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旧日饲养员 > 144、普路托

144、普路托

        现场的气氛有些怪异。

        穿着一件黑白相间神父袍的老神父吕贝克眯着眼,一头银发披散在脑后。

        他的左手握着挂在胸口的纯黑色十字架,戴着黑手套的右手倒提着一把看起来相当有份量的纯白色钉头锤。

        这会,他突然一言不发从巡夜人小队的队伍中走出,朝着那名浑身笼罩在黑雾之中的身影走去。

        他的动作,引起了巡夜人小队中一名年轻队员的担心,他刚想有所动作,就被自己身侧的一名老队员拉住了手。

        “伦迪尔,吕贝克老师是要去代表我们去秀肌肉的,这个时候,你更应该担心待会打起来的时候,自己要怎么保全好自己才行,不要担心老师!”

        老队员在那名年轻队员耳边低声说道,同时递给了他一个放心的眼神。

        年轻队员听见这名老队员的话后,看向吕贝克的背影多出了一分敬畏。

        正当这两名队员在相互低声交流的时候,黑雾人的队伍中,同样有人注意到了老神父的动作。

        一名灰袍人走到黑雾人身边用晦涩的言语低声说了几句话,之后在黑雾人点头之后,他带着自己的一名同伴,一左一右站到了黑雾人身前10米左右的位置。

        这里刚好离卢瑟躲藏的位置,只有不到3米的距离。

        卢瑟在那两名灰袍人走过来的时候,就从他们的身上感觉到了一种熟悉而又陌生的气息。

        他仔细的回忆了半晌,想到了之前在永夜镇镇外山上遇到的那个小团体中的某些气息,十分相似,但又有些不同。

        不过,卢瑟可以肯定的是,这两名灰袍人,一定不是正常的人类。

        甚至连超凡者都不是,有很大的可能,是某种污染生物。

        老神父走到卢瑟身侧停了下来,他微不可察的转过头看了眼卢瑟躲藏的位置,凭借着他多年的经验,他总觉得在那处阴影中存在着什么。

        但偏偏他的气息感知却告诉他那里并没有存在任何生物。

        这种情况,他以前遇到过,那里应该存在着某些善于隐藏气息的生物。

        虽然不清楚那里的生物是属于哪方势力。

        但眼下的情况,容不得吕贝克去多想。

        收束心神,他眯起眼,扫视了一遍站在自己前方左右两侧的灰袍人。

        “啧,居然敢光明正大的站在老夫面前。”

        只是简单的一眼,吕贝克已经察觉到了这两名灰袍人的身份,他的脸上,也在同一时刻流露出了一丝和蔼的微笑。

        如果有和吕贝克同辈的人在这边的话,见到此刻吕贝克脸上的笑容,一定会有人准备泡一杯茶,坐着好好看一看自己这位老伙计动手的。

        “年轻人,有什么事想不开的呢?”

        “为什么会选择跟随那个家伙呢?”

        “老夫我啊,还真就不太懂你们这群小家伙了。”

        面对吕贝克话家常式的话语,两名灰袍人显然是一时没有反应过来的。

        毕竟三句完全不着边际的话,让他们讲之前准备好的一些话语都吞进了喉咙,不太好回应了。

        不过反应不反应的,对他们似乎没有过多的影响。

        卢瑟能够蹲坐在阴影中?  他能够观察到那名黑雾人的体表忽然有一圈灰黑色的能量波动在某一瞬间扩散开来。

        且扩散的范围刚好笼罩在那两名灰袍人身上。

        也就在这个时候,那两名灰袍人的兜帽下?  两道纯黑色的光闪烁了一下?  那两人忽然朝着吕贝克发起了攻击。

        身形闪动之间,左右斜侧里?  两把带着锋利紫色光芒的匕首,已经出现在吕贝克的腰侧。

        不过?  灰袍人的攻击似乎早就在吕贝克的意料之中?  钉头锤依然杵在地上?  他的两只戴着黑手套的手却在此刻已经按在了那两名灰袍人的后脑勺上,他的脸上依旧挂着淡淡的笑容,轻笑着说道:

        “年轻人不讲武德,偷袭我这个老年人做什么?”

        “嘿?  真当我这个老年人不会还手的吗?”

        “老夫要发飙了!你们耗子尾汁!”

        话音落下?  吕贝克左右手上的肌肉忽然在一瞬间肿胀隆起,将宽松的长袍衣摆撑涨了一圈的,左右两臂瞬间发力。

        吕贝克将两名灰袍人的脑袋,摁在了地上。

        一圈淡淡的波纹散开后?  他们的脑袋和地面的青石砖来了个亲密接触。

        两声怪异的嘶吼也在下一刻忽然响起。

        大量蠕动的触须从两名灰袍人的身体上窜出,朝着吕贝克袭来。

        吕贝克收回手?  单手捋了一下有些散乱的头发,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个有些冷厉的笑容,另一只手已经握住了自己的钉头锤。

        触手袭来的瞬间,他手中的钉头锤忽然绽放出来一道耀眼的白光,大量乳白色的光晕将吕贝克笼罩在中心区域。

        此时的他,如同一盏千瓦的灯泡。

        卢瑟抖动着胡须,眯着眼注视着此时的吕贝克。

        他忽然发现,人类能够在旧日与异种并存的世界拥有属于自己的栖息地,是真的有实力的。

        像吕贝克这样的强者,或许比自己想象中存在的,还要更多。

        白光对触手的杀伤效果貌似相当拔群。

        触手被逼着重新退回到了那两名灰袍人的体内。

        吕贝克也在这时提着钉头锤来到了那两名爬倒在地的灰袍人身边。

        平静的用自己的钉头锤敲碎了这两只隐藏在灰袍之下的怪物的脑袋。

        做完这一切,他瞥了眼卢瑟的位置,又将目光放到了那名黑雾人的身上凝视了半秒的时间,最后一言不发的回到了自己的队伍中。

        吕贝克的表现,让巡夜人小队的人露出了兴奋的神情。

        自己这边有如此强力的大佬在,这一次的任务,他们的把握就大了许多。

        而同样属于人类一方的密大队伍中,虽然大部分人脸上同样露出了兴奋的笑容,但带队的两名老师,脸上的神态却像是闻到了恶心的东西一样,难看极了。

        对于有着某些特殊存在的密大来说,其实人类又或者异种,对他们的意义都差不离。

        这一次他们被校长安排出来寻找引起这次事件的事物,是为了能够将主要的原因调查清楚,顺便将那件事物带回密大的。

        如果巡夜人小队存在太强的人类,对于他们完成任务是会起到影响的。

        所以他们已经在暗暗思索着如何完成任务,甚至做出一些违背人类生存原则的事也在所不惜。

        毕竟只要能够获得足够的知识,取悦那位存在。

        他们就能够获得无尽的报酬。

        至于黑雾人一伙的人,他们对于同伴的死亡,并没有任何的反应。

        包括那名黑雾人在内,卢瑟全程都在注视着他们。

        在那两名灰袍人死亡之后,他们中并没有出现任务情绪的波动,甚至连动一动似乎都显得有些麻烦。

        现在的情况,卢瑟身后的地下水道的通道口,已经随着水位的下降而暴露出来。

        这群人一定会进入地下水道去调查、寻找这次事件的源头,卢瑟倒是没有太多的想法。

        在他的认知中,那玩意儿对他没有任何意义,反倒是多救个人什么的,更实在一点。

        所以现在在现场的气氛再次陷入某种僵持的时候,本着能救一个是一个的原则,他正在通过流浪猫系统网络排查阿卡姆各处的伤亡情况。

        同时也在让克苏鲁的几个子嗣去协助巡夜人组织和官方队伍清理污染物。

        有了小克的那几个子嗣的协助,污染物的祛除速度快了不是一点两点,甚至连伤亡数都降低了许多。

        同样的,面对巡夜人组织的示好,卢瑟也刻意的回避了。

        毕竟做好事不留名,一向是他遵守的传统。

        主要一是嫌麻烦,二还是决定尽量的隐藏自己的身份,不多暴露。

        当然,如此长久隐藏自然也是不行的。

        付出不收取回报的那种,很容易就会让人怀疑他的目的。

        毕竟这个世上,除了至亲以外,是没有无缘无故的付出的,如果有且那个人从来不提任何回报的话,那很可能那人是馋你身子、馋你人,不怀好意的那种。

        所以卢瑟准备以黑猫的身份,建立一个全新的人设,尝试性的将流浪猫小队带入官方组织。

        他已经计划好了,借助这次的事,和人类方进行一次谈判。

        让自己的流浪猫小队的成员,全都获得一个官方正统的身份。

        除了给予它们一定的社会地位与该有的口粮和住所以外,卢瑟还准备建立健全一套完整的流浪猫心灵系统体系。

        并且如果这套体系能够在阿卡姆顺利实行的话,他还会借助大橘的能力,将它推广到阿卡姆以外的区域。

        最后,卢瑟的想法是让它扩散到这个世界的各个角落。

        这样,他就能够坐在家中监控整个世界了。

        安全感爆棚的那种。

        当然,计划很多时候也会随着时间与事情的发展而有所变化,卢瑟的计划,只是提前做好一个总体的规划而已。

        现在么,他准备借助黑猫的身份,在这次的探索中,帮助巡夜人小队,调查清楚这次事件的缘由。

        随着“水手酒馆”后方那条河中的水逐渐退去。

        那条连接着地下水道的通道也完全暴露了出来。

        现场依然处于短暂的对峙状态中,卢瑟观察了一会,虽然吕贝克秀了一次肌肉,但隐隐的,他似乎发现密大的人好像有意在阻挠巡夜人小队的人进入地下通道。

        而以黑雾人为首的那群应该是属于异种的存在,它们好像和密大的人,产生了某种默契的约定。

        卢瑟观察了一会,决定不再等待。

        “你们不进去,我先进去瞅瞅!”

        小心的贴靠着墙壁从阴影中走出,刚刚吕贝克几次投来目光,卢瑟都有察觉到。

        他虽然对模糊很信任,但隐隐的还是感觉到了自己很可能已经暴露。

        只是吕贝克看起来除了疑惑以外,似乎也并不能够完全确定自己的存在,所以才会数次隐晦的看向自己的这边。

        这会他离开的时候,决定更加小心才行。

        果然,当卢瑟移动的时候,吕贝克又将视线汇聚到了卢瑟身边。

        且,他的目光,看起来有种莫名的恼怒。

        卢瑟每朝前迈一步,吕贝克的眉毛都会皱紧一分,直至卢瑟走到连接着下方水道的台阶处的时候,吕贝克朝着自己身侧的一名年轻人低语了几句。

        年轻人在听到吕贝克的话后,先是瞪大了双眼,似乎在表示自己的疑惑,但很快他就定下了自己的神,从口袋中掏出了一个半透明的玻璃瓶,朝着卢瑟站立的位置丢了过来。

        卢瑟没有动,因为他确信那玩意儿不会砸到自己,且那里面的东西,对自己并没有任何威胁。

        玻璃瓶落在卢瑟身侧20公分的位置,瞬间碎裂开来,大量纯白色的液体从玻璃瓶中洒了出来。

        一股怪异的气味在同一时刻挥发出来。

        卢瑟的胡子抖动了两下,朝着左侧小跳了两步,避开了那些可能会让自己脚掌变湿的液体。

        但也仅仅只是自己跳的那两小步,却也让卢瑟察觉到了一丝不同的地方。

        好像,自己的身上,在这一刻,聚拢了大量的目光。

        当他抬眼看向巷道中的那群人的时候,卢瑟这才发现,那群人似乎都在看着自己。

        嗯?

        能看到自己?

        那玩意儿?

        能够破除模糊效果吗?

        卢瑟帅动了两下尾巴,挠了挠胡子,蹲坐在地上,歪着脑袋,发出了一声疑惑的猫叫。

        “喵?”

        “还是大意了啊!”

        “淦!”

        试图靠卖傻蒙混过关的卢瑟,很快就遭到了吕贝克的无情嘲讽。

        “在老夫见过的动物中,除了密大的那只大黑狗以外,你应该也属于一种特殊的存在,所以不要试图装傻了!”

        吕贝克从口袋中掏出一把梳子,将自己被风吹散的银发重新梳拢起来。

        “你来到这里的目的,是什么?”

        收回梳子,吕贝克握住了胸前的黑色十字架,将它举起,对准了卢瑟。

        卢瑟在十字架上感觉到了一股晦涩的波动,那东西,似乎能够伤到自己。

        这是卢瑟通过心灵掌控在一瞬间预判到的。

        不过现在的情况,既然他已经被发现,那就没有什么好隐瞒得了。

        “你可以称呼我为普路托。”

        “年轻人。”

        “我的目的吗?”

        “是观察一些有趣的事物,包括人类在内。”

        卢瑟用维恩语说出了前面几个词,最后用古格雷语,以一种低沉的而又空灵的声音说出了自己的名字,他甚至在回复吕贝克的话的时候,在后面加上了一句年轻人。

        他得目的,是为了迷惑这群看起来像是看戏一样的人类。

        同时为自己增添上一分神秘感。

        果然,在听到卢瑟那拗口而又怪异的腔调说出的词汇后,吕贝克的脸色就有了一种明显的变化。

        看起来就像闻到了在阳光下暴晒十天后又在潮湿环境下放置了是十天的鲱鱼罐头一样,简直糟糕透了。

        当然,那些都只暴露了一瞬,之后他还要强装出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

        或许他心中对自己身份的猜测,已经在朝旧日类存在靠拢了。

  http://www.abcxs.org/book/100467/54792226.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