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旧日饲养员 > 148、湛蓝之珠

148、湛蓝之珠

        半刻中后,吃完早餐。

        卢瑟收起报纸,站起身离开了餐厅。

        走出大厅的时候,他特意朝莉可的方向看了一眼。

        这名看起来有些单纯的少女,此时正在被她们的经理谈话。

        那名年纪稍大一些的经理,似乎在和她确认一些事,不过因为大厅中相对嘈杂的原因,卢瑟无法听清她们的对话。

        但他知道,这其中一定隐藏着什么秘密。

        刚刚在和她交谈的时候,卢瑟隐约能够感觉到她在刻意避免着一些话语。

        这种感觉让卢瑟想起了一些东西。

        规则。

        或许是规则的约束让这名少女无法将内心全部的思绪表述出来。

        不过,那些东西,也只是卢瑟单方面的猜测。

        现在的话。

        站在酒店外的街道上。

        满天的黄沙遮蔽了卢瑟的视线。

        他后退了一步,回到了酒店中,走到前台附近,取了一条悬挂在东侧的灰色长袍。

        在一排灰色长袍的上方的木制框架上用维恩语标注着“随意取用。”

        将灰袍披在身上,戴上兜帽。

        卢瑟今天准备在这座港口转一转,寻找一些和霍顿有关的线索。

        刚刚他已经将记录赫伊斯港近期新闻的报纸,大致翻阅了一遍。

        其中大部分都是一些鸡毛蒜皮的小事,只有几处隐藏在偏僻角落的新闻引起了卢瑟的注视。

        按照前世“字数越少,事情越大”的条理,卢瑟逐一将这几条新闻记录下来,并且结合昨天从因迪尔处获取的资料加以分析了一下,将里面的五条新闻筛选了出来。

        “一月十九,赫伊斯港东街的贝伊在七天前丢了一只叫做霍尔的狗,请见到霍尔的人前往东街217号将事情告知给贝伊。”

        “一月十七,赫伊斯港西街245号的旧宅中最近一直传出怪异的叫声,住在244号的贝索斯希望有人能够帮助自己去245号调查一下,具体报酬见面详谈。”

        “一月二十一,贝伊的尸体在赫伊斯港西街245号被人发现,尸体具有不完整性,疑似遭到未知怪物的袭击。”

        “一月十六日,贝索斯被人发现死于自己的家中,现场同时出现了贝伊的手掌,事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一月二十二日,贝伊通过赫伊斯报发布了霍尔已经找到的消息。”

        事情初看似乎没有什么不正常的。

        但仔细一看事件发生的时间的话,正常人都会发现时间线完全对不上。

        贝伊在二十一号已经被人发现死亡,但二十二号的时候,他居然通过报纸发布了找到自家狗的消息。

        贝索斯死于十六号,但在十七号的时候,他居然通过报纸发布了一条调查请求。

        当然,最怪异的地方,还是那家名为赫伊斯港报的新闻社。

        它刊登的报纸,似乎存在着最近七天内所发生的事件。

        这很明显是不正常的。

        这些发现的诡异性,让卢瑟立刻联想到了昨晚因迪尔交给自己的那份资料。

        那份资料上有关于霍顿的介绍。

        同样存在着时间紊乱的情况。

        当时卢瑟会提出那些疑问的原因,也是基于上述时间的紊乱性。

        一个相当绕脑的问题。

        赫伊斯港,或许存在着某种机制。

        能够同时展示各个时间线又或者说是世界线上的世界。

        这是卢瑟的猜测。

        所以他准备去验证一下。

        至于验证的那个地点,卢瑟首先将它标记在了赫伊斯港报的驻地。

        他记得很清楚,在报纸左下角用一行很小的维恩语标注的地点。

        赫伊斯港北区1号。

        整整一上午的时间,卢瑟在北区转了三圈。

        他并没有找到任何标记为北区1号的地址,寻找本地人打听有关于北区1号的事情,他往往都会收到一个怪异的眼神。

        甚至,当他询问一位年长的老人时,那名阿母似乎是看着卢瑟年轻的缘故,低声的和他说了一句话。

        “年轻人,不要去寻找,回去吧,回到你原本应该在的地方。”

        卢瑟听得一头污水。

        不过他并没有放弃,在寻找无果的情况下,他去了一趟神圣裁判所的办事处,联系到了因迪尔,让他帮助自己调查北区1号。

        ————

        下午的时候,寻找再次无果的他,前往了东街217号以及西街245号。

        他想要寻找一些可能的线索。

        但遗憾的是,事情似乎并没有他想象的那么简单。

        这两处地址早已荒废,且遗址上早已没有了任何房屋的痕迹。

        询问附近的人后,卢瑟才得知了这两处房屋,早已在十年前的一场重大事故中消失了。

        不过当卢瑟询问那些人有关于那场重大事故的时候,所有的人,都沉默了下来。

        他们小心的掩上了门,躲藏在房屋后的阴影中,用一种怪异的眼神注视着卢瑟。

        这种眼神卢瑟印象相当深刻,和上午的时候一样。

        “外乡人,离开这里,这里不是你应该来到的地方。”

        又一次收获了一名老人的话语。

        卢瑟不信邪的再次走访了一些人家,甚至使用了金钱开道。

        但遗憾的是,这里的人,对于十年前发生的那件事,似乎都有一个约定成俗的协议。

        面对卢瑟的询问,全都沉默以对。

        态度好一些的会让他早些离开。

        态度差的直接关上了门。

        当卢瑟回到酒店的时候,天空已经暗了下来。

        “给我来一份晚餐。”

        “好的,先生。”

        清脆的声音让卢瑟明显一愣。

        他诧异的抬起头,看向前台的服务生,那名缝上笑脸的男性已经消失,如今多了一名缝上笑脸的女性。

        卢瑟甚至能够在这名女性眼袋两侧看到两行深深地泪痕。

        当然,最吸引卢瑟的,还是这位女性所拥有的一对好看的淡蓝色眼瞳。

        清澈而又纯洁。

        似乎透着一股子灵气。

        对于为何会换人,卢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但他还是尝试性的询问了一句。

        “之前的那名前台呢?”

        不问还好,卢瑟的询问让那名年轻的女性前台身体忽然颤抖了起来。

        她再次看向卢瑟的眼神中,带着一丝难以掩藏的恨意。

        这是卢瑟完全没有想到的。

        不过,这人似乎隐藏的不太好,她的眼神被一名正在大厅中巡视的男性经理瞧见,那名经理二话不说的走到了她的身边,一巴掌直接抽在了她的脸上,接着强按着她的脑袋,弯腰向卢瑟鞠躬道歉。

        “很抱歉这位先生,是我们的失职,她不应该使用那种眼神注视您。”

        “为了表达我们对您的道歉,我们会在稍后为您送来致歉的小礼物。”

        脸上带着相当职业化的笑容。

        但却给人一种毛骨悚然的感觉。

        要不是他披着人类的外衣,卢瑟甚至会怀疑他是一只怪物。

        而听到小礼物三个字后,那名年轻的女性前台的身体忽然变得更加颤抖起来。

        但因为被那名经理按着脑袋的原因,她的挣扎只局限在小范围内。

        “小礼物?”

        卢瑟看着那名男性经理,疑惑的询问道。

        “是的,一件或许会让您感到喜悦的小礼物。”

        卢瑟耸了耸肩。

        这种情形,他倒是第一次见到。

        不过他也不会去在意。

        这或许是这家酒店为了吸引回头客的一种手段。

        眼下的情况,他倒是对于那名女性前台为何会如此颤抖而感到奇怪。

        “您刚刚的疑惑,将由我来给您解答。”

        示意两名保安人员过来带走那名女性前台后,男性经理笑着对卢瑟说道。

        “狄璐卡犯了一个致命的错误,他将一件本不该出现在这里的东西,交给了我们的客人。”

        “我们‘沙漠之珠’酒店对于犯错的员工,一般都会采取一些措施的。”

        “请您放心,对于给您造成的损失,我们将会在后续的时间中,给予您补偿。”

        卢瑟将视线从侧门处收回。

        刚刚那名年轻女性前台瘫着被拖入侧门的情形,让卢瑟心中产生了一种相当糟糕的直觉。

        “她,你们会怎么处理?”

        卢瑟朝侧门努了努嘴。

        示意般的询问道。

        “我们会珍惜属于‘沙漠之珠’的每一件宝贵的财富,所以请您放心,物尽其用,我们会将她放到她最该前往的位置。”

        卢瑟眯起了眼。

        这句话的所蕴含的信息量,有些大。

        用一件财富来形容一个人,这看起来没什么问题。

        但仔细想想的话,将人以件来计数,这就有些令人毛骨悚然了。

        还有物尽其用。

        这意思很明显是废物利用的意思。

        一种怪异的猜测,在卢瑟的心中隐隐升起。

        “我决定原谅那位前台小姐的无理,所以我觉得她可以重新回到这里工作。”

        卢瑟思索了半秒后对眼前这位男性经理说道。

        只是,卢瑟得到的答案却是一个看起来相当怪异的笑容。

        “很抱歉这位先生,对于员工的职务安排,是由我迪卡奥负责的。”

        “我觉得她并没有能够胜任前台的能力,它应该去她应该待的地方,就像她的哥哥狄璐卡一样。”

        卢瑟耸了耸肩。

        他确实没有那个能力去干扰一家酒店的人事安排,刚刚的那句话,他只是想要验证一件事而已。

        卢瑟随意的拿起放置在前台一角的一份报纸翻开,扫了两眼后,他收起报纸对着那位正用一种怪异眼神盯着自己的迪卡奥说道:

        “我觉得那位小姐和我有些面熟,我有些话想要和她聊一聊。”

        “先生,您的晚餐已经送到了,我觉得您会喜欢我们送给您的小礼物了。”

        “那是我们的大厨为您精心制作的。”

        迪卡奥笑着接过一名服务生从侧门推出来的餐车,他用一种低沉的语气对着卢瑟说道。

        卢瑟的眼角撇到了那名服务生裤管上的一滩暗红色的血迹,眼角不自觉的抽了抽。

        事情似乎正在朝一种糟糕的情况发展。

        朝餐厅走去的时候,他甚至隐晦的从身侧那名叫做迪卡奥的男性经理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厌恶的气息。

        找了个相对敞亮的位置坐了下来。

        卢瑟等待着迪卡奥将盖着银制盖子的餐盘放到自己身前的桌上。

        “这是赠送给您的小礼物,希望您能够喜欢。

        一件用精致礼盒装饰着的小物件被迪卡奥从餐车的中层取了出来。

        他将它小心的放到卢瑟身侧。

        “希望您能够喜欢我们的小礼物,晚些时候,如果您还需要解答疑问的话,我会到您的房间找您。”

        这句话中的那股浓浓的威胁的语气,让卢瑟不由自主的眯起了眼。

        他侧头看了眼迪卡奥,见到他身上晦涩的那股波动后,心中顿时了然。

        一名疑似超凡者的存在。

        这就是他的底气吗?

        卢瑟拿起那件小礼物,一股淡淡的兰花香味扑鼻而来。

        但在这股兰花香味之中,却还夹杂着一股令人作呕的腥气。

        虽然隐藏的很好,但却瞒不过卢瑟的嗅觉。

        心底再次涌出那种糟糕的感觉。

        卢瑟又看了迪卡奥一眼,见到他正在注视着自己手中的小礼物,且脸上洋溢着一种兴奋难以压抑的激动情绪。

        “如果可以的话,请帮我将它拆开。”

        卢瑟将手中的礼盒递给了迪卡奥。

        迪卡奥露出了职业化的微笑。

        “先生,您确定不亲自拆开这件美丽的礼物吗?”

        迪卡奥的脸上泛着一种异样的红晕,看起来像是喝醉了酒一般。

        卢瑟摇了摇头。

        “你帮我打开吧。”

        当礼盒被拆开的瞬间,迪卡奥在见到那对沉浮在透明玻璃水球中的淡蓝色眼瞳时,脸上洋溢着一种迷恋的红晕。

        而卢瑟,陷入了短暂的沉默。

        沉默之后是一种从心底涌出的恼怒情绪。

        这对漂浮在透明玻璃球中的眼瞳,他相当熟悉,就在刚刚,他甚至还看到它们正在一名年轻的女孩身上散发着灵动的神采。

        现在,它们虽然依旧保持着一股子灵性。

        但,隐藏在眼瞳中的那股子恐惧,却是无法磨灭的。

        “这该死的,糟糕的,令人暴躁的情况!”

        让卢瑟感到更加恼怒的,还是周围食客所表露出来的情绪。

        震撼、惊艳、欣赏、赞美,种种情绪之中,唯独没有此情此景该有的愤怒。

        他们的情况,就和迪卡奥一般,似乎对于一名年轻女性的死亡,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他们所在意的,反而是这对美丽的淡蓝色眼瞳。

        “这是...天哪!”

        “这就是‘沙漠之珠’的珍宝之一,‘湛蓝之珠’吗?”

        “它是如此的美丽,沉浮与卢奥之水中的模样,它是如此的完美!”

        赞美之词响彻在耳畔,但卢瑟却觉得自己浑身冰冷。

        他从这些人身上所感觉到的,横竖都只有“吃人”两个字。

  http://www.abcxs.org/book/100467/5484374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