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旧日饲养员 > 99、旁听生

99、旁听生

        “这是一条能够察觉诡异生物的狗。”

        卢瑟在心中给了它一个标签,只是,也只是给了它一个标签而已。

        仔细观察了一阵它的模样,和一条纯种的拉布拉多类似的身形与体毛。

        当然,它也有特殊的地方。

        在发怒的时候,全身隆起的健硕肌肉,以及那张锋利的牙齿。

        真是一条看家护院的好狗。

        卢瑟眼睛发亮。

        他决定在自己到了阿卡姆之后,有机会的话,一定要去密大的犬只中心看看,买一条这样的狗。

        将它养在院子里,这样,自己就可以避免很多麻烦了。

        卢瑟心中思索着,倒是没有在意自己能够通过它的监测。

        当那条狗将那只诡异生物吞下之后,等候在那边的调查员朝着卢瑟招了招手。

        卢瑟身后的一人此刻惊恐的拉着他的手臂。

        卢瑟回头,看那模样,似乎害怕极了。

        “朋友,你不怕吗?”

        那人看着卢瑟,惶恐的脸上,显得颇为紧张。

        “我又不是诡异生物,我怕什么?”

        卢瑟反问了一句,挣开了那人的手,朝着那条狗走了过去。

        刚吞噬完一只诡异生物的大黑狗此刻嘴角仍然残留着绿色的汁液,模样有些骇人。

        它瞥了眼远处的那群脸色苍白,模样惶恐的人类,心中涌起了浓浓的傲气。

        人类也就这样,除了密大的那几个不当人的老家伙以外,它到现在,都没有见到什么正经的人类了。

        嗯?

        那个人身上的气息,有些古怪。

        大黑狗站起身,不断嗅动着鼻子,模样逐渐变得狰狞起来。

        不会错的,不会错的!

        就是这股气息,又是一只不知死活的诡异生物吗?

        只是,某个瞬间,大黑狗眼前忽然恍惚了一下,它看着那个朝自己走来的人类,发现了一些不对劲的地方。

        他的速度被放慢了,但他的动作,却是如此的清晰。

        他正在舔着自己的嘴唇,露出了锋利的牙齿。

        嗯?

        有什么声音正在传来?

        从他的嘴中。

        细细聆听,大黑狗听到了一些不同寻常但又意有所指的词汇。

        “狗肉火锅,红烧狗腿,酱狗腿,闷狗肉...”

        一连串对于狗不敬的词汇,不断的充斥在大黑狗的耳边。

        它赤红着眼,此刻,愤怒在它心中燃烧着。

        但下一秒,当它身体前扑朝着那个人类冲过去的时候。

        那个人类,忽然变成了一个巨人。

        他朝着自己伸出手抓来,世界在这一刻忽然变成了由无数焖肉所构成的诡异世界。

        一股刺入狗子心灵的寒意,让大黑狗不自觉的打了个机灵,它夹着尾巴,呜咽着跑了。

        现实中,卢瑟满面笑容的从那只傻不愣登不断地流着口水的大黑狗身边走过,在众人惊诧的目光中,顺手还揉了揉它的狗头,挺软挺舒服的。

        ......

        阿卡姆市的建筑,有别于格伦特省的蒸汽朋克风格,更偏向于神秘的维多利亚时代的风情。

        总体基调,则是一股偏冷色调的风格,阴暗、昏沉。

        当然,或许是卢瑟来到这边的时候,天气颇为阴沉的缘故。

        天空下着密集的细雨。

        卢瑟下了车之后,随着人流慢无目的的走在街上。

        街道上的行人颇多,他们的脸上,基本都带着生人勿进的表情。

        卢瑟走到街边,低下头,揉了揉脸,让奈瘟瑟尔再次调整自己的容貌。

        再次抬起头时,露出了一张俊朗迷人的脸,有点像年轻时候的小李子,有着一股独特的韵味。

        在车上他想了许久,大致也是想通了许多事,现在的心态也放平稳了许多。

        在格伦特省所经历的一切,就像是一场虚无的梦境一般,显得有些虚幻,不着调。

        所做的事,在他看来,虽然有好的一面,但更多的,却是脱离了他原本生活的轨迹。

        虽说这个世界本身就挺怪异的,但他现在也应该替自己的前途考虑考虑了,总不能一直这样混着不是?

        就目前的情况来分析的话,现在对他来说,是一个很不错的新生活的出发点。

        他将开启一个新的人生。

        当然,人生开启的第一个条件,是先从住开始。

        卢瑟转头看向自己的左侧,在那里,好巧不巧的开着一家房屋中介公司。

        他的脸上,又不由带起一丝笑,这或许就是天意?

        转身走入店内。

        没过多久,卢瑟又从店里走了出来,他的身边,此刻多了一位面带笑容,穿着考究,打扮的很精明的中年人。

        两人有说有笑着等在街边,没过多久,就等来了一辆从街边驶过的公共马车。

        那名打扮精明的中年人招手叫来马车,率先打开车门,对着卢瑟做了个请的手势。

        卢瑟也没多说,对着他含笑点头,先走入了马车中,之后中年人跟上迈步走了进去。

        矫健的黑马在车夫扬起的马鞭下缓缓前行。

        很快就驶入了人群中。

        ......

        德里克街39号公寓。

        卢瑟掀开被子,从床上坐了起来。

        他按部就班的来到窗边,将窗户打开,一阵带着湿气的寒风袭来,卢瑟皱着眉看着天空灰蒙蒙的云层,他在这里住了一周的时间,这一周的天气也没好过。

        拿起窗台上的鱼饵,卢瑟走到放置在窗边的鱼缸旁,投喂了一些下去。

        一群嗷嗷待哺的鱼儿游动着来到鱼饵边抢着食。

        卢瑟看了眼安稳的趴在鱼缸底部,不动如山的克苏鲁,拍了拍手。

        蹲下身打开鱼缸下方桌子的抽屉,从里面拿了一些晒干的小鱼干出来,放到了下方的碗中,又看了眼碗边上空空的猫窝。

        大橘那家伙估计是又跑出去浪了,卢瑟摇头。

        很快他又转身走到床尾,踢了一脚放置在床尾的痰盂,一根头部沾着一些墨绿色液体的短小触须伸了出来,摆了摆手,算是和卢瑟打了个招呼。

        卢瑟叹了口气,走到门口。

        敲了敲那台老旧留声机的机身,很快一首舒缓的轻音乐就自动放了起来。

        走入盥洗室,卢瑟开始洗漱释放。

        片刻后,将自己整理完毕的卢瑟从盥洗室内走了出来。

        换上了一身普通的休闲服,卢瑟将一些课本资料塞进桌上的单肩背包,拿起它后,又环顾了一圈自己的房间,之后开门走了出去。

        整个房间的气氛忽然一滞。

        下一秒,疫病之触载着奈瘟瑟尔飞快的从痰盂中爬了出来,克苏鲁的半个身子已经蔓延到了鱼缸边缘,大橘开了花的脑袋鬼鬼祟祟的从床底钻了出来。

        就连那台老旧留声机所放的歌曲,也有原来舒缓的轻音乐变成了激昂的战歌。

        一群憋了很久的家伙,准备等着卢瑟离开后,开一场派对。

        砰!

        门忽然从外面被打开。

        卢瑟面无表情的站在门口。

        “你们几个,我不在家的时候,老实一点。”

        “记住,现在咱们就是一伙普通的,不要让邻居们发现异常。”

        “我看小食就做的很不错。”

        卢瑟指了指不远处被盖了一层白布,成为了一张肉椅的食尸鬼,表扬道。

        当然,虽然肉椅的中间部位有一根圆柱形的棍状物颇为不妥,但好歹,它还是挺安静的。

        一众不可名状大气不敢出,顿时萎了,它们耸拉着脑袋重新回了自己原来的位置。

        歌曲也悄悄的换回了原本的舒缓轻音乐。

        卢瑟满意的点了点头,重新关上了门。

        这群家伙,从被自己安排的明明白白之后,就变成了这个鬼样。

        卢瑟背靠在门后,听着房间中再次变了样的声乐,轻笑着摇了摇头。

        闹就闹吧,反正他收到的投诉也不时一次两次了。

        总之有奈瘟瑟尔以及克苏鲁在,卢瑟是不会担心它们暴露的。

        而他,如今作为一名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旁听生,自然是要去上学的。

        来到这里的一周时间内。

        卢瑟就把自己的生活安排的明明白白的。

        从吃穿住行,到工作学习,当然,还有他如今使用的化名-维克多.雨果。

        好吧,不是他故意要用这个名字的,纯粹就是在第一天买房,要用签名的时候,卢瑟一瞬间想了很多。

        毕竟他决定要隐藏自己了,那来到阿卡姆时所用的名字,当然也是不能用的。

        而当他在纠结自己的名字时,从那位中介商人的书架上,看到了一本书《悲剧世界》。

        正巧卢瑟想到了一本它的近亲书《悲惨世界》,所以对于他的化名,也有了想法。

        卢瑟也有些庆幸,幸好自己不是第一时间看到的《自然哲学的数学原理》,否则他就要和牛顿大佬撞车了。

        背着单肩包,从三楼一路直奔到一楼,卢瑟走出公寓,看了眼街道左侧正在接近的蒸汽电车,快步走过了街道,站在了站台上。

        缓缓的吐出一口气,卢瑟脸上带着笑,环顾了一圈站台上的人。

        除了比昨天多了一些年纪在30岁左右的女性以外,并没有发现任何异常。

        卢瑟很满意。

        一周的时间,他并没有见到任何诡异生物,开启真视之后,所见到的一切生物,除了自己家中的那几只,全都是人类。

        蒸汽电车稳稳的停靠在站台上。

        “德里克街到了,请下车的乘客从车后门下车,如有上车的乘客,请排队按顺序上车。”

        每次听到这个声音的时候,卢瑟的嘴角都不自觉的抽抽着。

        虽然换了个世界,但味道还是有类似的地方。

        卢瑟朝电车内看了眼,人不算太多,他跟着人群上了车,付了车钱后,走到后门处,扶着扶手站在那边。

        电车缓缓启动。

        卢瑟闭着眼,听着耳边车内众人的讨论声,嘴角轻扬。

        没有人在讨论诡异生物的事情,这里的一切,似乎看起来都是平静祥和的。

        并没有如同格伦特省那般将诡异这种事宣传的到处都是,一切,似乎又回到了神秘的气氛中。

        卢瑟当然不会相信这里没有诡异生物,但阿卡姆市的负责人在处理诡异事件上的行事风格,应该是以保密为前提的。

        普通人并不知晓这些,他们的生活,也只是普通的生活。

        这是卢瑟喜欢的地方。

        他非常享受这种闲适的生活。

        车子在行驶过程中难免颠簸,但...

        站在自己身后的这位30岁左右的小姐姐这么明目张胆的做法,就有些难以忍耐了啊?

        感受着自己背部传来的温软,卢瑟不动声色的朝前挪了两步。

        有什么事就说出来,也不能随便动手动脚不是。

        但,那位小姐姐似乎有些得寸进尺,卢瑟朝前一步,她也往前一步。

        似乎并不想要罢手。

        自己的前面,只剩下一扇关闭着的门,已经退无可退。

        卢瑟在心中叹了口气,男孩子在外面一定要保护好自己。

        如今他也没有办法,只能道一句“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也就放任了那般事的发生。

        “密斯卡托尼克大学到了,有下车的乘客,请从后门下车...”

        卢瑟睁开眼,此刻的他,眼中古井无波,浑身上下透着一股看透红尘的气息。

        没有回头去看自己身后的那位小姐姐,卢瑟径直下了车。

        看着前方的密大大门,卢瑟轻叹了一口气。

        这种事,他在这三天的时间中,已经连续遭遇了几波。

        好在,他身子骨坚强,熬得住。

        走入密大的校园,感受着那扑面而来的青春气息。

        卢瑟仿佛又回到了自己那段青葱的学生生涯。

        哦,现在他也是个学生啊,那没事了。

        走进医学系的公共教室,这里的人,挺多的,只是卢瑟都不认识。

        作为一名花了钱走后门的旁听生,他是微不足道的。

        卢瑟搬了张椅子,找了个偏僻的位置坐了下来,从单肩包中拿出课本资料以及笔记本,端正的坐在那边,等待着上课铃响起。

        至于不断回响在耳边的“他好帅啊!”

        “哇!他真的太帅了!要不要这么帅啊!”

        “他实在是太迷人了!”

        “好想和他谈一场不分手的恋爱!”

        “他的侧颜都是这么迷人!”

        ...

        这类话,卢瑟是无视的,毕竟这个教室,这么多人,自己只是一个平平无奇的旁听生,肯定不可能是在夸他的。

        况且,对他来说,他的目的,就是学好医学,等到凑齐学分,考到这个世界的医学证后,他就可以给自己做之后的职业规划了。

        没过多久,随着上课铃的响起,一名穿着白大褂,面容枯槁的老教授,走了进来。

        他的身后,跟着两名壮汉,其中一名壮汉还推着一辆盖着一块黑布的车子。

        “同学们,安静下来,这周的实验素材已经送了过来,今天我们就重新开展关于异种的解剖与观察学课程。”

        随着老教授的话音落下,那块盖着的黑布,被一名壮汉掀了起来。

  http://www.abcxs.org/book/100467/53985819.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