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旧日饲养员 > 128、拉扎尔的传承

128、拉扎尔的传承

        “你是谁?”

        “你到底想做什么?”

        卢瑟缓缓的从地上爬了起来,依旧捂着心口,脸色苍白的看着墙壁,颤抖着身体,略显惶恐的问道。

        他的视线,从爬起来后,就一直死死地盯着墙壁。

        双目中满是血丝。

        回答卢瑟的,是又一声凄厉的惨叫。

        伴随着的,还有逐渐开始溶解的墙壁。

        仿佛蜡烛因为高温而融化了一般,墙壁化成了粘稠的白色泥浆,不断的滑落,暴露出了墙壁后正在黑暗阴影中蠕动的玩意儿。

        那是一团无法用语言来形容的生物,似乎介于实与虚之间。

        随着那玩意儿的逐渐膨胀,卢瑟渐渐看清了那东西的本质。

        一双双似是被黑色布帛包裹在其中的无形手臂正在布帛四周挣扎着,拍打着。

        布帛后,开始出现人类模样的无面生物。

        它们争先恐后的超前奔跑着,想要挣脱黑色布帛的束缚。

        卢瑟朝后退了几步,避开了膨胀的黑色布帛。

        片刻后,那东西近乎占据了小半个旅舍的大厅。

        卢瑟看到了更为清晰的动态。

        一些类似触手的事物,正在其中涌动着,似乎随时都会窜出。

        而那些无面人的脸庞,这会已经完全贴靠在了布帛上,仔细看的话,甚至能够隐约见到一些人类的做哀嚎状的五官。

        桌子被推到身边,卢瑟擦掉额头沁出的一点汗水,在短暂的呆滞后,深吸了一口气。

        心中暗道一声章鱼娘花样真多。

        他扶住侧翻过来的桌子的桌底,将它贴到布帛上,开始发力。

        虽然知道这是梦境,但眼前所感觉到的力量,却是如此的真实。

        卢瑟开始发力。

        此刻的他,仿佛一位即将落入深渊巨口的人类,突然抓住了一丝生机,额头青筋凸起的同时,怒吼着朝前走去。

        布帛中的世界。

        婓娅正坐在一张椅子上,品着红茶。

        她前方不远处,她的分身,正在操控着两根粉红色的触手,鞭笞着被自己臆想到梦境中的深浅者奴隶。

        丑陋而又恶劣的生物,作为父神的崇拜者,它们已经完全被父神所抛弃。

        对婓娅来说,随意的使用它们,没有任何心理负担。

        只是...

        伴随着外界一声怒吼的响起,婓娅忽然察觉到了某些事态的转变。

        自己设定的区域,居然正在被压缩!?

        这个人类,居然拥有这种力量?

        疑惑与感慨并存。

        婓娅握住白瓷茶杯,将杯中的红茶朝着前方泼去。

        被落到地上的红茶冒起了一团浓烟,瞬间化成了两根粗壮的粉红触手。

        虽然赞叹那个人类的力量,但婓娅已经决定的事,她自己是不会改变的。

        必须要让这个抠搜的白嫖人类,认知到白嫖的不对。

        甚至。

        她已经想好了如果那个人类说“下次一定”这类话语的话。

        她会第一时间,让触手狠狠的在他的口腔中搅动,给予他生理上的痛楚。

        只有让他感到痛楚,他才能够记住自己做过什么。

        只是...

        触手以及那群深浅者奴隶试图将界壁外的硬物推开,将那个人类挤开。

        但此刻外界发生的一切,却让它们所做的一切,变得那么的无力。

        溶解的墙壁此刻还未完全凝固,恰巧被卢瑟利用了起来。

        劣质泥水匠技能get!

        卢瑟一手顶着桌子朝前挤着,另外一只空出来的手不断的捞起地上的白色泥浆,胡乱的涂抹到桌子与布帛之间。

        当泥浆在桌子与布帛之间开始凝固之后,效果是相当不错的。

        桌子被完全黏在了布帛上,而那团蠕动的阴影,已经完全被卢瑟用蛮力塞进了那处融掉的墙壁中。

        虽然还有零星的手臂想要通过墙壁与桌子连接上方的空隙处钻出,但都被卢瑟敲了回去。

        背靠着桌底,卢瑟深吸了三口气。

        力量已经完全强于婓娅的他,丝毫不担心会承受不住婓娅的反击。

        并且从刚刚到现在,他都没有察觉到一丝危险的气息。

        所以可以判断出,婓娅将自己拉入梦境中的目的,应该只是想要逗自己玩一下。

        卢瑟并不想被她发现自己的伪装,所以此刻,他会选择最合理的手段来应对。

        最普通,也是最为实用的,力量的暴露。

        让她知道,自己并不弱于她,在力量上。

        很快,他就听到了来自某气急败坏的章鱼娘的回应。

        “怎么会?”

        “怎么可以这样?”

        “你还是不是人类!?”

        不敢置信的某章鱼娘原声很快就从墙壁后的阴影中传出。

        卢瑟脸上露出了警惕的神色。

        但他心中已经笑出了声。

        刚刚不经意间,斐娅已经暴露出了她本体的声音。

        这一局,她输了!

        自己站在第六层针对她,简直无往不利啊!

        “不要试图再用这种手段来威吓我。”

        “起初只是不熟悉,如今,我已经完全适应了你的手段。”

        “还有什么手段,你尽管用出来吧。”

        “不要试图激怒我,否则,我会发飙的!”

        说话的同时,卢瑟威胁般的将手放到了自己的裤腰带上,抖了抖。

        当深渊正在注视你的时候,不要害怕,解下你的裤腰带,它会害羞的将视线移开。

        当然,这是卢瑟前世在某小说上看到的相当不正经的应对方式。

        他是个正经人,是不会做出这种事的。

        最多,也就玩玩月下遛鸟这类活计。

        咳...

        试图在绝望中奋起而搏的人类,是值得歌颂的。

        卢瑟准备在婓娅面前立下的维克多的人设所选择的,同样是拥有这类品质的人。

        当然,是要稍微超出食指与大拇指之间一点点距离的品质。

        在绝望中疯狂。

        毕竟,另外一个选择,从心到最后,卢瑟是不太愿意去演绎的。

        那不太符合他的心境。

        躲在暗中,捂着不经意间撞到墙的脑袋,婓娅这会的脸色不太好。

        刚刚她本来想在墙壁完全溶解后顺势再暴露出一小截触手,吓一吓那个小男人,将他吓晕后,就直接解除梦境的。

        但眼下,那个小男人所表现出的反应,却是出乎了斐娅的预料。

        根据大哥在某一天总结出的二八定律,她知道,只有极少数的人类,才会在面对未知的恐惧时,做出反击的选择。

        以人类的群体基数来说,那个二,其实是相当低的。

        但今天,看起来,偏偏就被自己遇上了。

        “真是麻烦!”

        小声的嘀咕了一句,婓娅开始思索新方式。

        现在就解除梦境,她是不甘心的。

        她必须要让那个小男人付出白嫖的代价,才能心情通畅。

        眼下么,软的不行,看起来就只能用硬的了。

        婓娅拍了拍自己的手,她的身体渐渐消失在布帛的世界中。

        而此时,整个旅舍的灯光,开始忽明忽暗的闪烁起来。

        一阵阵怪异的响动声从楼梯的转角处传来。

        大量的白色泡沫从一侧的走廊中涌出。

        夜莺的仓惶鸣叫声,突兀的从屋外传来。

        某个瞬间,当灯光骤暗,再次亮起的时候,卢瑟身前,忽然多出了一个背影。

        哀怨婉转的情愫不断的从她的背影上涌出,看着她,卢瑟想到了自己的初恋,想到了那夕阳下无限美好的时光。

        嘤嘤的哭泣声响起。

        卢瑟皱着眉,看着那个背影,视线转移到了房间的西侧角落处,在那里的壁橱下,有着一根长木棍。

        悄然走到那边将长木棍捡起来,卢瑟在手中掂量了几下,颇感有份量,应该是实心的。

        拿着长木棍,他站在了那个背影的身后,心中忽然涌出了一股想要掀起她头发的冲动。

        这种情绪,很明显是不正常的。

        卢瑟皱着眉,检查了一遍系统,但并没有收到任何消息提示。

        很显然,这种效果,或许是一种不可抗力。

        他高高举起了木棍,朝着这个背影的脑壳上敲了过去。

        ......

        时间回到10秒前。

        婓娅抽泣着,觉得自己的演技简直棒极了。

        章鱼生第一次感觉到自己达到了演绎的巅峰。

        平时无法完全收放自如的角色,居然在这个情况下,达到了一种渐入佳境的状态。

        这会她所扮演的角色,是自己最喜欢的一本故事集中的一个有着凄惨经历的女角色。

        她通过完全代入的演绎方式,将自己的心境完全模拟出了她在遭遇许多磨难后,最痛苦的时刻,所表现出来的状态。

        她的身边,甚至已经产生了能够影响人类的情绪因子。

        此刻的她,觉得心中把握十足。

        只要那个人类掀开自己的头发,她完全有信心会让他陷入无止境的噩梦之中。

        哼哼!

        白嫖是要付出代价的!

        婓娅心中骄傲的想着,但某个瞬间,突如其来的危机感,让她瞬间转过了脑袋。

        咚!

        正中脑壳与眉心的棍击,势大力沉的一击。

        婓娅在完全没有任何反应的情况下,被卢瑟一击必中,直接ko。

        临昏迷之前,她脑内唯一的想法就是,这一切都和传记小说上描写的完全不一致。

        明明在女主人公悲伤难过的时候,碰到的人类男性,是会选择轻声安抚的。

        但眼下,她演绎的这位,所遭遇的。

        为什么会是被棍击啊!

        糟了!

        昏迷过去的婓娅,被自动解除了梦境。

        卢瑟眯着眼看着镜前的自己,无奈的摇了摇头。

        希望她不会陷入自我怀疑吧。

        走出盥洗室,用疫病泡泡将手背上的标记完全清除,卢瑟暂时收敛了玩闹的心思。

        换了身干净的白袍后,他走到桌边坐了下来,拿出手册,开始记录起今天发生的一切。

        顺便通知大橘给码头边的那家普通餐馆安排两名负责日常监管的流浪猫。

        对于克苏鲁的四位子嗣。

        卢瑟对婓娅是完全放心的。

        毕竟她懂得分寸。

        而另外的三位,除了咸鱼婓勒以外,剩下的两个,都不像是能够安分守己的样子,卢瑟派来监视的流浪猫,主要就是负责盯梢这两人,一有情况,他就会让它们立刻通知克苏鲁。

        毕竟,通知家长,才是最切实有效的做法。

        将今天的事件记录完毕,卢瑟又联系了克苏鲁,听取了它的报告。

        顺便给它说了自己在今天见到它四女儿的事情,叮嘱它别暴露自己如今的身份后,卢瑟单方面的关闭了和它的联系。

        毕竟,喋喋不休的想要将自己的女儿推荐给自己,以换取学习jo级雕刻艺术的克苏鲁,卢瑟还真拿它没啥办法。

        啧...

        晚些时候,穿着一条兜裆裤的拉扎尔,敲响了卢瑟的门。

        别误会,他并不是来找卢瑟玩摔跤的,纯粹只是出发前的叮嘱。

        让卢瑟做好心理准备。

        南丁格尔已经做出了最新的指示,他们这一次的寻找妮娜父亲的旅途并不轻松。

        或许途径的那几座岛屿,都会遇到那位的手下,经历一些糟糕的战斗。

        所以出发前,必须要保证充足的精力。

        在聊了会天后,拉扎尔忽然拉住了卢瑟的手,深情款款...

        咳...

        总之,是以一种相当温柔的眼神,注视着他。

        “你是我遇到的相当有天赋的年轻人,这次的旅途,我已经预感到了一些糟糕的结局。”

        “或许等待我的,将会是败者食尘的结局,所以在临出发前,我准备将我这些年研究出的一套秘技,传授给你。”

        第一次接触到这类近似传承的事件,卢瑟是保持真挚态度的。

        人家既然愿意传秘技给自己,不管这个秘技对自己有没有用,但意义,却是巨大的。

        这说明了自己的表现,是符合对方为人处世的。

        卢瑟回了拉扎尔一个真诚的目光,并且认真的说道:

        “我会努力将你的秘技发扬光大,不会让它堕落的。”

        卢瑟的回答,让拉扎尔满意的点了点头,他拉着卢瑟的手臂,将他带到了黑公馆的天台上。

        望着空中的圆月,拉扎尔以一种奇异的姿势,站立在天台边缘的栏杆上。

        “人类的力量,是有极限的。”

        “我们通过日常的锻炼,能够不断的解放肌肉中的力量,让它为自己所用。”

        “但我们整体的肌肉量也都是有定数的。”

        “相对异种那远超普通人的力量来说,人类的力量,在它们的面前,只能用婴儿的推搡来形容。”

        “我一直在思考解决这个问题的方式,直到三年前,我在一只死亡的异种中,找到了一个秘密。”

        “只要你能够掌握它,你就能够发挥出超越自身10倍以上的力量,轻而易举的捏碎那些异种坚硬的头颅。”

        “现在,我就将它,教授给你。”

        拉扎尔从栏杆上跳了下来,挺直着脊椎走到了卢瑟身边,低声说道:

        “首先,你先把衣服脱了。”

  http://www.abcxs.org/book/100467/5440021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