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旧日饲养员 > 94、眷属者

94、眷属者

        真视以及心灵掌控全开。

        卢瑟的心情很平静,平静到没有任何的波澜。

        袖珍左轮枪不是何时已经被他握在手中,枪口对准着窗口的那个名叫艾米莉亚的女性傀儡。

        “想要从那边偷偷袭击我吗?”

        “你手中的那把匕首,下一秒会从右侧穿过我的脑袋,对吗?”

        “哦,被我说中了吗?”

        “怎么?”

        “又想让那个叫杰诺的从左侧袭击我?”

        “嗯嗯,我猜猜,你是准备用他手上的那把锤子?”

        “哦,不敢动了吗?”

        “要不你动动看啊?”

        “啧,我可真是怕死了呢。”

        卢瑟步履平静的朝着右侧窗口处的艾米莉亚走了过去。

        随着卢瑟的前进,那个叫做艾米莉亚的女性傀儡,正在不断的后退着。

        直到退到碎裂的窗玻璃处,被碎玻璃扎破腿脚手掌,都没有任何察觉。

        此刻的她,苍白的脸上,布满了密集的汗水,看着那从阴影中走出来的人类,感到莫名的恐惧。

        “咔嚓。”

        扣动扳机。

        左轮枪的枪口,顶在了艾米莉亚的脑袋上。

        “喂,那个谁,你出不出来?”

        “要是你在的话,吱一声。”

        “虽然这人是你操控的傀儡,但她好像也不完全是傀儡吧?”

        “要是我杀了她的话,你会心疼吗?”

        没有任何感情的问话,卢瑟眯着眼,平静的看着门口处。

        气氛一下子沉寂了下来,许久之后,门口处忽然传来了“吱”的一声。

        听到一丝熟悉的声音,熟睡的橘耳朵动了动。

        它忽的睁开眼,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

        在那里,似乎有个模糊的身影正在朝着屋里走来。

        它身子一翻,从毯子上坐了起来,缓缓的将身子压低,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匍匐前行着。

        作为一名黑夜猎手,橘深知“潜伏”的重要性。

        出其不意的发起攻击,在敌人还未反应过来之前,一口咬住敌人的脖颈,再将自己的口水注入敌人体内。

        那样,食物就只会属于自己了!

        悄悄地,悄悄地打枪的不要。

        在靠近敌人只剩下5米远的时候,橘突然发起了攻势,朝着那人橘跃冲顶。

        它张开了自己锋锐的牙齿,发出了威猛的咆哮。

        “喵?”

        “是谁?”

        “拎住了我命运的后勃颈!”

        随着“啪”的一声,壁灯的开关被打开。

        橘侧头看了眼提着自己的那个可怕人类,又看了眼站在自己身前的那个小不点,此刻有些尴尬的做划水状。

        大大的脑袋秃噜了一块,耸拉着头。

        它是一只热爱和平的橘,这会正在学习如何在水中捕捞水老鼠。

        根本不是什么突击失败。

        卢瑟眯着眼将大橘重新放回到沙发上,这才转过身看着站在门口的那人...

        人?

        嗯?

        卢瑟低下头,俯视着那人,大约只到他的腰部,是个小男孩,一脸厌世的模样。

        之后,他又将注意力放到了身旁被自己用枪口顶着脑袋的艾米莉亚。

        是个身材丰腴的美妇人,穿着一件黑色的皮质紧身衣。

        而她右手边的那个叫做杰诺的人,则是一个瘦高个,戴着一副无边眼镜,模样看起来平平无奇。

        “你和我过来,另外两个在日出之前帮我把破损的地方修好了。”

        卢瑟用枪口指着那个小男孩,开口命令道。

        那两人将目光转移到小男孩身上,小男孩无奈的耸了耸肩。

        “都听他的,我也不是他的对手。”

        卢瑟满意的点了点头,提着那个小男孩的衣襟,将他拎到了沙发上,而他自己,则是坐到了他对面的沙发上。

        “好了,可以说说你的目的了?”

        卢瑟靠躺在沙发上,一只手撸着大橘,另外一只手随意的摆放着。

        “你妈妈应该和你说过吧,不能随意打扰别人睡觉?”

        “乱闯别人的家,可是会被打的。”

        “切。”

        “我可没有什么妈妈,从有意识起,我就住在了修道院。”

        “我叫提莫,是一名眷属者,很抱歉这位未知的强者,打扰到了您的休息。”

        名叫提莫的小男孩从沙发上站了起来。

        他伸出左手,握拳放到了自己的右肩处,对着卢瑟行了一个古怪的礼仪。

        “嗯。”

        卢瑟点了点头,算是承了他这份道歉。

        “我在躲避制裁者的追踪,很抱歉误闯到了您的家中。”

        提莫的下一句话,透露出了他的目的。

        虽然不清楚真假,但他提到的制裁者,卢瑟才在之前见过,是一种榆木脑袋。

        不过为了保持神秘强者该有的态度,他只是平淡的哦了一声,算是表示自己知道了。

        只不过,卢瑟这样的表现,倒是让提莫摸不透他这人了。

        眼前这个浑身充斥着颓废味道的撸猫男人,居然会是一个未知的强者,他是万万没有想到的。

        毕竟哪一个强者会和这人这样随便睡在沙发上,还养着一只农夫才会饲养的杂交猫啊!

        “嗯,如果我只是一个普通人的话,是不是就被你喂了你那两只傀儡了是吧?”

        卢瑟的一句不经意的问话。

        让提莫的心脏忽然疯狂跳动起来。

        这是在面对大危险的时候,身体才会给出的反应。

        这是一个绝命的问题!

        提莫强忍着逃跑的冲动,咽了咽口水。

        眼前这个男人,实在是太可怕了...

        “不...不会的,我只会弄晕房屋的主人,然后找些吃的。”

        “用人类来饲喂,太过骇人了一些。”

        “嗯。”

        卢瑟平静的点了点头,之后就没再说什么话,坐在沙发上,平静的撸着猫的同时,将那本被自己当做枕头的书拿起来,继续看了起来。

        而坐在他对面沙发上的提莫,却是感觉自己的屁股底下扎满了刺针。

        坐也不是,站也不是。

        此刻急的满头是汗。

        这个男人,实在是太恐怖了!

        虽然他什么都没有说,甚至只是在看书和撸猫,但他全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气势,甚至要比头儿还要恐怖。

        他绝对是一个超级可怕的男人!

        要是有机会从这个屋里出去的话,以后,绝对绝对不能够再来这边了。

        提莫在心中暗暗警告着自己。

        许久之后。

        当提莫全身都是汗,快要虚脱的时候,杰诺和艾米莉亚终于是把破碎的窗户以及大门给修好了。

        好险,算是完成了。

        “内个,这位大人...”

        “您看...”

        “我们是不是...”

        提莫谦卑的站在卢瑟身前,一副想说又不敢说的样子。

        卢瑟抬起头看了他一眼。

        忽然又开口问道:

        “你们眷属者都是和你一样携带着一些异种的吗?”

        “是的,大人。”

        “我们都是和它们达成了共生仪式,能够使用它们部分的能力。”

        “哦。”

        卢瑟点了点头。

        难怪制裁者要攻击他们了,原来和自己差不多啊。

        “那这么说来的话,我似乎也是眷属者。”

        眷属者的出现,让卢瑟意识到这个时代,隐藏在黑暗中的一股力量。

        或许,这是一股他可以利用的力量。

        “大人?”

        “您?”

        “嗯,等下。”

        卢瑟将书放在沙发上,在提莫的注视下,走到地下室门口,敲了敲门。

        没过多久,随着一声兴奋的咆哮声从底下传来之后,又是一阵急促的奔跑声接近了地下室的门口。

        卢瑟站起身朝后退了两步。

        很快,随着地下室的门发出嘭的一声。

        一头身形高大近4米左右的高大类人型生物,就从地下室跑了出来。

        修长的身形,健壮的肌肉,以及那浑身都充斥着各种锋锐的武器的骨骼,还有,它背部的那根棍状物体。

        提莫只觉得一阵头皮发麻。

        而卢瑟看到如今的食尸鬼,同样是有些诧异的。

        它的成长,似乎进入了一条快车道。

        随着卢瑟不断的将收集到的一些诡异生物的尸骸喂给它吃,它的进化正在朝着一条未知的道路越走越远。

        “这.....”

        提莫的牙齿都在颤抖。

        虽然眼前这只生物有些像食尸鬼。

        但它浑身上下所散发出来的气势,怎么可能是食尸鬼那种弱小的生物啊!

        这位大人居然也是眷属者!

        提莫的心脏砰砰直跳着。

        对于他们这群游走在黑暗之中的眷属者来说,能够多一位神秘强者的同胞,那是再好不过的。

        他们都是一群不幸之中的幸运者。

        来到这个世界,遭遇多种磨难,最终在濒临死亡之前,和异种签订仪式,成为眷属者。

        虽然活了下来。

        但他们,已经不被世人所认可。

        即使他们所做的事,都是在帮助世人,但终究,他们不能再以光明正大的身份行事。

        只能小心的隐藏自己的身份,隐蔽在人群之中,做一些偷偷摸摸的事。

        “呼。”

        “如果大人您不介意的话,我会将您的信息交给头儿,您以后就是我们的家人了。”

        带着莫大的勇气,提莫看着正在揉着那只强大生物脑袋的卢瑟,小心的开口说道。

        “嗯,可以,不过我可能会在两天之后离开格伦特省。”

        卢瑟给予了肯定的答复,但限定了时间。

        毕竟,他的目的,是为了接触眷属者,有可能的话,将这股势力,收到自己手下最好。

        同时,为了让对方的头儿能够来见自己一面,卢瑟也将时间限死了。

        毕竟按照正常他在小说中看到的流程,这种行走在黑暗中的实力观察人的时候,都是偷偷摸摸躲在暗中观察的。

        等到观察了一段时间才会去接触。

        即使卢瑟所表现出来的实力挺强的,但作为一个成熟稳重的领头人,在考虑周全的情况下,肯定是不会像提莫那般拍脑袋就决定事情的。

        所以给他限死时间,是为了让那人来见自己。

        假如他真的人手不够的话,一定会来的。

        至于不来的话,那对卢瑟来说,也没有什么损失。

        毕竟只是一件突发事件,是不会影响到他后续的计划的。

        ......

        第二天清晨。

        卢瑟起了个早身,去了趟调查会。

        除了领取这次任务的报酬以外,顺便调阅了关于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资料,同时也询问了辞职的可能性。

        经过窗口小姐姐的一番解说。

        卢瑟倒是放弃了辞职的打算。

        调查会荣誉调查员的名头,是终身制的。

        即使卢瑟辞了现在的工作,他档案上的资料中,终究是有着一份沉甸甸的调查会荣誉调查员的名头。

        并且,荣誉调查员的好处,是无形的。

        比如坐车可以半价买票等等,甚至调查会的委托任务,对于卢瑟来说,只是想接和不想接的问题,根本就没有强制措施。

        也就是看卢瑟愿不愿意。

        不过,监察部门成员的名头,卢瑟是放弃了。

        他没有那个闲工夫陪那个要找哥哥,找到现在似乎把事情都忘了的蠢家伙玩。

        出了调查会,卢瑟又去了趟黄昏酒馆。

        不过黄昏酒馆的门关着,门上挂着个休业的牌子。

        也不知道斐娅四兄妹去哪了。

        对此,卢瑟倒是没有特别的在意,反正他们的父神在自己这边,总归是跑不了的。

        剩下的时间。

        卢瑟又去了趟科学与机械教会,依旧是上次那个热情的导购小姐姐。

        补充了一些子弹,顺便将加特林和左轮手枪都做了保养,卢瑟这才心满意足的离开。

        晚些时候,卢瑟又拎着一些水果去了趟调查会特别医学院。

        哈莉和她的爷爷依然在接受着治疗,还有在另外一个房间,卢瑟也见到了薇薇安和她的父亲。

        他们都是一群可怜人,幸好有蜜拉的医学研究。

        卢瑟和蜜拉聊了半天关于学术上的研究之后,又和她询问了一些关于密斯卡托尼克大学医学系的事情。

        蜜拉给卢瑟写了一封信,让他在到阿卡姆之后,就带着那封信去敦威治街108号,找一个叫乔治的退休医生。

        卢瑟自然是欣喜的。

        事情准备的差不多。

        在通过夏盖虫族联系了一下伊丽莎白后,卢瑟就让疫病之触帮自己去收拾东西了。

        而他自己则是窝在沙发上看普利斯留下的书。

        这些书都挺有意思的。

        大都讲述了一些他人生中的遭遇以及游历。

        里面所描绘的天地,相当宽广。

        如果以格伦特省为例来比较的话,格伦特省只是一粒米,而这个世界,是整整一缸的米。

        世界之大,我想去看看。

        这是普利斯在自己的第一本传记中所留下的最后一句话。

        卢瑟点头表示了对他这句话的认可。

  http://www.abcxs.org/book/100467/539169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