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旧日饲养员 > 146、莎布.尼古拉斯

146、莎布.尼古拉斯

        吕贝克时完全没有考虑到物价上涨这件事的。

        毕竟他已经有近50年的光景没有买过菜了,或者说他已经很久都没有关注过有关于衣食住行方面的事了。

        做到他这个地位,是不需要去考虑这些的。

        自然会有手底下的人帮助他处理。

        所以,眼下的情况,只能说是一个不大不小的漏洞。

        吕贝克准备的先令,依旧保持在当初的价格。

        他并没有考虑到涨价的事。

        相当尴尬的情况。

        但好在一名年轻队员看出了吕贝克的烦恼,他走到婓勒身侧,从口袋中掏出了两袋先令。

        “先生,加上这些的话,我相信足够支付我们这些人的章鱼套餐了。”

        “如果可以的话,我希望能够给我们提供一些朗姆酒或者麦芽酒!”

        “毕竟我们刚刚经过了一场还算艰难的战斗,现在大家都需要休息一下。”

        “瞧瞧这话说的?”

        吕贝克眯起了眼,满是皱纹的脸上,带着一种慈祥的笑容。

        他看向那名年轻人,将他的脸记在了心中。

        有眼色的年轻人走到哪里都不会吃亏的。

        吕贝克拍了拍这名年轻人的肩膀,笑着走到一旁的一块石头上坐了下来。

        婓勒打开袋子看了眼,轻吁了一口气,以迅捷的速度,不动声色的将两个袋子收入了口袋中。

        足足300先令的金币。

        他收下后,可是不会退还的。

        顶多给这群人类多提供一些酒水。

        “当然,你们可以到那边的岩石区域休息一下,章鱼套餐很快就会完成,还有你们需要的酒水。”

        脸上带着市侩的笑容,婓勒充分表现出了自己贪婪的一幕。

        当然,这些都是他故意为之的。

        目的么,则是为了削弱这些人类的警惕心。

        只有表现出一些人类的情绪,才能让人类放松。

        这是他在印斯茅斯开了这么久的店所总结的经验。

        当然,原本以他的实力,根本就不必要和这些人类装样子。

        但父神的低语以及那位存在的话语,让婓勒对于这些人类的存在,多留了一分心。

        毕竟刚刚那位交代的,只是让自己短暂的阻止一下这群人。

        现在的情况,离自己将章鱼套餐准备完毕还有一段时间,足够了。

        远处的岩石区域。

        吕贝克将几名巡夜人小队的队员召集在一起。

        在他们的耳边低语几句后,悄悄从口袋中掏出了两瓶药水,交到他们手中。

        那几人每人分了半瓶药水,在观察到婓勒正在专心制作章鱼套餐之后,吕贝克示意几人,将药水喝下。

        包括刚刚那名年轻队员在内的一共4人,此时他们的身体包括衣物全都在消失在了吕贝克的眼前。

        当然,他们并不是真正的消失。

        而是借助隐形药水的光线折射功能,规避了光线的光波,所以从外界看去,他们就消失了。

        不过这几人在等待了片刻后,并没有立刻离去。

        他们坐在原位置等待了近半分钟的时间,随着吕贝克嘴中低声的吟唱结束后,那几人坐着的石块上,忽然出现了那几人的身影。

        不过如果仔细看的话,还是能够发现这几人和正常人类是有所区别的。

        但吕贝克并不担心自己的动作会被那名店主发现。

        毕竟这是在过去就已经约定成俗的。

        通过先令购买名为章鱼套餐的通行证,十六人份的套餐就是四人的通行证。

        至于为何是这样算的?  老队长当初并没有告知给吕贝克,所以吕贝克也不清楚。

        反正老队长说过了?  只要把钱交了?  再把那几人的假象简单的修饰下,不做的太明显?  店主是绝对会放行的。

        当那几名人类通过自己身边的时候,正在制作章鱼套餐的婓勒有那么短暂的一瞬间愣了一下。

        这种熟悉的感觉?  让他回忆起了当初自己第一次在遗迹中开店时的场景。

        当初他早早的就担起了养家的责任?  所以为了赚取足够多的先令?  他有过一段时间在遗迹中开店的经历。

        纯粹是因为遗迹中开店不用付租金的原因。

        当初也不知道那名人类是怎么想的。

        和他聊了许多事,最后买了十六人份的章鱼套餐后,又和他的队员说了一些事,然后就让隐身的四个人类从自己身边走了过去。

        当初他全程都在注视着?  但因为觉得有些好玩?  就没有干预。

        顺利的让购买了自己章鱼套餐的那几人进入了遗迹的深处,而其他想要强闯的人类,则都被他吊起了锤了许久。

        如此,尝到甜头的婓勒在之后的一段时间经常往返于各大遗迹之中。

        他也同第一次那样和那位老伙计结下了一段友谊吧。

        当然?  婓勒纯粹是因为馋那位老伙计的先令而已。

        眼下的情况。

        自己是否要处理呢?

        婓勒只是犹豫了半秒的时间,最终还是决定不处理。

        毕竟这也算是他当初开店时留下的一个不算传统的传统。

        自己正在制作章鱼套餐?  并不清楚有人从自己身边走了过去。

        哪怕事后被那位责骂,婓勒都是有理有据的。

        有理有据的情况下,父神也不会多说几句话的,毕竟祂也是讲道理的。

        更何况如金的父神,已经沉迷在了那位传承给祂的雕刻制作艺术中。

        现在就连和那名人类女性联系的事都交给了大哥,祂自己则是躲在了拉莱耶之中做起了死宅。

        “呸呸呸!”

        “抱歉,父神我不是有意要说你死宅的。”

        在心中呸了几声,婓勒赶紧告罪。

        毕竟如金的他已经和父神拥有了心灵链接的能力。

        只要自己在心中念叨父神,祂很容易就能感应到的。

        当某种未知的低语出现在耳畔的时候,婓勒感觉自己是不幸的。

        这种压抑的感受让他觉得自己刚刚所做的一切,都成为了罪证。

        没想到父神的惩罚这么快就要降临到自己的头上了。

        婓勒有那么一瞬间感到自己做了一个错误的选择。

        “好了,小克,婓勒的事情,你不必过于苛责。”

        “可是,它所做的事情,违背了您的命令。”

        “这是属于他个人的选择。”

        “死宅的称呼?”

        “说你死宅的事,你这么宅,难道不是死宅吗?”

        心灵深处响起了父神和那位存在交流的声音,婓勒的意识瑟瑟的躲在心灵的最深处。

        他尽量放空着自己的思维,在这种时候,不去掺和两位的对话,是最好的选择。

        “人放进来就放进来吧,正好我已经将地下水道中的事情处理好了,后续的关卡也已经设置完毕。”

        “这是让我想不到的是,阿卡姆居然还存在其他旧日存在。”

        “大羊蹄你认识吗?”

        “黑山羊的幼崽?”

        “或许可以用这个称呼吧。”

        “我在这里发现了一些怪异的事情,那群癫狂的人类信徒。”

        “他们以树枝和藤蔓编织而成的巨大空心柳条人为容器使用了最为邪恶的祭祀手法。”

        “这种令人厌恶的祭祀,让我感到恶心”

        “你知道黑山羊幼崽的源头是...”

        “莎布.尼古拉斯”

        低沉而又拗口的言语在心灵深处响起。

        许久的默然不语,让婓勒能够完全短暂的呼吸调整。

        他感觉自己似乎听到了一些不该听到的东西。

        “莎布.尼古拉斯,那孕育千万子孙的森之黑山羊。”

        “简直糟糕透了!”

        “好吧,我或许知道它到底是什么玩意儿了。”

        “他们居然真的将它召唤了过来,虽然仅仅只是短暂的接触,但我还是能够从它的身上,感知到那种纯粹的,庞大的生命气息。”

        “虽然它看起来就像是一个溃烂脓包的冒泡云块中长出了一只蹄形的脚,但...”

        “好了,我需要处理手头的事了,小克,帮我监控一下阿卡姆的动静,尤其是恩里克那玩意儿。”

        “遵从您的意志。”

        东方海洋的地平线彼岸。

        位于深海之下的拉莱耶之中。

        原本正在雕刻着jo级石雕的克苏鲁,放下了手中的刻刀。

        祂晃动了一下自己满是触须的脑袋,站起身伸展了一下自己的翅膀。

        祂从那位存在的声音中,听出了名为郑重的情绪。

        恩里克?

        不,是奈亚拉托提普哒!

        那个家伙,最喜欢的就是混乱的局面。

        区别于其他同类,祂最喜欢的就是在人类之中搞事。

        那个家伙,既然这一次那位存在让自己监视祂,那克苏鲁就绝对会完美的执行这次的任务。

        当然,要是自己的那个愚蠢的弟弟在就好了。

        哈斯塔那个家伙,也不知道最近正在做些什么。

        克苏鲁有些怀念自己的弟弟,要是有祂在的话,监视的事,交到祂手中是最方便的。

        毕竟那家伙的能力,是让自己也相当羡慕的啊!

        ......

        当天际的曙光初现的时刻。

        阿卡姆的居民们原本以为光明即将到来。

        但下一刻,伴随着狂风与骤雨的出现,曙光被一团浮现于天空之上的深海所遮蔽。

        在那深海之中,似乎出现了一头无可言说的生物。

        隐藏在黑色的阴影之中,怪异而又充斥着一种压迫感。

        灰黑色的雾气压得很低。

        它们逐渐聚拢于整座阿卡姆之上。

        来自于高空的猩红俯视,让包括巡夜人组织在内的一众阿卡姆高层都露出了担忧的神色。

        普通人或许只会以为是一场暴风雨即将到来。

        但对于圈内人,他们或许会认为,金天将会是阿卡姆消失在历史上的日子。

        旧日级的存在,真正的要降临了。

        并不是如同之前传说的那只黑猫那种普通的旧日级,而是有史记录的,在过去的历史中,曾经出现过的那位,甚至就在前段时间,那位还出现在了格伦特省。

        “伟大之克苏鲁。”

        “祂为什么会出现在这边?”

        大大的问号出现在众人的心中。

        当然,这并不包括,此刻正站在阿卡姆市中心高塔上欣赏着阿卡姆混乱风景的恩里克。

        当克苏鲁出现的那一刻,他就已经感受到了来自上方的监视。

        全身似乎都被那对猩红的眼瞳所笼罩。

        区别于那些流浪猫像是蚊子叮咬一般的窥伺之感。

        克苏鲁这种明视,让恩里克的脸色第一次变得难看起来。

        之前在格伦特省发生的事,某种不太美好的联想在这一刻似乎和自己之前的猜测联系在了一起。

        已经有人或者是某种生物,掌握了控制旧日主宰者的能力。

        并且这种控制,并非是意识抹除般的控制,而是通过某种特殊的手段,直接俘获意识。

        而自己这段时间长久的被监控。

        所代表的。

        有极大的可能,自己被当做了下一个目标。

        那个人类...

        不,不可能是人类。

        应该是那种生物,正在黑暗中窥伺着自己,等待着发动致命一击,想要控制住自己。

        脑中自动浮现的思维,让恩里克感到糟糕极了。

        暗骂了一声,恩里克想要脱离克苏鲁的监视。

        但同为存在于远古的旧日级存在,恩里克发现自己似乎有些小瞧了克苏鲁的存在。

        眼下的情况。

        无所作为,似乎成为了自己唯一的选择。

        发现这一点后,恩里克立刻取消了自己原本安排好的计划。

        借助自己的分身,让阿卡姆变得更混乱一些。

        不过现在的情况,似乎由不得自己去搞破坏了。

        自己必须全力面对克苏鲁的监视才行。

        ......

        地下水道的尽头。

        卢瑟在收到了克苏鲁通过心灵链接传递过来的监控画面的时候,立刻切断了其他心灵链接的监控画面。

        这样他才能够用九分心力来对待眼前出现的这玩意儿。

        【可狩猎宠物:森之黑山羊-莎布.尼古拉斯,注:旧日主宰者中近似于祖祖祖祖祖母级的存在,孕育了无数的子嗣,其中大部分子嗣都成为了旧日主宰者。当新月之夜,于野外的森林之中,通过咒语『耶!莎布.尼古拉斯,那孕育千万子孙的森之黑山羊』可以成功将其召唤,祂是无性别生物,千万不要以为祂孕育了子嗣就是雌性生物,千万不要用她来代称祂,否则,在极端的情况下,祂很可能会将你当做口粮】

        【捕获前置任务:通过个人之精取悦与祂,尝试解锁不同物种之间的繁殖基因密码,获得属于自己的旧日子嗣,注:祂是一位相当温柔的存在,虽然祂的模样就像是黑云般的巨大肉块上长满了触手与裂开的大嘴,但由于存在黑雾得原因,其实就像关了灯一样】

        许久不见的系统再次给出了任务提示。

        卢瑟看着眼前的生物,决定拒绝系统发出的友好邀请。

        虽然前置任务看起来很简单,但有些事身为男人,卢瑟还是有选择性的。

        眼下的情况,莎布.尼古拉斯出现在地下水道之中,且看它的样子,一时半会也不太想回自己的地儿去。

        所以卢瑟要留在这边,全程监控它才行。

        毕竟旧日级的存在,对于普通人类来说,过于危险了一些。

  http://www.abcxs.org/book/100467/548203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