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旧日饲养员 > 92、夜魇

92、夜魇

        晚上的酒馆,重新热闹了起来。

        早上被自家婆娘拖回家的酒客们鼻青脸肿的又跑了过来。

        他们不想错过有大人物请客喝酒的机会。

        卢瑟支付了他们今晚的酒钱,并且尝试着融入到了他们之中,和他们打成了一片。

        紧绷的生活,是需要短暂的放松的。

        长期压抑沉重的情绪,在今晚得以释放。

        晚些时候,酒馆内已经醉倒了一地的人。

        卢瑟喝的微醺,拿着酒杯,出了酒馆。

        恬静舒适的乡村风景。

        犬吠、鸡鸣还有一些不知名的鸟叫。

        高大的苍柏之树上,茂密的枝叶“沙沙”作响。

        坐在一块岩石上,吹着夜风,卢瑟咕咚咕咚的大口喝着甜中带着一丝苦味的劣质麦芽酒。

        没有血疫,没有诡异生物,没有任何烦恼。

        直到这一刻,他才恍惚的觉得,自己真正的生活在这个世界。

        这是他本该有的生活。

        也是普通人该有的生活。

        之前所遭遇的一切,都是如此的不真实,虚幻。

        但,很多时候,知道的越多,所要面对的,就会更多。

        他想就此停下脚步,停留在这个宁静而又气氛静谧的乡村之中,有一处住宅,养一只橘猫,做一每日早出晚归的农夫。

        休闲时光可以喝喝酒,聊聊天。

        再娶个婆娘,悠然自得的过完一生。

        但,终究也只是他想。

        他所遭遇的一切,注定了他无法停下脚步。

        不过,换个身份,隐居在人群中,做一个普通人,也未尝不可?

        卢瑟想到了之前苏珊和自己说过的密斯卡托尼克大学。

        这个世界,同样是有着大学的。

        想来那个叫做阿卡姆的城市,应该是一处学术相当发达的城市吧?

        在见识到了蜜拉的医疗技术之后,卢瑟心中燃起了一丝进修的火焰。

        万一,万一自己以后还有回去的机会。

        那现在学习一些这个世界的医疗技术,或许一些本来不可治愈的疾病,在自己回去后,运用这些新型的技术,就能够治愈了呢?

        此刻,前世身为医生的使命感与责任心,再次在卢瑟心中升腾而起。

        他的本质,终究还是一名医生。

        哪怕现在作为调查员活跃在处理重大事故,调查诡异事件之中,从始至终,他所热爱的职业,还是医生。

        “咕唬--”

        怪异的鸣叫在夜空中响起。

        卢瑟抬起头,看到的,是一群正在朝着墩威治乡西侧的牧场飞翔的黑色鸟类。

        它们的身躯修长,全身覆盖着一层漆黑的羽毛,几乎与夜色重叠。

        “是夜鹰。”

        德维尔的声音从身后传来,卢瑟侧目望去,同样喝的满脸通红的德维尔,这会正拿着两大杯麦芽酒,朝自己走来。

        “卢瑟,你是我见过的最豪气的客人。”

        “吸引夜鹰的,往往是死亡。”

        “今夜注定是不平静的,和我回去吧,我要早些关门。”

        “晚上的时候,听到敲门声,一定不要去开门。”

        德维尔的提醒,让卢瑟眯起了眼。

        “为什么要这么说?”

        “德维尔,你们这里以前是有发生过什么事吗?”

        “是夜魇。”

        “那是一种类似蝙蝠的怪物!”

        低声的话语,在夜色中响起。

        不知是德维尔刻意压低声音,还是他本身就不敢大声说这个名词。

        “那要从我祖父那个时代说起了。”

        “悠久的墩威治乡,原本是一处宁静祥和的小镇,这里凭借着优美的风景,吸引了大量的游客。”

        “直到40年前的那个夜晚,来自群山之中的夜魇,袭击了这座小镇。”

        “只有极少数的人存活了下来,他们大都搬到了新建立起来的墩威治小镇,剩下我们这群恋家的人,留在了这边。”

        “只是,夜魇很少会出没,大多时候都是在夜间行动。”

        “只要,在晚上不出门,就不会遭到它们的攻击。”

        “回去吧,卢瑟先生。”

        德维尔的故事,讲完了。

        卢瑟喝了一口麦芽酒,脸上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容。

        “那里,是老沃特雷的家吧?”

        “是的,一定是那个老黑巫师又在搞什么诡异的召唤法阵了。”

        突兀的,此刻一阵寒风吹过。

        德维尔裹了裹自己的外衣,他忽然觉得身后一阵寒气传来,下一秒他只觉得自己的身体,似乎是飞了起来。

        但偏偏又没有感觉到什么重量。

        意识消失之前,他看到了一具熟悉的无头尸体,缓缓的倒在地上。

        卢瑟的脸色在德维尔被那只怪物杀死后,变得难看极了。

        他一抖袖子,左轮枪直接到了他的手中。

        扣动扳机,抬起手臂,卢瑟的脸色,前所唯有的冷冽。

        他直视着不远处的那只怪物。

        身形高大,浑身漆黑,有着鲸鱼般光滑而又油质的表皮,它的狭长的脑袋上,长着的一对朝内弯曲的尖角。

        它有着一对蝙蝠的翅膀,此刻正收敛在身子两侧。

        它的手丑陋而又狰狞,此刻手中正拎着一颗脑袋。

        一条长有倒钩的尾巴此刻像鞭子一样甩来甩去。

        “该死的!”

        咒骂了一声,在那只怪物将德维尔的脑袋扔向自己的时候,卢瑟朝着左侧开始跑动起来。

        手中的左轮枪连续对着那只怪物的脑袋开了数枪。

        除了第一枚子弹成功击中那只怪物的身体以外,其余的子弹,都被它的翅膀挡住了。

        一轮子弹结束后,那只怪物扇动着翅膀,低空掠向卢瑟。

        “淦!”

        此刻重新装好子弹的卢瑟,环顾了一圈左右的建筑,朝着右侧的一处堆积着的草堆冲了过去。

        夜魇的挥舞着爪子从低空掠过,它的攻击目标是卢瑟的脑袋,它试图摘掉那个人类的脑袋。

        两者在柏树前的空地上交错而过。

        卢瑟在夜魇的爪子即将触碰自己脑袋的时候,身子一矮,瞬间倒地一个滑铲朝着右侧方滑动过去的同时,手中的左轮枪朝着那只怪物的后腰处连开数枪。

        夜魇的后腰处被子弹命中,溅起大量血花,它发出了一声凄厉的尖叫,身子晃动着想要从前方的屋顶处逃离。

        卢瑟看着此刻夜魇的模样,收起左轮枪,双手一挥,两把短刀瞬间出现在他手中。

        站起身,他快速的朝着前方的草垛跑了过去。

        左脚猛地发力,他一跃而起,跳上了草垛,之后在草垛上再次发力,腰部肌肉扭动之间,释放出了庞大的力量。

        右脚再次发力,扭转着身体,跳上了这处屋顶。

        他再次朝着前方歪歪扭扭朝前飞去的夜魇,深吸了一口气,开始狂奔起来,朝着那只受伤的夜魇冲了过去。

        似乎是感受到了身后危险的袭来。

        夜魇回过头发出了一声尖叫,翅膀闪动的频率更快了一些,它试图朝着更上方飞去。

        杀了人还想跑?

        卢瑟岂会让它得逞。

        他在距离夜魇还有近2米的时候,左脚再次发力,踩碎了屋顶上的几块瓦片,身体高高跃起的同时,手中的两把短刀在月光的照耀下散发出了阵阵寒气。

        “吱!!!”

        随着一声痛苦的惨叫。

        飞龙骑脸般,卢瑟整个人都坐在了夜魇的身体之上,手中的两把短刀深深的刺入了夜魇的头颅之中。

        嘭!

        夜魇掉落到了地上,不断挣扎着,它的尾巴甩动着试图刺向卢瑟的后脑。

        此刻全开着心灵掌控的卢瑟想也不想,左手抹到腰侧,将自己的短剑拔了出来,头也不回的一剑将夜魇的尾巴砍了下来。

        之后携带着挥砍之势,短剑直直的刺入了夜魇的头颅中。

        “吱!”

        夜魇发出了最后的哀鸣。

        而此刻,酒馆内一些还未完全醉倒的农夫在听到屋外的动静后,才刚刚晃晃悠悠的走出来。

        在见到门口的那具无头尸体时,他们揉了揉自己的眼睛。

        在看清不远处的那颗熟悉的脑袋时,他们浑身颤抖了起来。

        最后再看见不远处空地上的那头怪物的时候。

        尖叫声响彻了整个墩威治乡。

        ......

        午夜12点的钟声响起的那一刻。

        本来是墩威治乡一众居民处在梦中的时刻。

        但今天晚上所发生的事,却让大部分人都清醒了。

        幼小的孩童,钻在父母的怀中,一脸惶恐的看着同样满脸恐惧的父母。

        年老的人,透过窗户的缝隙,看着那群高高盘旋在夜空中的夜魇,眼中透露出了浓浓的恐惧。

        这一刻,仿佛又回到了40年前的那个夜晚。

        同样的,一大群夜魇在高空盘旋着。

        它们肆意的杀戮人类,掠夺人类的牲畜。

        “黑夜女神啊!”

        “如此仁慈的您,为何要豢养这样一群怪物呢?”

        “还请您保佑我们吧。”

        酒馆外,卢瑟的手边,放着自己的黑箱。

        黑箱上,克苏鲁正慵懒的趴在上面打着哈欠,祂不时的看一眼高空中盘旋的那些夜魇,眼神,似乎是在瞅着小甜点。

        卢瑟正在将德维尔的脑袋重新缝合上去。

        虽然他人不幸遇难了,但卢瑟还是在尽可能的做自己该做的事。

        保持身体的完整,是一件相当神圣而又庄严的事。

        最后一针缝合结束,卢瑟朝着躲在酒馆边缘的两名农夫招了招手,示意他们过来将德维尔的尸体搬回酒馆中。

        那两名农夫看着在高空盘旋的夜魇,不断的吞咽着口水,似乎有些害怕。

        卢瑟摇了摇头,从口袋中掏出了四枚先令,放到了德维尔的身上。

        意思已经很明显,将尸体搬回去,钱就是你们的。

        贪婪的农夫,终究熬不过内心的欲望,咬着牙从酒馆内跑了出来。

        他们快速的收好钱,抬起德维尔的尸体,就朝着酒馆跑了过去。

        而注意到这一幕在高空盘旋的夜魇,自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机会。

        它们成群结队的朝着那两名农夫发起了攻击。

        卢瑟眯着眼,一脚蹬在黑箱上,将它提起的同时,一把拉开,从里面将加特林拿了出来。

        “咔嚓嚓...”

        子弹连接完毕。

        卢瑟将枪管对准了那群冲来的夜魇。

        “你们这群畜生,尝尝吧,子弹的盛宴!”

        哒哒哒哒哒哒哒!!!!

        喧嚣的子弹,在黑夜中,奏响了一曲烟火的小调。

        不断有夜魇被击中身体,子弹穿透了它们的身躯,穿透了它们的脑袋,穿透了它们的心脏。

        没有不死之身的它们,并非不死物。

        凄厉的尖叫声中。

        它们在失去了少部分同伴后,放弃了袭击。

        那两名此刻已经被吓到裤裆冒水的农夫,惶恐的抱头站在原地。

        卢瑟瞥了眼他们,猛地吼了一句。

        “快进去!蠢货,关好门!”

        听到卢瑟的吼声,那两人重新回过神来,满脸羞愧的重新抬起德维尔的尸体,朝着酒馆中跑了过去。

        嘭!

        门被关上。

        卢瑟呼了口气。

        碍事的人,已经走了,他也就没什么顾虑了。

        看着在高空盘旋着朝着西侧牧场飞去的夜魇。

        卢瑟左手提着加特林,右手将黑箱提起背到背上,克苏鲁趴在他的脑袋上,快步朝着西侧的牧场跑了过去。

        ......

        远远的,卢瑟就看到大量黑色的阴霾盘旋在牧场的上空。

        成群的黑色夜鹰随着那些阴霾正在起舞。

        是一种诡异的舞蹈。

        给人一种相当不详的气息。

        而之前那群飞过来的夜魇,此刻正从牧场的低空略过,它们的爪子上,几乎都携带着一只羊。

        在阴霾之中,卢瑟能够看到一只扭曲而又模糊的庞大身影。

        “咕嘿--”

        领头的夜鹰发出了一声鸣叫,之后不顾一切的冲进了那阴霾之中。

        一根扭曲蠕动的触手从阴霾中伸出,缠住了那头夜鹰,扭转之间,那头夜鹰变成了一滩肉糜。

        触手携带着肉糜重新缩回阴霾之中。

        一阵怪异的咀嚼声传来。

        卢瑟眯着眼,开启模糊,朝着那边走了过去。

        走近了些,他在牧场边缘,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老沃特雷。

        不过,他已经死去多时了。

        他的腹部被传了一个洞。

        洞口呈不规则形状,卢瑟思索了一下,大致想到了是什么东西。

        “被自己保护的亲孙子干掉,老沃特雷,你的人生,注定是悲剧的。”

        卢瑟摇了摇头,蹲下身替他合上了眼睛。

        “如今的你,也没有办法凭借着亲情,来阻挠我除掉那头怪物了。”

        卢瑟拍了拍脑袋上的克苏鲁。

        仿佛按键一般,克苏鲁很乖巧的跳到了地上。

        “这里的事,交给你处理了。”

        “遵从您的意志。”

  http://www.abcxs.org/book/100467/5390345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