东西能够触及主宰者的威严,这是因为在一次次与黑暗的较量中,即便是山河世界内部诞生的妄图颠覆自己的意志与阿修罗联手,都不能抵抗自己随随便便的一次攻击。

        无敌的感觉让他失去了新鲜感,慢慢的就不再关心山河世界的变化了。

        可是这一天!在他受了重伤最为虚弱的这一天,叶飞分明看到了一只眼睛在山川裂缝中邪恶地注视自己,窥探自己。

        “是阿修罗吗?是山河世界酝酿出的对抗意志?还是其他什么强大的家伙,究竟是谁能够发现自己的行踪!”

        见惯大风大浪的叶飞竟在此刻产生一丝恐惧,他一直认为山河世界是最安全的避风港湾,现在看来,这个想法恐怕要被打破了,世上本没有绝对安全。

        叶飞不知道那究竟是什么生物,但那个生物确实存在于那里邪恶的注视自己,也不知过了多久,对面的山峦突然动了起来,脚下的地面传来巨震。视线中,山体倾斜,石块滑落,对面的山体居然伸出了一只手臂,这手臂由大大小小石石块组成,翠绿的植物生长在石头表面,从遥远的地方伸过来,末梢处变成手掌的样子,气势汹汹地挥落。

        它太庞大了,关节处落下的石渣直径都在五丈以上,从高处落下砸中地面,留下一个个深坑。

        叶飞全身痛的动不了,他受了太重的伤,刚想休息调理就遇到这样的事情,根本应对不了。眼睁睁地看着山体巨手抓向自己,彷徨无措,又无能为力。

        这恐怖的袭击来的太突然了,打了叶飞一个措手不及,以他的定力都在短时间内出现慌乱,根本想不到抵抗和解决的办法。

        山体巨手抓了过来,六小对着它呜呜直叫毫无办法,它拍下的时候如同小山坠落,只有主宰者的威能才能与之抗衡。

        “死了,真的要死了!想我叶飞惊才绝艳,刚刚确定人生之路便遇到如此挫折,要死在自认为最安全的地方,简直可笑。不甘心啊,真的不甘心,就这样轻易死去叫我叶飞怎么能甘心呢。”

        绝望中,叶飞眼前的世界化作了黑暗,然而黑暗的原因并非是山体巨手遮住了太阳光,而是进入到了异样的空间中。黑暗的环境下星星点点的光芒闪亮,如同夜空中闪烁的星。

        叶飞又一次来到了这里,这星空般的环境到底代表了什么?

        叶飞仍旧不能探明,但是以主宰者的身份进入到这个层次的空间和以普通修仙者的身份进入到这个层次的空间所产生的感觉是完全不一样的。

        此时的叶飞,在这异样的空间里,从那仿佛无限远,又仿佛无限近的星空中看到了很多很多事情,包括现下正发生的——那无限接近,却又仿佛永远到达不了的山体巨手。

        叶飞忽然产生了明悟,这是以主宰者的尊贵才能产生的顿悟,是主宰者享受的特权,他轻轻吐出一个自己听不懂的字,这个字似乎早就存在于记忆之中,却无论如何都想不起来,其中包含了亘古未有的绝世之谜。

        这个字轻轻吐出,下一刻,整个世界的星辰都向前进,或者说叶飞正在后退,不断后退,退到黑暗散去的时候,退到他刚刚进入气吞山河卷的那个时间点。

        叶飞经历了时间的穿梭,叶飞以主宰者的身份掌控了时间!

        时间和空间作为世间至高定理,居然被叶飞以主宰者的身份掌控了一瞬间。

        时间回到过去,回到叶飞为了躲避九州世界的危机降落在山河世界的时候,那个不知死活的怪物追来,叶飞意念一动便让其粉身碎骨。杀死对手后他不做停留,直接施展空间法术来到了白塔内部,他的到来令独坐在白塔中苦守自己雕像的白袍祭祀充满震惊,再以常人无法想象的大毅力从震惊中醒来,跪倒在地:“神灵,您终于现身了。”

        叶飞绝不会将自己软弱的一面暴露,他以仅剩的力量创造幻象对白袍祭祀说:“你出去,我的到来不许对任何人提起!”

        “仆人谨遵神灵的教诲。”白袍祭祀几乎没有任何犹豫,第一时间认定叶飞为一直祭拜的神,并遵照叶飞的命令离开了白塔,守着白塔的大门不允许任何人进入。

        在他离开以后,叶飞跌倒在干枯的灵井前,血液顺着伤口流出,流入灵井使得井水重现。这是叶飞有意做的,他为了证明自己的降临带来神迹自然需要留下些东西,干枯的井水重新出现便是最好的证明,如此一来,祭祀们便会更加虔诚的祭拜自己。

        但叶飞没有像上次那样任由鲜血随意流淌,在山河世界他的每一滴血都比黄金更加珍贵,会让山河世界的生物沾染上神性。

        叶飞只允许几滴鲜血流入灵井,即便如此已让干涸的井池闪耀出光芒,紧接着动用所有力量强行封锁了身上的伤口,咬着牙忍着痛等待内伤痊愈。

        远方传来剧烈的震动,他知道那是强大的生物突然出现在大地的尽头,向着白塔伸出手臂。幻化为人形的两米高石头人军队随着它手臂的前进发动猛攻,但它们的攻击被以白袍祭祀为首的光明阵营阻拦下了。

        叶飞快速恢复伤势,留给他的时间不多,那个与山川融为一体的怪物看起来强大无比,连自己都看不出它的路数,白袍祭祀肯定也抵挡不住。

        叶飞独坐在白塔深处,这空荡荡的高塔唯一的光是重新溢出井水的灵井放射出来的,这里既像一座囚笼,又像是通向苍穹的天梯,真的太适合用来做冥想了。

        叶飞望着塔壁上无穷无尽的黑暗,居然三度进入了美妙夜空的神秘空间,在那里,他发现了秘密,从夜空星海下找到至关重要的知识,找到自己一直在苛渴求的关于世界的定理。

        就这样过了很久很久,久到叶飞现阶段能够掌握到的定理已然被穷尽,他的意识离开了那美妙的世界回到白塔中,手脚也终于有了些感觉。

        叶飞神念发动,只是轻轻一个挥手,那与山峦合二为一的生物便在迎面扑来的烈风中遭到重创,巨大的身体一点点的被烈风蚕食殆尽,最终不甘地哀鸣一声,重新蛰伏起来。

        而与它一同前来的小弟们,全部泯灭于世。

        “神迹!”白袍祭祀带头,所有光明生灵向着白塔叩拜。

        叶飞沉了良久,终于吐出一个声音:“从今以后,能够进入白塔的只有白袍祭祀和被他选中的人,除此以外任何人不能再踏足白塔一步。”

        叶飞的语言便是命令,白袍祭祀兴奋地举起手中的权杖,高呼:“神灵庇佑。”

        身后的所有人当即叩拜在地:“神灵庇佑!”

        或许,神距离我们并不遥远。

        ……

        端坐白塔之中,叶飞一边复原伤势,一边回忆今天发生的事情。

        最开始的时候,自己从九州大地落荒而逃逃到山河世界,刚刚登陆没多久面前的山体便撕开一道口子,一只巨大的竖眼从山体缝隙中出现遥远地窥视自己,那只眼睛布满了血丝,看上去恶心而又变态,紧接着远方的山体就变成了巨人向自己伸出了手,险些将自己杀死,幸好在危机时刻领悟了时间的奥秘才让一切回到初始之点。

        细想想,山体中出现的那只竖眼与攻击自己的山体怪应该不是同一种生物,或者说山体怪是被那只眼睛控制的,自己以主宰者威能杀死的并不是那只眼睛的拥有者,而是山体怪,那么,那只眼睛究竟是谁呢?它怎么能发现得了自己的出入呢?

        阿修罗?神卷自己的意志?对方究竟是谁!

        这种情况如果放任不管的话,山河世界将不再安全,叶飞决定伤好之后去走上一遭,看看到底是谁在暗中窥视自己。

        另一方面,他也对大祭司感到忧虑。大祭司见过自己狼狈的样子,虽然隔着一层幻象,但如果细细琢磨品味的话,恐怕能戳破迷雾猜到事情的梗概。一个见过主宰者狼狈样子的人便知晓主宰者并非全知全能的无敌存在,这绝不是一件好事,有朝一日,当大祭司的野心膨胀到一定地步,很有可能妄图取代自己成为新的主宰。自己今日的现身赋予了他绝对的权力,时间一久,保不准生出祸端,得想个办法给他带个枷锁才行,保证他永远不能背叛。

        叶飞本已不打算干涉山河世界的走向,奈何世界中有强大生灵暗中窥视自己,想要杀死自己取而代之,便有了今早上发生的这一切。无论幕后黑手是谁,叶飞一定要将之揪出毁灭,这是优先考虑的事项。

        两件事情在自己伤好之后都要完成,叶飞想,清除隐藏的敌人是第一位的,给大祭司套上枷锁是第二位的。

        一连几天,叶飞都没有合眼,全身心思考究竟该如何对待山河世界,如何打造山河世界,是否要率领光明一方去将黑暗一方清除。

        想这些事情的时候,他忽然注意到一个点,那就是前来攻击的敌人并不是从地渊中出现的,而是利用了从未见过的山体怪和它的小弟,那么有没有可能那些家伙压根和黑暗一方不是一伙的呢?这一点也要核实清楚才行。

        这一次的袭击给叶飞带来的打击很大,让他不得不去思考自己与山河世界的关系,思考山河世界的未来。无论怎么说,自己的安全都是第一位的,山河世界对于自己来说必须是一个绝对安全的环境,不能允许威胁到自己的生物存在!叶飞最终下定决心——实在不行就来一次大清洗,同时针对光明和黑暗的大清洗,让一切回到原点。

        由于伤势确实很重,再加上心神的损耗,直到第三天叶飞才恢复如初,彻底复原之后他直接动用空间能量,往前迈出一步便来到了第一次袭击自己的山峦近前。

        伸出手掌触摸山体,并没有发现丝毫特别之处,但叶飞不会就此放过对方,毕竟这是差一点彻底杀死自己的敌人。叶飞将主宰者的威严灌注于手掌,再由手掌注入山体内部,从内而外的毁灭它。没有太多的异响,不过片刻时间整座山峦便从山河世界抹去,一丝残渣不剩,方圆几万米被削平。

        “真的不在,那家伙难道能自如出入大小山峦?”叶飞意识到对方比想象中厉害的多,自己不可能将所有山峦削平,也就是说要时刻面对那个潜在敌人的威胁。

        “该死啊。”叶飞攥紧了拳,往前一步来到地渊附近。

        此刻,地渊的面貌已和过去大不一样。以前是几座山峦围城一个圈,地渊在山峦包围圈的中间,里面不断孕育黑暗生物,自己即便将之毁灭,它也会不断再生,持续生长。

        现在不是了,地渊世界已经和光明世界分离,光明世界位于大陆上,姑且将它称为光明大陆吧,黑暗世界则在海上,自己之前进入神卷都是在大陆和海洋的边界处寻找栖身之所,那里战时是战场,战斗结束了就成了死寂之地,只有飞禽走兽流浪其中寻找食物。以地渊为核心的黑暗世界与光明世界泾渭分明,叶飞不知道这情景究竟是怎么造成的,但从结果来看,黑暗地带的天空笼罩着乌云,形象描述的话,就是黑色的海水和黑色的乌云绵延无际,在天之彼岸交汇于核心的一点,那个点就是地渊。说的更通俗一些,其实就是以地渊为核心向外扩展出一片黑暗地带,这片地域天空被黑云笼罩终日不见光明,没有陆地,只有大海,海中潜藏着黑暗生物,都是两栖类的,能够上岸也能够在水下栖息,地渊是黑暗地带唯一的陆地,它笔直向下,无限深邃,为强大拥有智慧的新生黑暗生物修建成防御要塞,打造出无数个层次,每一层都被一个很强的家伙守护。最后一层则是地渊之主休息的地方,那里已经没有岩浆了,因为海水源源不断地从高处流下,将地底的岩浆熄灭。

        地渊还有一个地方和之前是不一样的,那就是长久笼罩地渊表面的瘴气不见了,自己以主宰者的威能能够看到地渊中的一切,甚至连站立在地心的地渊之主都看得见。

        那个家伙高大威猛,身穿铠甲,自称为大将军,身边跟着一个手持拐杖的黑袍祭祀和一个美丽妖娆的女子,女人的皮肤是紫色的,穿着两段式贴身软甲,手掌像昆虫那样是一节一节的,特别细而且特别长。

        这三个家伙就是整个黑暗世界的最高层了,在他们主持庆典的广场上供奉着自己的神像,比白塔内自己的雕像要巨大的多了,雕像下面便是祭台,每到节日或者全军出征的时候,黑袍法师便要用活人的鲜血完成祭祀。

        对于此处,叶飞一直感到非常不能理解,他实在想不通为什么黑暗世界也来供奉自己,那么自己原来的敌人跑哪里去了?

  http://www.abcxs.org/book/324/58407258.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