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旧日饲养员 > 136、神圣裁判所

136、神圣裁判所

        夕阳的余晖落在甲板上。

        远处的海面上,隐约能够看到三两艘渔船。

        穿着黑色西服,梳着三七分头发的卢瑟靠在甲板的护栏上,微眯着眼,正在享受这难得的惬意时光。

        他身边不远处,站着几位掩嘴闲聊的贵族少女。

        瑰丽的哥特式长裙搭配年轻靓丽的少女气质,倒是一处靓丽的风景线,吸引了好些人的目光。

        只是,对于周围那群长相油腻的中老年男人,这群少女自然是看不上眼的。

        她们会站在这边,完全是因为那位正靠在护栏上的眼神充斥着忧郁的帅哥。

        她们不时闹出一些动静,或小声嬉笑,或相互轻锤,娇俏可人的模样,相当吸晴。

        只是,普通人的身份,注定了她们并不在卢瑟的狩猎名单之上。

        “新鲜的章鱼丸子,有人需要吗?”

        熟悉的声音在甲板上响起。

        卢瑟撑着下巴,撇过头看向那边。

        穿着印有q版章鱼制服的斐娅,脑袋上顶着一只q版章鱼帽。

        一个印有q版章鱼图案的四方形盒子用一根线系着,挂在她的脖子上。

        盒子中放着一些装盒的章鱼丸子。

        叫卖声就是从她嘴中响起的。

        嘴角露出淡淡的笑意,卢瑟倒是对这个章鱼娘越发的感兴趣了。

        也不知道她的动力源泉到底是什么?

        这几天他几乎天天都能够看到这个章鱼娘元气满满的穿梭在游轮上卖章鱼丸子。

        斐娅在人群中第一眼就看到了那个让她感到厌烦的人类男人。

        不是因为她有多在意,纯粹是因为这个男人的一头金发,实在是太好认了。

        还有那双熟悉的带着戏谑表情的眼睛。

        斐娅冷哼了一声,转身直接离开了。

        自己之前的标记并没有起到任何效果,所以说,自己在不暴露本体的情况下,似乎不是这人的对手。

        现在还是离他远一点吧,不能将那位大人的计划搅乱。

        看着远离这边的斐娅,卢瑟眼神闪烁了一下。

        将目光放到了甲板上的某个人身上。

        他为什么会站在这边?

        纯粹是被一股不详的气息所吸引过来的。

        甲板上的人群中,藏着一只异种。

        且是那种浑身都充斥着恶意的异种。

        卢瑟在短暂的感知后,已经锁定了它。

        一名秃顶中年。

        长相猥琐丑陋,穿的倒是挺正式的燕尾西服。

        这会他正在同一名中年贵妇聊着天。

        两人似乎聊得很开心,这会有说有笑着,相互递着眼神。

        卢瑟的眼角抽抽了一下,倒不是对异种会泡妞这种事有什么疑问,纯粹是因为那位中年贵妇,在前天晚上的晚宴上,有找过他聊天,且说话相当露骨。

        当然,最主要的原因,还是因为这位贵妇是和她的丈夫一起上的船。

        且他正在不远处,盯着一群年轻靓丽的少女看。

        卢瑟眼神瞥向那边,他居然看到了那位贵妇的丈夫在看向自己的妻子与那只异种交流时?    眼中非但没有恼怒,反倒充斥着异样的情绪。

        且脸上流露着颇为兴奋的笑容。

        “啧”

        再次在心中批判着这个时代混乱的贵族圈。

        卢瑟站起身?    朝着那只异种走了过去。

        但让卢瑟没有想到的是?    有人抢在他之前,走到了那只异种的身边。

        白色的长袍?    背上背着一把大剑。

        额头中间嵌有一颗半透明宝石。

        虽然模样是卢瑟所不熟悉的,但这种装扮?    实在是太好认了。

        “神圣裁判所。”

        低声呢喃一声?    卢瑟从怀中掏出了单片眼镜?    架在了鼻梁上。

        他的这一动作,顿时引起了几名一直在注视着他的少女的捂嘴尖叫。

        毕竟帅气的人在搭配上衬托气质的装饰,实在是相得益彰的。

        “因索斯、因雅,清场。”

        冷漠的声音从人群中穿透而出。

        那名神圣裁判所的人?    单手捏着那只异种站在人群中?    平静的注视着周围一群陷入惶恐的人。

        尤其是他正对面那名此刻已经被吓瘫在地的贵族妇女。

        这会她的身下,已经流出了一些不明液体,散发着一股刺鼻的气味。

        卢瑟眯着眼,饶有兴趣的看着这一切。

        当然?    他的视线,是从这位贵妇的丈夫那边转过来的。

        那个男人?    居然在刚刚,眼中流露出了强烈的兴奋感,卢瑟甚至能够听到他喉咙中传出的一些类似“啊、哦”的怪异声音。

        简直匪夷所思。

        当然,这会他的注意力,又回到了场地中的神圣裁判所的人身上。

        两名穿着白色制服的少年少女此刻正在将周围甲板上的人群请离。

        他们的年纪应该和约修亚和尼禄差不多大。

        不过眼神却已经趋于冷漠,在接近卢瑟身边的时候,他甚至能够从这两人身上感受到一股浓浓的冷漠感。

        区别于普通人类所拥有的正常体温。

        这两人,给卢瑟的感觉,就像是两具冷漠的机器。

        “裁判所正在处理异种,普通人退后。”

        冷清的声音从自己身前穿着白色制服的少女嘴中响起,卢瑟看着她眼中散发出的一股生人勿近的光芒,打消了询问的想法,转而跟随着人群朝后退了几步。

        但并没有退到不远处的大厅中。

        而是被集中安置到了位于甲板东侧的一处安置点。

        甲板上的人全都被聚集到了这边。

        穿着统一白色制服的人隐隐的将这群人围在了一个圈中。

        “你们都是异种的间接接触者,在确定你们没有被感染与污染之前,你们暂时只能在这边等待。”

        “由于某些原因,巴伦西亚号暂时会被我们所接管。”

        “不要试图去挑战我的耐心,所有人都必须听从命令行事。”

        “因索斯,你带着人把他们分成三排,等我处理完了这玩意儿,就开始检查。”

        “因雅,剩下的大厅中的人,还有其他几层的人,你负责将他们叫出来。他们也都要检查一遍。”

        “是,因狄大人!”

        名为因狄的男人,单手捏着那只异种,面对异种疯狂的扭动挣扎,脸上没有丝毫波动。

        某个时间,他就像是玩够了一般,随手将那只露出本体的虫类异种甩到了空中。

        单手握住背后大剑的剑柄。

        一阵白芒在瞬间绽放开来,下一秒,那只异种的身体上,一朵白色的玫瑰花忽然绽开,但它的花期相当短,仅仅两秒之后,又枯萎了下来。

        也就在白色玫瑰枯萎之后,那只异种也陷入了衰弱,死亡。

        卢瑟眯着眼,盯着那人手中的大剑看了会。

        虽然那人刚刚的动作,搞得他像是一个剑术达人一样,但实际上。

        白色玫瑰的能力,是那把大剑的。

        他看的分明,那个男人本身的实力虽然不弱,但还没有达到能够自由操控那把大剑的程度。

        大剑的实力,顶多发挥出了十分之一的样子。

        这事儿,卢瑟也只是看看。

        对他来说,能够多一些处理异种的人,保护更多的普通人是好事。

        只是,裁判所之人的行事作风,并不为卢瑟所喜。

        之前自己在敦威治乡所遇到的那名制裁者,他的行事作风,给卢瑟留下了一个糟糕的印象。

        所以他已经做好了随时出手的准备。

        当然,并不是以人类的身份。

        如果事出紧急的话,他会控制波比的身体,进行一番正道打击。

        而现在么,他决定暂时看戏。

        看看这群人到底是抱着什么目的的。

        毕竟如果只是单纯的干掉一只异种,是不需要裁判所如此大动干戈的。

        卢瑟甚至一度怀疑,那只被杀死的异种,其实是裁判所自己安排的。

        他们的目的,纯粹只是为了方便控制游轮,而有一个明面上的不容拒绝的借口。

        毕竟,裁判所的这群人,是在游轮停靠在帕特里克岛时上的船。

        并且他们的表现,也是挺突然的。

        并不是普通情况的登船,而是以普通人的身份登上船之后,等到船开始航行时,才表露出的身份。

        他们,应该是抱着某种目的出行的。

        至于他们的目的是什么,卢瑟有一定的想法。

        大概率是为了调查一些隐晦的事件,比如炼金术师的事。

        又比如是专门要让这艘船上的人,做一些人性实验?

        因为在前世看过一些荒岛求生之类的动漫电影。

        卢瑟已经开始联想到一些野外求生的探索类事件。

        但从刚刚到现在所发生的一切。

        他能够看出,事情大概是朝着调查某些事件而来的。

        “宾克斯爵士,您的游轮,我们暂时征用了。”

        “如果您有什么事情要投诉的话,还请您联系我们的长官。”

        因狄一脸平静的看着脸色有些苍白的宾克斯爵士,眼中流露出了厌恶的神情。

        在他的认知中,所有普通人类,都只是那些存在挑剩下的普通货物而已。

        眼下,他所做的一切,都只是为了调查一件小事。

        某位与裁判所有些联系的存在,丢了一本书。

        对祂来说,只是一本用来绘画的普通的不能再普通的书,但那本书如果到了普通人手中,却会产出一些破坏规则的事物。

        那本书上所绘制的生物,如果那人懂得如何运用一些材料去制作的话,是都能够将它们在人类的世界中重新塑造出来的。

        如果任由那本书流落在外,最终将会造成灾难。

        这是教宗大人的批语。

        那本书,被定义为【b-009】,属于可控的灾难级存在,排行第九。

        自己有幸能够获取这次收容任务的处置,因狄是珍惜的。

        毕竟只要自己完美的将这件事处理收尾结束,在后续的评比中,是有机会进入长老团的。

        因狄心中虽然喜悦,但他的脸上,依旧显得有些冷漠。

        面对那些普通人,他并不会流露出多少好感。

        “我并不是喜欢绕弯子的人,有些事虽然不能直接告诉你们,但有些事,还是要让你们知晓的。”

        “从现在开始,巴伦西亚号,被神圣裁判所管制,每个人都必须接收单独的询问与调查。

        泛着橘红色光芒的日光落下。

        苍白的月色照亮了甲板。

        混杂着怪异气味的风从远处的甲板上传来。

        卢瑟捏着鼻子从一名裁判所人员的手中接过了一份盒饭。

        这是他们今天的晚餐。

        没有接受询问与调查的人,是不准离开的。

        起初还有人闹事,随着几名带头者被拖走处理掉之后,就没有人再闹事了。

        所有人都噤若寒蝉,大多使用着眼神交流。

        “好了,接下去十个人,你们可以进去了。”

        一名穿着白色制服的工作人员从大厅中走了出来,他朝着卢瑟这边的方向喊了一声。

        但除了卢瑟站起身以外,并没有人站起来。

        他们全都缩在角落中,浑身颤抖着,脸色显得惨白没有血色。

        恐惧的情绪不断的在他们心中翻滚着。

        卢瑟甚至能够看到坐在自己边上的一个中年男人,身体抖动了几下,一滩液体从他的座椅下流了出来。

        他们会这样,纯粹是因为刚刚进去的那些人,没有一个再出来过。

        就好像被拉进去干掉一般。

        所以,现在已经没有人敢于去尝试了。

        而卢瑟为何偏偏选择在在这个时候站起身,则是因为他心中的计较。

        有些事,只有亲身经历了,才能去评论。

        卢瑟扶了下自己的眼镜,走到了那名工作人员的身后。

        现场的两名贵族少女看到卢瑟站起身后,下意识的也跟着站起了身,但下一秒她们又被各自的家人拉了回去。

        丝毫没有让她们陪着的打算。

        毕竟进到大厅中,几乎就代表着死亡。

        他们才没有这么傻,让自己的女儿,平白无故的去送死。

        “下一轮十个人,没有人想要被询问了吗?”

        “刚刚因狄大人已经说了,所有的一切,都任凭你们自己选择。”

        “只在甲板上忍冻,还是早早的询问结束,回到自己的房间,这些你们自己去选择。”

        这名工作人员,冷着眼扫了坐在甲板上的一众人。

        眼中流露出了一丝鄙夷的神态。

        仿佛在说,就你们这样的胆子,居然还能够成为贵族?

        果然贵族都是一群腐朽的家伙,老大的话,确实是真的。

        “走吧。”

        “嗯。”

        那人低声说了一句,卢瑟应了一声,跟在他身后,走进了大厅。

        大厅中的环境,显得颇为冷清。

        除了最中心摆放着数张桌子,桌子后,坐着几名神态各异的人以外,就没有更多得检查设备了。

        简单的观察了一番后,卢瑟走到了那群人身前五米处的一张椅子上,坐了下来。

  http://www.abcxs.org/book/100467/5460292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