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旧日饲养员 > 115、心悸

115、心悸

        巡夜人小屋,会议室。

        左侧坐着巡夜人小队的队员,他们大都做着自己的事,有抠鼻屎的,有剪手指甲的,有看书的...,他们此时的表情,倒是对刚刚听说的事表现的不是很在意。

        或者说,完全没有当回事。

        右侧则是坐着以凯夏为首的一众从分院逃出来的人,他们神情大都呆滞,眼眶红肿,显然是情绪波动较大,悲伤的情愫弥漫在各自心间。

        卢瑟坐在这一排的最末尾。

        这会,他正双目呆滞的盯着身前的桌子发着呆。

        来到这边后,他就第一时间通知大橘带队去分院周围待命巡逻了。

        此刻,现场的第一视角画面已经被流浪猫小队的一位成员传了回来。

        根据视角的角度来目测,应该是躲在庭院左侧方的一处草丛中的。

        卢瑟借此可以看到此刻的庭院周围,笼罩着大量黑色的迷雾,庭院中则是神魔乱舞啊!

        各种模样奇诡的生物都出来了。

        它们正在以一种极其拗口的语言交流着,大部分有脸生物的脸上,表情是颇为愉悦的。

        当然,一些没脸的生物,也在以一种怪异的动作,表现着自己的愉悦。

        观察了一会,依旧无法确定眼见为实的卢瑟,决定亲自过去瞅瞅。

        毕竟这个时代,除非亲身经历,否则所见一切,并不能够确定是真实的,也有可能是虚幻的。

        他回过神,观察了一会会议室的情况,看起来这个会,一时半会是结束不了的。

        坐在主位上的那位老神父吕贝克,依旧在凝神看着手中的报告。

        这是巡夜人小队的信息部门刚刚传递过来的信息,是关于那只在圣玛丽分院中的怪物的信息。

        “呼”

        他缓缓的站了起来。

        他的动作,立刻吸引了周围人的注意。

        “维克多?怎么了?”

        坐在他身旁的那名光头壮汉立刻焦急的询问道。

        卢瑟摇了摇头,脸上露出了一个勉强的笑容。

        “罗尔德,我没事,就是精神有些不济,我想先休息会。”

        “好,那你先去休息会,有结果了我会告诉你的。”

        “嗯,谢谢你。”

        卢瑟踉跄着转过身,脚步迟缓的走到会议室一侧的沙发上,平躺了下来,缓缓的闭上了眼。

        坐在卢瑟对桌的乔,皱着眉看着躺在沙发上的卢瑟。

        此刻的他,心中正在犯着嘀咕。

        刚刚到现在,这群从分院中走出来的人,都不太对劲,除了维克多以外,其他的人,看起来都有些过于难过了。

        这种悲伤的情绪,已经持续了近2个小时。

        就算是自己用唱跳rap,都不能够让他们开心起来。

        哎,看来我的唱跳rap需要再改进才行啊!

        手指敲打着桌面,心中嘻哈的旋律自动响起,乔开始分心到创作上了。

        至于卢瑟,此刻已经安详的躺了下来。

        他的意识,已经降临到了庭院中的那只遗留下来的三花小猫的身上。

        在离开的时候,妮娜并没有找到它,所以没来得及带走它。

        这会,倒是带给了卢瑟便利。

        毕竟整个庄园外围,都被一层黑雾所笼罩,聚拢了一批小弟的大橘,无法进来。

        所以,黑雾之中的情况,如果不是本身就有这只三花小猫在,卢瑟也是观察不了的。

        有些庆幸自己之前随手的一个小安排,在此刻帮了自己一个大忙。

        卢瑟意识刚刚降临到三花小猫身上,亲身体验之后,立刻就验证了一个自己之前的猜测。

        刚刚所发生的的一切,很明显是被人刻意计划好的。

        庭院中并发生任何的沙化现象。

        依旧和自己离开前,差不离。

        除了,多了一些,模样...

        嗯,让卢瑟想起了过去看过的《黑衣人》系列电影中的宇宙人。

        大致的模样,更加猎奇一些。

        深谙《潜伏》的卢瑟,此刻悄悄的在这边隐蔽的草丛中,挖起了坑。

        仅仅花了三分钟的时间,就挖出了一个等猫身高的小坑,直接趴了进去。

        之后又用爪子扒拉着些土和树叶枯枝,弄了个小土包,将自己《伪装》了起来。

        在不确定那些生物的主观倾向前,卢瑟是不会让这只三花小猫暴露的。

        意识回到本体,会议室内的众人正激烈的讨论着关于深渊的事情。

        卢瑟侧耳倾听着,大致也了解到了一些事。

        老神父吕贝克已经同意了凯夏的建议,他刚刚就已经上报了总部,关于将圣玛丽医院分院中人员安排进入巡夜人组织的事情。

        至于最后的结果如何,具体去哪个部门,哪个岗位,做什么事,就要等待总部的通知了。

        凯夏和索菲亚在刚刚就带着妮娜离开了。

        这会会议室内,人也走了大半,剩下的一些人,则是在议论着关于深渊以及那只怪物的事。

        卢瑟听了个大概,就没有继续关注了。

        因为他感觉自己听到的这些东西,都是凯夏故意暴露出来,让他们这些人听的。

        深渊究竟有什么,究竟要做什么。

        这些事情,只有凯夏自己清楚。

        双手枕在脑后,卢瑟有意识的回忆着从刚刚到现在自己所经历的这些事的细节。

        他在寻找可能存在的漏洞,有哪些地方,是自己需要注意的。

        到底,从什么时候开始,就被凯夏牵着鼻子走的?

        很显然,刚刚从玻璃窗那边通知自己,是早就在她的计划中的,往前推移一段时间。

        卢瑟微眯着眼,想到了第一次治疗的时候。

        凯夏释放的那些迷雾。

        或许,当时,她就已经设计好计划了。

        她这么做,是为了拯救妮娜吗?

        还是说,是抱着一些特殊的目的?

        为了找到妮娜的父亲?

        想得越多,所涉及的面也就越广,所要考虑的事,也就更大。

        卢瑟在脑内经过两轮头脑风暴之后,就放弃了思考。

        实在是想太多,脑壳疼了。

        逐步逐条的将事情分析透彻,简直磨人神经。

        卢瑟决定安稳的等待着事件的后续展开,再根据展开后所发生的事,再做分析。

        嗯,这样一想的话,就简单很多。

        毕竟只需要见招拆招,当然要是对妮娜有益的话,那他也不需要再去多做些什么。

        一小时后,会议结束。

        众人离开会议室后,罗尔德专门找卢瑟聊了半小时,将他在会议中听到的一些事,以及自己的分析告诉了卢瑟。

        卢瑟对此表示了郑重的感谢。

        两人告别,各自回房间休息。

        之后的几天时间,众人都在一种浑浑噩噩的状态中度过,而卢瑟几乎整天都安详的他躺在床上,这就像和那啥似的,有瘾。

        不过,卢瑟的表现,在外人看来,就越显得他有毛病了。

        整天板着一张脸,孤僻,不爱说话,喜欢睡觉。

        这种症状,很明显的自闭加抑郁,当然这个时代,并没有这样的说法。

        这个时代,卢瑟的这种表现,多数被认为是神经不正常,也就是精神有问题。

        不过,索菲亚的检查,却是像众人证实了卢瑟并没有神经疾病,只是,他自身的某些原因,所造成的。

        所以,除了收到一些慰问以外,卢瑟的表现,倒也是逐渐被人接受了。

        五天之后,巡夜人总部传递回了消息。

        吕贝克面容沉静的安排了一场会议。

        会议前半部分,则是讲了一些场面话,譬如勉力众人继续努力工作,加油保持好信心之类的,还有圣玛丽分院的朋友也要注意保持身心健康的良好发展等。

        会议后半部分,吕贝克开始宣读总部关于卢瑟等人的人事安排。

        卢瑟凝神注视着吕贝克,很快,就轮到了对他的安排。

        “维克多.雨果,以见习调查员的身份,加入南丁格尔调查小组,专门负责从事诡异事件的调查与处置工作。”

        卢瑟神情有那么一瞬间是恍惚的。

        这东绕绕,西绕绕,最后绕了一圈,自己又回到了调查员这个身份上。

        这个时候,他是不是要神神叨叨的说上一句。

        “一切,都是命运的安排。”

        好吧,对于自己这个新身份,前格伦特省荣誉调查员卢瑟,表示没有问题。

        反正以他目前的情况分析,只需要咸鱼就行。

        “罗尔德,以见习巡夜人的身份,加入南区巡夜人小组,专门负责从事阿卡姆市夜间的护卫与巡查工作。”

        “以上,是你们的人事安排。”

        “如果有疑问,可以现在提出来。”

        “如果没有的话,现在都带着你们手中的文件,回房间收拾一下行李,然后看一下文件,就去各自的岗位报道吧。”

        吕贝克别有深意的看了凯夏一眼,之后又在卢瑟等人的身上扫过。

        目光停留在卢瑟身上三秒,微微摇了摇头。

        这个年轻人,本来是他看好的,有机会继承他神父衣钵的人。

        但偏偏,遭遇了这件事。

        可惜了。

        不过,自己在刚刚稍微调动了一下他的职位,让他离驱魔人更近一些,也是好的。

        毕竟调查员的包容性比较广泛。

        主业做个调查员,副业也可以替自己兼兼职做一做神父么!

        已经在思考着自己退休生涯的吕贝克,最后满目慈祥的眯眼看了卢瑟一眼。

        卢瑟打了个冷颤。

        刚刚被那位老爷子注视的时候,他隐约嗅到了一股熟悉的味道,是阴谋的味道。

        虽然眯着眼看起来面貌慈祥,但往往也多是这种人,最喜欢算计别人了。

        想想之前的恩里克,皮肤黝黑,带着爽朗笑容,给人的第一印象,人挺不错的。

        要不是自己这段时间给他安排上了24小时猫咪监控,时刻掌控着他的个人动向,卢瑟是一点都不会放心的。

        拿着文件袋,卢瑟起身和另外七位从分院出来的人相互点头致意。

        各自诉说着一些话别与祝福的话语。

        卢瑟拍了拍罗尔德的肩膀,鼓励的说道:

        “罗尔德,你要加油,一年之后,我们一定要替那些惨死在分院的朋友们,报仇!”

        “嗯!”

        “维克多,你也是,加油!”

        罗尔德脸色涨红的看着卢瑟,颤声的说道。

        两人握着手,一个劲的鼓励着对方。

        其余人见此,也纷纷加入到了各自的鼓励之中。

        卢瑟一一和这些人握了下手,且拍了拍他们的肩膀。

        此刻,大致也确定了这七人,应该是和庭院中那些怪异生物,是同一种族。

        毕竟在前三天,他就通过庭院中的三花小猫,确定了伪装成人类的深渊一族的分辨方式。

        当时三花小猫虚弱的猫叫声在草丛中响起时,引起了一众庭院中的深渊族的注意。

        他们纷纷伪装成了人类的模样,来到草丛边,找到了三花小猫。

        卢瑟附身在三花小猫身上,通过不断的踩踏以及猫猫拳,判断出了这群人身上的共同特征。

        手掌处虎口和普通人类相比较,多出了一截凸起的骨骼,以及肩膀上,有一人类有骨头的地方,存在明显的凹陷。

        “各位,一年之后,都要完好无损的回到这边,我们相约报仇!”

        “好!”

        众人应声。

        如此鼓舞人心的一幕,在巡夜人小队的队员面前展现。

        他们纷纷鼓起掌来,表示了对这些年轻人的欣赏。

        真挚的笑容在分院八人脸上流露而出。

        凯夏注视着眼前一幕,脸上虽然是带着微笑,但心中,却是嘀咕着自己那七个小弟的小弟演技倒是越发娴熟了。

        这里,其实就那名和妮娜一同进入分院的叫做维克多的年轻人,是不知情的。

        弱小的人类,是如此的悲哀。

        她注视着那位真挚的和一名伪装起来的深渊族交谈的人,心底忽然冒出了一股难以言喻的感受。

        这种布控大局,掌控一切的感觉,是如此的美妙!

        告别是短暂的。

        留给众人的,依旧是一个沉重的未来。

        回到房间,简单的收拾了一下衣物。

        卢瑟打开文件袋,看起了其中的资料,确定了南丁格尔调查小组的位置后,他就带着那份文件袋,出了房间。

        凯夏等在房门外。

        一双温柔的眸子,正注视着卢瑟。

        “保重,很抱歉,没有能够帮助你彻底解决被污染的问题,但你不要担心,巡夜人总部是已经将你们各自的情况考虑在内之后,才做的安排。”

        “到了那里之后,做好自己应该做的事,相信自己,你是最棒的。”

        鼓励了一番卢瑟之后,凯夏伸出了自己的左手,眼神示意着卢瑟。

        卢瑟此刻,面带羞涩的低着头,将一位年轻的愣头青演绎的活灵活现。

        他不时偏过头看一眼凯夏,眼神飘忽,似是犹豫不决。

        最后在凯夏鼓励的眼神中,伸出自己的右手,和她轻轻一握。

        啧,虎口还真是多出了一截凸起的骨骼。

        虽然细小,常人不易察觉,但卢瑟依旧感觉了出来。

        “加油哦!年轻人,我看好你!”

        声音依旧飘荡在走廊中,卢瑟眯着眼注视着凯夏的背影,似是在思索着什么。

        某个瞬间,凯夏似乎感受到了什么,她忽的转过头,看向身后。

        “噗嗤!”

        明艳的一笑,凯夏脸上似是开了花一样。

        那个年轻人依旧在乐呵的挥着手和自己告别,脸上一副憨憨的模样。

        “大概,是我想多了吧?”

        “不可能的,怎么可能呢!?”

        刚刚那个瞬间,凯夏背上忽然冒起了一阵鸡皮疙瘩,那种感觉,就像是被深渊主宰注视着一般,让她一阵心悸。

        不过,也只是一瞬,片刻之后,那种感觉就消失了。

        应该只是幻觉吧?

        难道是自己这段时间睡得少了?

        精神有些失常!?

        凯夏嘴中嘀嘀咕咕的说着一些要多睡觉的话离开了。

        卢瑟放下手,看着凯夏远去的背影,嘴角一勾,露出了一个莫名的笑容。

  http://www.abcxs.org/book/100467/54225782.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