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旧日饲养员 > 100、解剖课

100、解剖课

        腐烂肮脏、浑身充斥着蛆虫的生物。

        黑布下的笼子中,关着一头食尸鬼。

        虽然外形和卢瑟在永夜镇所见到的那些由血疫转变而成的食尸鬼不太相同,但卢瑟可以确定,那个笼子里关着的生物,就是一头食尸鬼。

        一头活着的,正不断发出咆哮的食尸鬼。

        卢瑟舔了舔嘴唇,眼中闪过一丝莫名的兴奋。

        这是他来到阿卡姆之后,第一次接触到诡异生物。

        并且,是在密斯卡托尼克这所大学中。

        “同学们,现在都安静下来。”

        “我现在要说一些事。”

        “关于保密协议,老同学应该都是清楚的,但最近新加入我们医学系的几位新同学,还不太清楚。”

        “我在这里再重新提一下,稍后请几位新加入的同学自觉地到我这边来领取一份协议,各自签上姓名。”

        ...

        老教授在粗略的说完保密协议的内容后,卢瑟等几名新生就上台签了一份保密协议。

        期间卢瑟近距离的看到了那两名壮汉将装着食尸鬼的笼子搬到了讲桌旁边的一张白色的实验台上。

        “同学们,今天,我们就来观察一下这只食尸鬼的一些生理特征,待会在这节课结束之后呢,我会在你们中抽签决定三位助手。”

        “他们将会在下一节课成为我的助手,帮助我一同解剖这头食尸鬼。”

        老教授的话,让在场的一众学生都颇为兴奋。

        作为医学系的学生,他们接触到临床的解剖课程也是极少的。

        很多时候就是学一些书本上的理论知识。

        所以对于亲手...做助手帮助解剖,他们都是兴致盎然的。

        原本安静的教室,这会又议论纷纷起来。

        卢瑟感受着这熟悉的气氛,眼中流露出了少许的笑意。

        就是这个味道。

        上学的味道。

        不过,他倒是对于做助手解剖食尸鬼没什么特别大的兴趣。

        在永夜镇的时候,当初为了寻找疫病之石,他可是因为频繁的解剖而产生了一种莫名的生理性厌恶。

        就是差点剖着剖着吐出来。

        大概就是得了一种“只要解剖食尸鬼我就会吐的病。”

        这会的他,兴趣缺缺,他的注意力反倒更多的集中在自己手上的课本资料上。

        对于这个世界医学知识的一些理论基础。

        卢瑟是特别感兴趣的。

        所以他反倒是希望多学点死记硬背的知识点,从来而充实自己的知识库。

        笼中的食尸鬼被那两名壮汉提了出来。

        它试图反抗,但它的手脚上,全都被绑着一种特殊材质制成的锁链,束缚了它的行动。

        食尸鬼被绑在实验台上,那两名壮汉将它的手脚全都固定收束死之后,其中一名大汉又从笼子中拿了一个口塞一样的东西。

        他皱着眉,走到那头食尸鬼的边上,在另外一人的帮助下,将那个口塞固定在了食尸鬼的口腔中。

        最后两人悄悄在老教授耳边说了几句话,就退到了讲台的一边,继续做他们的木头人。

        老教授对着他俩点了点头。

        他走到讲台前方,朝两侧伸开双手,对着众学生压了压。

        “好了,同学们,安静下来。”

        “现在,咱们就开始认知食尸鬼的第一个步骤,观察它的生理特征。”

        ...

        枯燥且乏味的生理观察课。

        这是卢瑟的第一认知。

        对于老教授所讲的这些内容,他在永夜镇的时候,就全都发现了。

        他兴致寥寥的看着周围的学生,倒是有些羡慕他们的运气。

        有人讲解,当初自己花了三天时间才弄清楚的东西,他们现在只用了一堂课就全都学会了。

        卢瑟挠了挠头,笑着重新看手上的课本资料。

        他目前正在学习的,是一本叫做《异种繁殖论》的课本,这是卢瑟选择的主课,医学系中的一个分支,异种学的主要教材之一。

        异种学算是密大医学系的一个规模较大的学科,随着异种的出现,越来越多的人类意识到了它们的可怕之处。

        强壮的身躯,诡异的能力,还有各种古古怪怪的生理结构,这些都是人类所没有的。

        密大的创始人在当初创立医学系的时候,就考虑到了这一点,将异种学放在了医学系中,主攻的方向,就是研究异种的存在。

        至于研究异种之后所要做的事,同样分出了许多更细微的学科。

        这里,卢瑟暂时还未做决定,那是大三的时候才需要做的,现在么,卢瑟还是在打基础,多学学一些基础的知识。

        这本《异种繁殖论》中收录了最新的异种学发现,其中提到了卢瑟熟悉的深潜者。

        在这里,人类称呼它为鱼人,同时关于鱼人的例子,这里不单单只有印斯茅斯。

        很多沿海的小村庄都有出现各种鱼人化现象。

        沉迷异种繁殖论的卢瑟,此刻忽然听到了身旁之人的呼唤。

        “同学,同学,教授叫你呢?”

        恍惚之间,卢瑟抬起头,有些茫然的看着教室中的一众人。

        包括那名教授在内,此刻都在看着自己。

        卢瑟有些尴尬,他低下头不由自主的皱了下眉,再次抬起头时,脸上带着一个腼腆迷人的笑容。

        虽说不清楚到底发生了什么,但笑就对了。

        他的这个笑,让大部分教室里的女同学红了脸,眼神闪烁着,似乎各有想法。

        而很多男同学,也似乎想到了某些不可描述的画面,转过头去,跟旁人打听这位同学的姓名去了。

        总之,卢瑟此刻的这个笑容,让一众人完全没了脾气,当然,也包括那名老教授在内。

        “这位同学,下一节课的时候,你就做我的第三位助手吧。”

        那位老教授笑眯眯的点了卢瑟的名。

        “对了,你叫维克多.雨果是吧?”

        “是的,都灵教授。”

        应了声,卢瑟转着手中的笔,突然获得这个机会,让他再次陷入了沉思。

        心说想拒绝吧,他对解剖食尸鬼确实没什么兴趣,有那些时间,还不如多看会书。

        但转念一想又觉得自己直接拒绝是不是会太过让老教授没面子了。

        毕竟是他亲自选的自己。

        自己是要在密大上学的,以后和这位都灵老教授见面的日子还多着呢,不能驳了他的面子。

        卢瑟决定待会就不多过分表现自己就行,默默的做个老实本分的工具人。

        这节课,很快就在同学们热情洋溢的提问以及老教授的解答中结束。

        下课的时候,卢瑟翻阅着手中的《异种繁殖论》,将几个不太明白的地方用笔划出来,做重点标记,这些点都是要等到专门教授这本课程的那位教授上课的时候,再寻找机会提问。

        他的这种自我封闭的学习情况,让他忽略了几名不断从他身边走过,不时瞥一眼他的女学生的复杂目光。

        并且给人一种生人勿进的错觉。

        只是,有些时候,得不到的,越会有人蠢蠢欲动。

        有一名女生在卢瑟身边走过时,不小心脚崴了一下,就要朝着卢瑟倒过去。

        卢瑟好巧不巧的站起身伸了个懒腰,扭了下脖子。

        让那名取巧的女生摔在了地上。

        直到这名女生红着脸在一众同学的瞩目下低着头离开后,卢瑟才重新坐回凳子上。

        对他来说,学生间的友情虽然挺不错的,但这些都不是他需要的。

        他已经给自己在密大的日子,做好了规划—学习与研究,丰富自己的知识库。

        在空余的时候,多去图书馆看看书,要是有可能的话,在密大的犬舍领养一条图书馆看门狗的幼崽是极好的。

        都灵老教授的第二节课开始前。

        卢瑟就跟着另外的一男一女两名同学走上了讲台。

        站在了老教授的身边。

        老教授给他们三人每人都发了一把手术刀。

        “食尸鬼的生理特性你们已经学会了,但在解剖的时候,你们要做的第一部,一定要记住,绝对不能出错。”

        “否则,很可能会让你们陷入危险之中,出了差错,那等待你们的,就是死亡。”

        这两句话,是老教授对着全教室的学生说的。

        他的面色很严肃,很显然,这句话中所蕴含的事实,是非常沉重的。

        卢瑟点了点头。

        他对于老教授的告诫,是认同的。

        食尸鬼这种玩意儿,因为其身体的某些伪.不死性,是很难在正常情况下被杀死的。

        所以,解剖的时候,第一个要取下来的东西,就是食尸鬼的脑袋。

        卢瑟看着老教授熟练的将食尸鬼的脑袋取下来放入一个黑色的罐装容器中封存起来,颇有一种英雄所见略同的感觉。

        “食尸鬼的脑袋,是必须要第一时间取下来的。”

        “这是它身上最具有攻击性的部位,在稍不留神的情况下,就有可能被它挣脱束缚袭击到。”

        “好了,同学们,现在我们取了它的脑袋之后,就可以安心解剖了。”

        都灵老教授调整了一下摆放在试验台上方的一个古怪的蒸汽机器,将它头部的某个像极了摄像头的部位对准了试验台上的食尸鬼的无头躯体。

        卢瑟仔细观察了半天,在看到讲台前方的那个白色帆布大屏幕上忽然出现的试验台上的画面后,才反应过来这是一台投影仪。

        嗯,充满着蒸汽朋克味道的投影仪。

        又是一个船新的发现,卢瑟倒是有些怀疑,这个世界的科学技术是不是已经被拔高到了某个另类的层次了。

        毕竟连高达都做出来了,那是不是说,手机的替代品,也应该早就出现了。

        只是推广的并不广泛?

        有机会的话,卢瑟倒是很想去科学与机械神教再逛逛。

        此刻,卢瑟和另外两名有幸被选上来的人,则是很幸运的站在了老教授的身边,充当助手的角色。

        他们在一众同学羡慕的眼神中,能够近距离的观看这位经验丰富的老教授如何处理解剖时的一些细节。

        卢瑟起初是随便看看的。

        但当他看到这位老教授和他风格迥异的解剖方式时,他忽然来了兴趣。

        现在的他,艺多不压身,多学一门,就多一种面对特殊情况时的应对手段。

        况且这位老教授的手法,和他的手法相比较的话,虽然还是差了一点,但有些地方,还是有能够让卢瑟借鉴和吸收的。

        解剖的过程,是非常完善且详细的,卢瑟除了少有的几次被点到名后才帮那位老教授递上工具以外,大部分的时间,都在充当一名稳重且安静的工具人。

        至于另外的两名被选上的同学,则是没有一点工具人的自觉,很多时候都会不由自主的在老教授集中精神展现解剖技术的时候,打断老教授的动作,并且提出一些莫名其妙的问题。

        或许,他们是太激动了吧?

        卢瑟看着不断皱眉的老教授,以及眼中时刻闪烁着兴奋光芒的这两人,叹了口气。

        果然,太过积极的这两人,很快就被烦的差点心律不齐的老教授给赶下了讲台。

        这两人有完没完了,本来自己的好几次高光时刻都被这两人打断了不说,现在都搞得自己的状态差极了。

        都灵抬起袖子,刚准备擦额头的汗水,身旁忽然出现了一块麻布伸出,很自觉的帮他擦掉了额头上的虚汗。

        他眯着眼,看向身旁这位模样帅气的年轻小伙子。

        嗯,他叫什么来着?

        维克多。

        老教授想了半天,终于从自己的那个充满了大量知识的脑袋的一个小小的角落中,找到了那个可以忽略不计的名字。

        嗯,是个好孩子。

        上来到现在,都不会主动打扰自己,除了在自己叫到三号助手的时候,自觉地把自己最需要的工具递上来以外,做的最多的,就是在自己需要擦汗的时候,相当主动及时的帮助自己擦掉额头的汗水。

        果然自己的直觉是不会出错的。

        像他长的这么正直好看腼腆的孩子,果然是个好孩子。

        都灵满意的点了点头。

        他低头看着试验台上的那头被解剖了一大半的食尸鬼,心中思索着一会要不要给他留一点地方,让他自己动手试试。

        毕竟这么乖巧又自觉地好孩子,现在已经很少见了。

        解剖依然在持续着,教室内的同学们大都屏住呼吸,聚精会神的看着大幕布上的投影。

        卢瑟站在都灵的身边,从始至终都在充当着一位合格的工具人的工作。

        直到,那位老教授在将食尸鬼的一条手臂上腐烂的肌纤维剥离出来之后,他忽然站直了身体用左手拍打着自己的腰。

        “哎呦,我这个老腰,年纪大了,很多时候都觉得力不从心了。”

        “维克多啊,你刚刚站在我身边看了这么久,心中是否已经总结了一些解剖的经验呢?”

        都灵老教授意有所指的点了卢瑟的名。

        卢瑟低着头,嘴角抽了抽。

        心道果然。

        少说多做乖巧的老实人,到哪里都是不容易吃亏的。

        这位都灵教授说这些话,不是明摆着想让他现场解剖一下吗?

        正常的一名新生,对于自己获得的这个特殊荣耀,一定是会非常兴奋的吧。

        短暂的思索之后,卢瑟抬起头,看着都灵教授,脸上再次露出了一个腼腆的笑容。

  http://www.abcxs.org/book/100467/54005683.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