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旧日饲养员 > 95、小克啊

95、小克啊

        看书的时间,总是过得相当快的。

        疫病之触将收拾妥当的手提箱放到了沙发边上,之后很乖巧的自己跑进了痰盂中。

        卢瑟也没管这么多,他正在翻阅着普利斯的第二本传记。

        这本传记,讲述了他在阿卡姆的所见所闻。

        卢瑟看的很仔细,上面的东西,对他应该是有帮助的。

        他看了大概有十分之一的内容,目前让他感兴趣且应该存在诡异的,是一家名叫圣玛丽的医院。

        据书上所说,那里收容了很多在调查重大事故时,精神出现异常的调查员,以及一些从各地区送来,专门由调查会的超凡者押送的神秘人员。

        普利斯在书中没有详细说,只是用了一小段话来讲述。

        “在转角处,我恍惚间看到了一个模糊而又诡异的身影,那似是撕咬又似是摩擦的恐怖的声音在那间房的门口传来,在那里,关押着一名神秘人员,每到深夜的时候,我总是能够在墙壁上看到那些扭曲蠕动着的仿佛蛆虫一般的生物,我匆匆收拾着清洁工具,在那只可能存在的诡异生物还没有发现我的时候,低着头,默默的离开,尽可能的不去发出声音。每一次,我的后背,都会不自觉的冒起一层密密麻麻的冷汗,我知道,那里,是关押着那些神秘人员的房间,有幸成为一名护工的我,或许,又是不幸的。”

        当时的他,不知是出于何种原因而在那间医院当护工,在书里,他并没有详细说。

        他后续的描写,都是在讲述他在当护工时的,所见所闻。

        那里的病人,都挺有意思的,只要陪他们玩游戏,他们就会给你讲述他们过去的传奇冒险故事。

        之后的一段时间,他也因此碰上了许多离奇古怪的事情。

        甚至在其中某个时间段,不间断的做着一些梦,梦中,他进入了一个神奇的世界。

        当然,这里的梦,普利斯并没有详细描述,只是一句话寥寥概括了过去。

        “我来到了一个神奇的地方,这里存在着许多人类所未知的生物,或许,我可以通过解读这里的某些神秘石碑来发现人类起源的秘密,又或者是找到那些从过去就存在在这片大地上,主宰着这片大地的存在。”

        光怪陆离的传记。

        卢瑟看的津津有味。

        时间很快就到了晚上。

        卢瑟这会正系着粉色的围裙,正在厨房中忙碌着。

        大橘翻着肚皮躺在沙发上,歪着脑袋不知道在想啥。

        克苏鲁默默的趴在餐桌上,用一根触手握着一把刻刀,不断的比对着卢瑟的身姿,尝试着在一块未知石材上使用jo级画风雕刻卢瑟此刻模样的石雕。

        只是,它的艺术风格始终是更偏向现实版的画风,颇有一种米开朗基罗的风格,此刻所雕刻出来的卢瑟模样,也是更偏向大卫。

        卢瑟的身材,也在克苏鲁的刻刀下,显得颇有黄金比例。

        奈瘟瑟尔则是拉着疫病之触正躲在餐桌下面说着悄悄话,不时还会探出脑袋看一眼不远处沙发上的大橘。

        “听好了,为了以后我们能够有更多的肉吃,对那只橘色生物,我们必须采取三个步骤。”

        “第一,在不引起它注意的情况下,要找准它的致命弱点。”

        “第二,在尽可能规避自身风险的情况下,抢夺它爪子下的肉。”

        “第三,敌人的敌人,就是朋友,我们要尽可能的联络克苏鲁老大,虽然祂不太在意最后的包圆,但能拉拢还是要拉拢的。”

        “以上三个步骤,都交给你了,尽快完成!”

        疫病之触耸拉着脑袋,谁让祂是自己的前任呢,它缩成一个球,底部涌出大量触须,朝着餐桌上跑动着。

        它准备先去完成第三个步骤。

        克苏鲁大哥也有很多触手,咱触手也多,说不准自己还是祂遗留在外的子嗣呢!

        只是,当疫病之触溜到克苏鲁身边,刚想和祂呱唧两声的时候,它就被一根忽然从克苏鲁身子底下窜出的触手卷了起来,朝着壁炉边送。

        “在我创作的时候,不要来打扰我!”

        深沉而又充满着气势的声音让疫病之触打了个机灵,后知后觉的它,从克苏鲁的触手中滑落之后,一溜烟的跑到了厨房,趴在卢瑟脚边伸出短小的触须舔舐了起来。

        此刻的它,仿佛身体上冒出了两只耳朵以及一根疯狂甩动的尾巴,就差给它配上“汪汪汪”的背景音乐了。

        最终能靠住的,还是伟大的主人。

        晚餐的时候。

        卢瑟看着一桌子的菜。

        又看了眼此刻正坐在对桌相互凝视的奈瘟瑟尔以及大橘,嗯,奈瘟瑟尔的身体上冒出的那两颗咕噜大的泡泡,卢瑟权当是眼睛了。

        而大橘,则是眯着眼,不断的舔着自己的爪子,时刻准备着。

        无视了它俩的恩怨情仇,卢瑟将目光又放到了趴在椅子上沉迷雕刻的克苏鲁,摇了摇头。

        虽说是伟大之克苏鲁,但看它这模样,有点像一个沉迷娱乐的网瘾少年,就差给它将手里的刻刀换成游戏机了。

        还有直到这个时候,都在自己脚边用触须给自己擦鞋的疫病之触。

        从刚刚到现在,卢瑟大概忙了有1小时多点的时间,这玩意儿,它就没停过。

        看来以后要给它多加点活才行,太闲了。

        纵观整个家,目前最正常的一个,就是坐在他对面的食尸鬼了。

        就是....

        你这和那个留声机老爷子眉来眼去是几个意思啊?

        卢瑟不清楚当初两人在地下室的时候经历了什么,但瞅瞅现在的情况,它俩要是没点啥,卢瑟是完全不相信。

        得了,除了自己之外,这个家都不是正常生物。

        哦,本来就都不是正常生物,那没事了。

        卢瑟拍了拍手,将它们的目光都吸引到了自己这边,之后平静的开口说道:

        “明天我们就要离开这里了,你们在今晚就都准备好,东西该带的就都带齐,这里,或许要过挺长时间才会回来了。”

        听到卢瑟的话,克苏鲁重新进入了雕刻状态,祂的东西都收在了自己的虚空之中,所以不需要准备什么。

        奈瘟瑟尔的脑袋上冒出了一颗大泡泡,祂同样没什么东西要准备的,除了...

        祂将视线重新转移到大橘的身上,这会才发现,它已经不在了。

        此刻的门,却是被开了一条缝。

        橘是无辜的。

        它也不想了,明明才来到这里几天的时间,它才刚交到的几个女朋友,连小崽子都还没有来得及造呢!

        就被通知要离开了。

        弗莱明街区的某处垃圾桶上,橘蹲在那里发出了威猛的咆哮。

        “喵!”

        霎时,整个街区各处传来了一些回应的猫叫声。

        黑夜中的草丛发出淅淅索索的响动声。

        没过多久,五只毛色各异,身形修长的母猫就从草丛中钻了出来,它们来到橘的边上,不断的用脑袋蹭着橘威武的身躯。

        刚来到这边就赶跑了原来住在这里的公猫,成功获得这个片区所有母猫拥拓的橘,展示了它的另一面。

        要是卢瑟在这里的话,一定会对它竖起大拇指。

        你牛批,货真价实的种猫。

        别墅内,听到屋外不时传来的猫的妖娆的叫声,卢瑟看着开着一道缝的门,似乎想到了一件事。

        自己养的橘猫,好像是一只公猫。

        公猫不去势的话,似乎对它的身体不太好。

        要不要选个时间,给它阉割一下呢?

        正在不断的发散着雄猫魅力的橘,此刻忽然浑身打了个哆嗦,一股恶寒从它的背部冒起,它的小鱼儿顿时就没了力。

        晚餐结束之后,今晚的包圆交给了奈瘟瑟尔。

        祂心满意足的将那些剩下的食物,打包收进了自己的虚空之中,准备晚上疲惫的时候补充体力用。

        疫病之触正在负责打扫卫生,清理厨余垃圾,顺便收拾碗筷。

        卢瑟给壁炉中添了点柴。

        感受着重新散发暖意的壁炉,满意的点了点头,躺到了沙发上。

        这个时代,没有什么娱乐项目。

        卢瑟反而更愿意待在沙发上看书了。

        只是,没看多久,克苏鲁就主动来到了他身前的茶几上,举着一块未完成的石雕。

        “伟大的存在,我是否能够耽误您一些事情,请求您的指导。”

        卑微而又郑重的话语,以一个充满着磁性的嗓音说出。

        卢瑟诧异的看着茶几上的克苏鲁。

        自从收服它后,它似乎就没有表现出来过任何异样。

        从始至终都沉浸在自己所雕刻的那九块石雕中。

        看它现在的模样,似乎,是悟到了一些什么?

        然后准备自己开始尝试了?

        卢瑟点了点头,反正他没什么事做,教教它也无所谓。

        放下书,从克苏鲁的手中接过刻刀,拿过那块未完成的石雕,先是看了它一眼,之后有些疑惑的问道:

        “小克啊,你准备雕什么呢?”

        这位存在对于自己的称呼,克苏鲁并未有感到任何的不时,在祂记忆中,人类只有在对亲近之人时,才会使用类似的称呼。

        所以这位存在的化身这样说,是好事。

        “是您。”

        克苏鲁的回答,让卢瑟一愣。

        他显然是没有想到的,因为他手中这块未完成的石雕,怎么看怎么就像是大卫呢!

        就连那肌肉线条雕刻的也几乎是小号的仿制品。

        并且,他的身上,还是没有衣服的。

        啧。

        难道我在你的眼中,是秃的吗?

        卢瑟瞅了克苏鲁一眼,忽然又将石雕以及刻刀还给了它,之后走到那台老旧留声机旁,将食尸鬼带了过来。

        “看到它了吗?”

        “现在交给你一个任务,将它雕刻出来,以你最擅长的方式,将它雕刻出来。”

        “它现在就是你的模特了。”

        卢瑟边说边让食尸鬼做了个健美先生的动作。

        “嗯,保持这个姿势,这也是对你的一种锻炼。”

        “好了,小克,当你能够将它的外形在石雕上完美还原的时候,我会教你我那种雕刻手法的。”

        “是。”

        深沉的声音中仿佛携带着一股莫名的颤动。

        克苏鲁很兴奋,此刻内心的愉悦值简直要到达顶峰。

        因为这位伟大的存在,已经决定要将祂的手艺,交给自己了。

        而自己所要做的,只需要将眼前这只蠢弱的食尸鬼完美的还原在石雕上。

        卢瑟看着充满着干劲的克苏鲁,满意的点了点头。

        从目前的情况分析的话,克苏鲁应该是一位技术宅,而非网瘾少年。

        他斜睨了一眼那位留声机老爷子。

        目前就属他来历最为神秘,并且是不属于他自己这个阵营的。

        所以,还是不能够让食尸鬼和他走的太近。

        毕竟食尸鬼的驯服,并没有用到系统,而是卢瑟依靠自身的魅力,将它收服的。

        所以,保不准有个万一。

        谁知道这个老头,有没有存着什么歹心,表面看起来慈眉善目的,心底不知道真假。

        这个世道,人心叵测,就连变成诡异生物的拥有人类意识的东西,都是需要提防的。

        他重新躺到沙发上,看起了书。

        没过多久,敲门声响起了。

        “大人,我是提莫,我代表头儿来邀请您。”

        卢瑟换了件灰袍,看了眼沉迷雕刻的克苏鲁,走到痰盂边将奈瘟瑟尔从里面捞了出来,塞到了口袋中,

        今天就抓它当壮丁吧。

        门外,忐忑的等待着的提莫,在见到门开的那一刻,是激动的。

        毕竟这位大人的强大,他可是深有体会的。

        要是他能够加入眷属者的队伍,那实在是太好不过了。

        卢瑟瞥了眼提莫,今天的他,穿着一件得体的宴会服饰,模样看起来有些像小大人。

        而在庭院外的街道上,停着一辆马车,马车上的两人,杰诺以及艾米莉亚,也穿着盛装。

        卢瑟看了眼自己身上的灰袍,总觉得有些不对劲。

        “咳,大人,头儿是邀请您参加一场晚宴的,如果可以的话,您...”

        提莫的话说到这边,忽然就顿住了,因为他觉得再说下去,就有些不太好,大人物总是要面子的。

        卢瑟平静的点了点头,重新走回了屋内。

        翻找了半天,最后找了身自己之前在揍斐济的时候,从一家男性成衣店顺的西服。

        纯黑色的西服,并没有凸出的地方,卢瑟穿着倒也合身。

        将自己的头发捋到了脑后,模仿着前世他看过的一部动漫中发胶手蓝染的发型给自己整了整。

        一切准备就绪,卢瑟顺手将黑箱以及一些武器放进了虚空中。

        晚宴,如果有守卫检查的话,是不方便携带武器的。

        最后将奈瘟瑟尔放到内衬里后,卢瑟跟着提莫上了马车,朝着宴会场地去了。

  http://www.abcxs.org/book/100467/5393315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