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旧日饲养员 > 88、艾伯纳

88、艾伯纳

        光明与黑暗。

        人类存于世。

        从古至今都一直存在的立场。

        艾伯纳,作为格伦特省调查会会长,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神秘学与心理学博士,本身是一位非常优秀的人。

        但越优秀的人,越容易陷入自我的怪圈。

        作为一名心存光明之人,艾伯纳在面对无法战胜的敌人时,想到的,是自我的牺牲。

        但,当他准备使用邪恶法术,以自身血肉祭祀深渊之中的邪恶存在的时候,却从其中察觉到了一丝熟悉的气息。

        是他的二十年亲密无间的友人,恩里克的气息。

        随着法术的结束,恩里克的出现。

        艾伯纳心中仅存的一丝侥幸彻底破碎。

        他,不该来的。

        但,他偏偏来了。

        20年的友谊,最终换来的,是无情的背叛。

        恩里克,就是那只隐藏在幕后,推动格伦特省陷入无止境诡异生物攻击的黑手。

        作为密斯卡托尼克大学的高材生,艾伯纳在很早之前,就已经察觉到了格伦特高官期面对的诡异生物,大都是人为制造的。

        他一直在暗中调查这件事。

        但大部分时间中,线索的调查都中断在事发地。

        直到今天,他收到了自己一直委派专门负责盯梢那位调查会新人卢瑟的暗线秃头鹰托尼的讯息,是关于恩里克的。

        讯息内容很震撼。

        之后发生的事,更是让艾伯纳印证了托尼所遗留的讯息的最后一句话。

        “如果我消失了,艾伯纳,恩里克绝对是人类的叛徒。”

        托尼确实失踪了。

        从他传递出这最后一条讯息之后。

        调查的矛头,直指恩里克。

        短短的数个小时后,他阅读了所有有关于恩里克的报告。

        内容无一例外,全都完美的过分。

        根本就没有一丝漏洞。

        这让艾伯纳对托尼的讯息,产生了疑惑。

        所以,选择使用含有恩里克气息的法术,除了选择以身祭祀深渊生物获得力量之外,他另外的一层目的,就是为了想要还恩里克一个清白。

        可是....

        最终的结果,却是证实了...

        他心中的猜想。

        恩里克,才是那幕后之人。

        后悔已无用。

        在意识彻底陷入混乱之前,他留下的潜意识中,最后的一层目标,是杀了自己的挚友。

        “恩里克...”

        低声的嘶吼,从身后传来。

        恩里克诧异的转过头。

        被暗夜咆哮者寄生的存在,本该是失去意识的。

        他,不应该再呼唤自己才对。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浑身弥漫着黑雾的艾伯纳。

        他的眼瞳,已经彻底被黑暗所淹没。

        他的身影,逐渐模糊扭曲起来,忽的,化作了一团黑色烟雾,消散在原地。

        下一刻,忽然出现在恩里克身边。

        漆黑的狰狞手臂,已经穿透了恩里克的胸腔。

        一颗黑色的心脏,正在此刻的艾伯纳手中,跳动着。

        恩里克死寂的眼瞳,在下一秒忽然又复苏了过来。

        他黝黑的脸上,露出了一个爽朗的笑容。

        “不愧是你,艾伯纳。”

        “临死之际,居然算到了我。”

        “只是,你终究低估了我的力量。”

        “心脏?”

        “本源不灭,我是不会死的。”

        “哪怕只是我的一个化身,都不是蠢弱的你,可以匹敌的。”

        “现在,让我们一起,去看看那位吧?”

        恩里克缓缓的后退了两步,从艾伯纳的手臂中,走了出来。

        他从艾伯纳迟滞的手中,接过了那颗黑色的心脏,重新将它塞入了自己的胸腔之中。

        粘稠的黑色液体在胸腔之中蠕动着,他又恢复如初。

        “吼...”

        咆哮声戛然而止,恩里克眯着眼,放下了自己摁在艾伯纳脑袋上的手。

        自己只是短暂的放松,居然让它再次产生了攻击自己的思维。

        暗夜咆哮者,终究也是属于自己的化身。

        它,当然会听命于自身。

        艾伯纳身上的黑雾逐渐散去,

        他重新恢复了人类的模样,此刻面无表情的跟随在恩里克身后,朝着帐外走去。

        只是。

        帐外的一切,并未如恩里克预料中的那般。

        人类并未陷入混乱与恐惧之中。

        雨虽然依旧在下着。

        但...

        那铺天盖地的欢呼声...

        是怎么回事?

        咦?

        不见了?

        天空彼端的深海之上,那位的身影,已经消失不见。

        海水,正在下沉,重新落于海洋之中。

        所有的一切,似乎都从未发生过。

        但耳畔那萦绕着的人类对胜利的喜悦与欢呼声,却又是实实在在的在打着恩里克的脸。

        他所计划的一切,最终,因为那位的离开而以失败告终。

        这...不可能!?

        随着否定的思维诞生,某个瞬间,恩里克想到了某种可能。

        他的瞳孔,下意识的收缩起来。

        他的后背,突兀的浮现出了一层鸡皮疙瘩。

        危机感,弥漫在全身。

        他尽可能的放开了自己的气息,去悄悄的感知着可能存在的一切。

        那一丝气息....

        祂捕捉到了。

        果然出现了...

        但...

        怎么可能会发生这种事!?

        未知的恐惧,突兀的浮现在恩里克的心中。

        作为本体的化身,这种感觉,除了碰到位于混沌之中的那位以外...祂是第一次感受到。

        深深地无力感在心中涌起。

        他的脸上,此刻不再存在爽朗的笑容。

        反而显得颇为沉重。

        就算他一番算计,将一切都算的死死的。

        但最终,在另外一位存在的伟力之下,都显得如此的苍白无力。

        此刻的他,感觉自己就像一只没有羽毛的鸡,在街上,跳着尴舞,徒惹人笑。

        许久之后,恩里克终于平复下了自己的心情。

        很显然,如今的格伦特省,因为有那位的存在,自己是绝对无法再将其毁灭了的。

        并且,有很大的可能。

        在自己下次再搞事的时候,那位会突然蹦出来,让自己消失的无影无踪。

        “呼...”

        “我暂时必须小心谨慎才行。”

        “低调、隐忍,是我目前所要做的。”

        确立了短期的行动方针,恩里克带着艾伯纳坐上了自己的专车,驶向了议会大厦。

        他准备辞去议长的职务,隐居幕后。

        小心再小心的隐藏自己。

        ......

        格伦特省外的某条小道上。

        阿卜拉靠在车头,正抱着一条鱼,嗦着“粉”。

        一只蓝头鸟从远处的天空飞来,怪叫了两声后,从天际划过,一片滑翔落到了阿卜拉手中的鱼腹中。

        阿卜拉沉默的放下鱼。

        他平静的看了眼不远处树上正在用嘲讽神情看着自己的那只蓝头鸟,又看了眼自己那些蠕动着的“粉”中的滑翔。

        不香了,一点都不香了。

        本想暴走的他,忽然想到了使徒大人一路上对自己的告诫。

        连续三次深呼吸,将心中的抑郁之气通过喉管排出体外。

        阿卜拉直接将手中的那条鱼朝着那只鸟甩了过去。

        “特娘的,别被老子逮到!逮到了一定拿你做烤鸟!”

        冷静是不可能冷静的。

        哪怕是使徒大人都无法阻止我对浪费食物之人的咒骂。

        阿卜拉已经为自己想好了借口。

        此刻的他,忽然觉得脑袋上一热。

        我果然还和十年前一般,容易热血上头啊!

        心中感慨着自己依旧年轻的阿卜拉,忽然听到了一阵怪异的鸟叫声。

        那是嘲讽的声音。

        似乎是想到了什么。

        他颤抖着手,伸向了自己的脑袋。

        下一秒,他牙呲目裂,彻底暴走了。

        车内,薇薇安看着被那只鸟引向左侧森林深处的司机,在心中叹了口气。

        她终究不再是她,她已经变成了它。

        虽然依旧拥有人类的意识。

        但她的身体,已经变成了那些丑陋而又恶心的东西。

        薇薇安撩动着自己脑后的金色长发。

        坐在椅子上,晃动着自己白皙的长腿。

        米花色的连衣裙在身上荡漾着。

        这些都只是自己如今的表面。

        而自己的内里,是一块块堆叠在一起的腐肉,扭曲,肮脏,充满着一切自己所厌恶的东西。

        人类所拥有的一切,她已经永远失去。

        将目光看向右侧的森林深处,虽然看不见人影。

        但她知道,那个她原本看中的男人,就在那里。

        他依旧是那般绅士,那般和蔼,那般好。

        但自己,却已经变成了怪物。

        右侧森林深处。

        奈瘟瑟尔一脸恭敬的看着站在自己身边的伟大存在。

        仅仅只是过去了小半天的时间,祂的气息,又变得更加神秘了。

        “事情已经结束,虚空之中的那四只,你将他们重新带回到黄昏酒馆,给他们说...”

        卢瑟凑到奈瘟瑟尔耳边,低声的耳语片刻。

        目送着奈瘟瑟尔化身成一名陌生男人远离这边后,卢瑟才将鸟嘴面具收起放入虚空。

        之后,他揉了揉自己的脸,背起了放在地上的黑箱。

        在捕获克苏鲁之后,卢瑟开着11路,马不停蹄的从格伦特省赶到了这边。

        目的么,除了确保自己拥有完美的不在场证据以外,当然是有些担心奈瘟瑟尔是否会暴露出来。

        但好在,一切都是顺利的。

        奈瘟瑟尔很完美的继承了自己稳健的行事作风,说话滴水不漏。

        而如今解决了行头一件大事的卢瑟,心情也是颇为愉悦的。

        如今他剩下的事,就是调查敦威治小镇的人口失踪事件。

        只是...

        “噢!真是一件完美的艺术品,赞美您,伟大的存在。”

        “它的雕刻理念真是太非凡了!歌颂您,伟大的存在。”

        ...

        从刚刚到现在,卢瑟赶了一路,克苏鲁那个艺术家就赞美了卢瑟一路,丝毫不带喘息的那种。

        虽然说你说话好听可以多说点,但听多了我也是会腻的啊!

        淦!

        卢瑟抖了抖袖子,将此刻正缩在自己袖子中的一只巴掌大的黑色章鱼抖了出来,伸出手指捏住了它的脑袋,用力上下晃动了起来。

        “欣赏归欣赏,不要再多说话了,小心我给你把石雕没收了!”

        “遵从您的意志,赞美您,您是最伟大的艺术家!”

        最后在说了三句,缩小后的克苏鲁便不再言语,彻底沉浸入自己的艺术世界中去欣赏卢瑟的jp级画风石雕去了。

        卢瑟也没再多管,而是将它重新塞进衣袖。

        克苏鲁作为新捕获的旧日主宰者,一路上卢瑟自然有好好熟悉它附带给自己的技能。

        和奈瘟瑟尔只有寥寥几个的技能相比,克苏鲁的技能库,是相当充实而又丰富的。

        虽然大都是一些无法理解的技能,毕竟那都是由一个个读起来相当拗口的古格雷语构筑成的。

        字面不容易理解。

        技能效果就更加怪异了。

        卢瑟暂时没有足够多的时间去逐一尝试,所以他在另外一些比较简单的技能中,挑中了一个心灵掌控的能力。

        使用心灵的力量,可以主观的去判断敌人的攻击。

        简单点说,就是可以让卢瑟预判敌人的攻击。

        简单粗暴而又非常bug的一种能力。

        对目前的卢瑟来说,是相当实用的,在很大程度上可以提升他的战斗力。

        毕竟,系统除了在面对旧日主宰者的时候会起到一定程度的作用以外,在平时,就是个记录和读取工具。

        收拾好一切,卢瑟背着黑箱回到了车上,坐在了薇薇安的身边。

        那里,就是之前奈瘟瑟尔选择坐着的位置。

        此刻的他,真视之眼一直打开着。

        再次见到薇薇安的模样,卢瑟依旧是唏嘘的。

        好好的一姑娘,怎么就变成这样了。

        敦威治小镇中,或许存在着能够让人类异化的生物?

        卢瑟想到了薇薇安的父亲。

        当初在十字路酒馆中听到的一切。

        薇薇安父亲手中的药丸,或许和这一切,有着很大的关系。

        “卢瑟!”

        薇薇安的呼唤,本该是轻柔的声音,如今听在卢瑟耳中,却是这般刺耳。

        腐肉堆积而成的身体上,蠕动着的触手,不断的朝卢瑟涌来,缠住了他的右手臂。

        卢瑟的脸上,露出了招牌式的温柔微笑。

        毕竟,如今的薇薇安,在他眼中,本该是一名青春靓丽的美少女。

        所以,此刻他的表现,也要符合实际才行。

        况且,早就适应了大体老师巨人观模样的卢瑟,很轻松的就适应了眼前身为一堆腐肉的薇薇安。

        伸手揉了揉她那满是糜烂腐肉的脑袋,甚至卢瑟不小心的让自己的手指插入了腐肉之中,薇薇安除了身体不自觉的抖动了一下以外,倒是没有什么过激的举动。

        卢瑟收回手,带着怜悯的目光看着薇薇安,开口问道:

        “薇薇安,你还记得自己逃出来之前,所遭遇的事吗?”

  http://www.abcxs.org/book/100467/53869795.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