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旧日饲养员 > 121、心灵感应器

121、心灵感应器

        朦胧的薄雾笼罩在街道上。

        一辆蒸汽大巴穿过城市的入口处,经过眼圈深黑,双目满是血丝,却面色平静的守卫的短暂检查后,得以进入格伦特省,朝着公交总站驶去。

        卢瑟坐在靠窗的位置,手撑着下巴,侧目看着被迷雾所笼罩的城市。

        他隐约能够看到,这座城市之中,此刻正有无数隐藏在迷雾之中的怪物,在四下无人的位置,发出无声的咆哮。

        它们无可名状,变幻着各种形态,游离在城市的四周、边缘处。

        每经过一个地方,这些怪物都会冲入街口巷道,肆虐一番,将一些隐藏在黑暗之中的生物吞噬殆尽。

        而最终,它们在饱食之后,会回返到一座矗立在城市中心位置的高耸白色尖塔的顶部。

        似是白玉制成的纯白之塔,高约20米左右。

        在这座塔的顶部,一根银色的金属支架,将一颗白色的半透明玉石,支撑在上方。

        玉石周围,环绕着七颗不同颜色的金属球。

        它们,被某种力量控制着,不断的绕着玉石以不规则的状态做圆周运动。

        那些无可名状的怪物,最终都会投入到那七颗金属球之中。

        卢瑟眯着眼,看着尖塔顶端的一幕,思索着。

        那块半透明玉石,他只觉得有些熟悉,但一时又想不起来倒地有在什么地方见过。

        至于这座在自己离开格伦特省后,忽然出现的尖塔,倒地有什么作用。

        卢瑟半点都不知,也不想知道。

        解除真视状态,再看向那座高塔时。

        它就是一座普普通通的装饰建筑。

        “这样才对么,这才是你该有的样子。”

        卢瑟继续欣赏着沿途的风景,只将刚刚的发现隐藏在心中的某个隐蔽角落。

        半小时后,大巴顺利驶入车站。

        下了车,卢瑟走到车站外。

        在路边一溜排开的马车中,选了一辆有眼缘的马车,花了10先令,雇佣了车夫,让他将自己送到永夜镇。

        车夫是一位地道的格伦特省人,留着一撮有个性的山羊胡,年级约莫在50岁左右,叫罗比尔。

        是一位非常健谈的人,且他驾车的手法很娴熟,一看就是老车夫了。

        卢瑟有意无意的和他闲聊着。

        逐渐摸清了一些近来格伦特省所发生的事。

        一个月前的那场晚宴,所造成的社会影响,是不可估量的。

        国家上层中的某位大人物,在得知消息后,专门调遣了一批神圣裁判所的人,过来清理整治格伦特省的阴暗面。

        如今矗立在城市中心的那座尖塔,就是这次晚宴所造成的结果之一。

        心灵感应器。

        当居住在城市中的人在心中产生阴暗面的想法,并且准备付诸行动时,心灵感情器都会被激发。

        存在于心灵感应器上的执法者,将会进行执法。

        至于是何种执法。

        这位叫做罗比尔的车夫,在卢瑟询问的时候,支支吾吾,脸色苍白,到最后也没有说出个所以然。

        不过,卢瑟看着他的表情,也就大致清楚了会发生什么。

        这是一种明面上的暴力干扰装置。

        它的目的,就是从某些方面,强制扼杀民众的天性,让他们只能够成为傀儡般的生物。

        至于为何卢瑟会这样认为。

        完全是因为罗比尔的说辞中,所忽略掉的,心灵感应器的准则,或者说,是判断标准。

        这个标准的设定,是没有公布的。

        相当糟糕的玩意儿?

        还真就是符合神圣裁判所的行事作风。

        卢瑟想到了那位在敦威治乡,自己所遇到的制裁者。

        “啧,这个神圣裁判所,还真就不是个东西。”

        心念一起,某种警觉忽然在心中涌出。

        卢瑟瞬间意识到了什么,他立刻开启真视,朝远处的尖塔看去。

        只见一只无可名状的诡异黑色生物从一块黑色的金属球中诞生而出,它出现后,很快就锁定了卢瑟的方向,且以一种极快的速度,从远处的空中朝自己这边俯冲而来。

        仅仅只是几个呼吸的时间,它就来到了前方百米处。

        卢瑟看清了它的模样。

        浑身漆黑如墨,类人型,本应该是人类头部的位置,此刻正有着一只蠕动的怪异肢节。

        它的身边,散发着大量的颗粒状粉末,于空中不断肆意播撒着。

        一种强烈的厌恶感从心底涌起,这是下意识的。

        卢瑟打开车门,屈指朝那位车夫弹了一颗疫病泡泡,帮助他成功入眠,摆脱短暂的恐惧侵袭。

        而他自己,则是趁周围无人,快步拐入了一旁的巷口。

        肮脏且充斥着大量酸腐味的巷道中,已经换上了鸟嘴套装的卢瑟,站在末尾的墙壁处。

        背着手,欣赏着横竖画满了大量怪异图案以及诡异文字的墙壁。

        墙壁边缘倒着两具早已腐烂多时的尸体。

        已经呈现出巨人观,浑身的表皮充斥着油腻、模糊,似乎轻轻一拉,就能将整张浮肿的皮都扯下来。

        一些黑色的蠕动蛆虫,正小心的在尸体表面的坑洞中钻进钻出,好不热闹。

        怪异的呢喃从巷道的转角处传来。

        那只让卢瑟产生生理性厌恶的怪异生物,来到了卢瑟身后。

        “神圣裁判所,所做的,是驱除一切的邪恶呢?”

        “还是驱除一切违背统治者个人念想的人类呢?”

        “他们的死亡,也是你们动的手吧?”

        “只是表达了一些自我的个人念想,虽然有些离经叛道,但他们,并没有做危害人类的事情吧?”

        卢瑟蹲下身,戴着白手套的手,捏住了其中一具尸体头颅部位的一块凝固在一起的黑色如同石墨般的结晶状物质。

        转过身,卢瑟伸出手,将那块结晶状物质捏成了碎屑。

        “请问,你们这是哪门子的正义?”

        “清除。”

        扭曲而又拗口的词汇,在那只逐渐汇聚成人型的生物头部传来。

        卢瑟听懂了,古格雷语中的“清除”二字。

        话音落下之后,卢瑟见到的,就是一片遮蔽了天空的黑色幕布,倾覆而下。

        张开五指,五根手指化作五根粗长的触手,穿透白手套,瞬间抽打在黑色幕布之上,幕布瞬间被冲散。

        但在下一秒之后,它就在空中重新凝聚,试图收束恢复。

        大量的气泡从触手的前端涌出,将空气中的粒子包裹住,完全真空的状态,彻底让粒子失去活性。

        触手卷着那几颗气泡收缩回拢。

        卢瑟看着手上被压缩之后的满是黑色粒子的泡泡,皱着眉将它们塞进了虚空中。

        这种东西,他准备在条件允许的情况下,好好的研究一下。

        不过现在么,他必须得立刻离开了。

        战斗虽然只持续了很短的时间。

        但想必这里的情况,应该是已经被那座白色尖塔发现了。

        卢瑟甚至能够感受到更多的危险,正在从远方接近。

        从虚空中取了一截之前奈瘟瑟尔猎杀的一只昆虫类诡异生物的躯体丢在原地,至于为什么选择这只昆虫类的躯体,原因则是它的味道,像极了卢瑟前世的臭虫,气息恶劣,非常适合用作伪装现场使用。

        确认了并没有任何自己的踪迹遗留,卢瑟开启模糊隐藏踪迹与气息后悄然离去。

        片刻后,巷道外街道上的马车,快速驶离,朝着城外驶去。

        而又过了大概5分钟的时间,一群穿着白色长袍,眉心镶嵌着半透明白色宝石的人,正站在卢瑟原先战斗的巷道中。

        其中为首的一人,正凝神注视着地上的那只诡异生物的躯体。

        思考着,究竟是什么原因,才导致了一只执法者,失去踪迹。

        毕竟,在他的认知中,强大的执法者,是不可能被这种蹩脚的普通异种干掉的。

        很明显,这具异种的尸体,是有人故意遗留在原地的。

        目的,是为了混爻此处的气息,让他们无从追查。

        ......

        重新回到永夜镇的时候,时间已经是第二天清晨了。

        告别了车夫,恢复了原本容貌,卢瑟提着手提箱,走在大街上。

        看着周围热络的环境,只觉得过去这座小镇,似乎根本就没有经历过血疫那种近乎灭镇的危机。

        没有血疫威胁的永夜镇,可以说是相当宁静、祥和的。

        经过了数个月的修养生息。

        这里的人们,已经重新恢复了过来。

        人类的生命力,除非在面对不可抗力时,才会显得无比脆弱。

        而在有希望的情况下,大都是顽强的。

        就像是岩石峭壁之中的青草一般,拥有着坚韧的品质。

        提着手提箱,站在熟悉的石墩桥上,看着清澈透明的莱茵河水从石桥的下方流过。

        清晰可见的河底,是嬉戏的游鱼。

        远处的街道上,活泼的孩童,正在玩耍着,走街吆喝的小贩,正在推销着自己手中的商品。

        “杰斯!前两天你是不是又偏隔壁的小斯了!?”

        “呜呜呜!”

        “妈妈,你不要再打了!”

        “我都和你说了多少遍了!”

        “那个时候,我真的不是故意要撺掇你走那条街的!”

        “我也不是为了要看什么猎尸者!”

        “还有隔壁家的小斯,他就是个骗子,他是嫉妒我见过猎尸者才那样说的!”

        “啊!”

        “你不要再打了!”

        走过街边的时候,卢瑟偶然听到了屋内一对母子的对话。

        他不禁咧嘴笑了起来。

        侧目朝敞开的屋里看去。

        嘿,熟悉的人儿。

        那对母子还活着!

        母亲的脸上多了一分恼怒与忧,儿子的脸上,多的是无奈与愁。

        轻笑着摇头,眼前所见种种,仿佛血疫才刚发生没多久。

        卢瑟揉了揉太阳穴。

        似乎,确实才过去没多久。

        想想这段时间的经历,这一切,似乎都是如此的匪夷所思。

        “小卢瑟,你回来了啊?”

        “听说你去了大城市生活!”

        “小卢瑟,你在大城市过的好吗?”

        “那里的姑娘漂亮吗?”

        “对了,那里,是不是有那个啊?就是那个?嗯,男人都喜欢去的地方!?”

        “小卢瑟,知道约瑟夫医生去哪了吗?”

        “你不知道,你不在的时候,我们看个病,得跑到隔壁的镇上,多麻烦啊!”

        一些在过去与卢瑟熟悉的人,在见到如今穿着很明显有着城里人味道的卢瑟时,眼中多是感慨。

        老一辈的人,则是询问了一些约瑟夫医生的事,在从卢瑟口中知道约瑟夫医生已经在血疫中去世时,大部分人也是了然的点头,然后感慨一句人生无常。

        年轻一些的人,则大多眼红的看着卢瑟。

        他们对于离开这处偏僻的乡土,去大城市,是怀揣着梦想的。

        但往往,却因为自己的胆怯,而不敢行动。

        如今,见到卢瑟这位被他们以讹传讹,如今传的几乎都人人信以为真,去了大城市打拼的人时,都想着结交一番,顺便有机会的话,让卢瑟带他们出去见见世面。

        卢瑟推脱了一番,步行回到诊所的时候,时间已经趋近中午了。

        熟悉的诊所。

        握着自己离开时亲手锁上的那把已经被灰尘所覆盖的锁,卢瑟心中是百转千肠的。

        掏出钥匙。

        将它插入锁孔。

        “咔嚓”

        推开大门。

        沉封许久的诊所大门,再次被推开。

        熟悉的味道中,多了一丝腐朽的气息。

        空气中多是烟尘,楼梯处,各个角落中,霉菌与蛛网分别占据了各一半。

        卢瑟忽然有些怀念疫病之触。

        它在的话,大概一个多小时,就能清扫干净吧。

        从口袋中掏出奈瘟瑟尔,卢瑟瞅了它一眼,见它一副半死不活的样子,重新又将它塞回了口袋中。

        很显然,让它负责打扫卫生是不可能的了。

        这模样,大概又是消极怠工的。

        “奈瘟瑟尔,今天晚饭吃焖肉,你确定不想动?”

        嗯?

        卢瑟的话音刚落下,只觉得眼前一花,某奈瘟.焖肉.瑟尔,已经相当自觉地用自己的泡泡,开始清理起了诊所。

        整个下午的时间,卢瑟都在大扫除。

        彻底的将诊所清理了一遍,将一些放在诊疗室内的瓶瓶罐罐和档案室中的档案资料,拿出来晒了晒。

        傍晚的时候,卢瑟出门买了一些蔬菜和肉,给自己和奈瘟瑟尔做了一顿丰盛的晚餐。

        吃完饭,奈瘟瑟尔负责收拾碗筷以及清理厨余垃圾。

        卢瑟则是抱着澡盆,走到了诊所外的水井边,提着水桶,开始洗澡。

        带着丝丝温意的井水从头淋到脚。

        熟悉的感觉涌上心头,让卢瑟不由自主的打了个机灵。

        此刻,穿着平角裤,将头发捋到脑后,身体呈现某种奇异姿态的卢瑟,仰头凝视着空中即将没有任何缺陷的月亮,陷入了沉思。

        明天或者后天,大概,就是满月之时。

        到时候,会发生什么呢?

  http://www.abcxs.org/book/100467/543073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