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旧日饲养员 > 86、写实派艺术家克苏鲁

86、写实派艺术家克苏鲁

        祂来了。

        祂聆听到了我们的祈祷。

        伟大的天父与救主。

        祂来了。

        此时此刻。

        格伦特省。

        克苏鲁的信徒们从不同的位置看向天空之海上的那个身影,眼中满怀着惊喜。

        他们在家人亲友疑惑的目光中,跑进家中,来到最隐蔽的地方。

        找出了他们藏在其中的信物。

        做工各异的石雕,模样千奇百怪,但都不离章鱼的原型。

        这是他们的领路人将他们带入克苏鲁教会的时候,唯一要求他们做的事。

        将心中那位的存在,以一种自己的臆想,雕刻在石块上。

        这是每一位虔诚的克苏鲁教徒,都会制作的石雕。

        雨幕中。

        他们不约而同的跪下。

        在家人密友不可置信的目光中,将石雕高高举起,嘴中吟诵着拗口而又怪异的祷言。

        他们的身躯,正在发生异化。

        只是...

        当他们正在惊讶于身体中所出现的力量,以及自身的身体畸变时,往往会被从小巷街道中窜出的调查会成员斩杀。

        为首的。

        是一名撑着伞,握着一把金属长刀,有着一头银发的帅气男人。

        “保护民众安全,继续寻找隐藏在人群中的克苏鲁信徒。”

        清冷的声音从他的嘴中响起。

        他身后的属下们,看着他的背影,充满着崇敬的目光。

        这一幕,出现在格伦特省的各个街道。

        调查会各部门部长都出动了。

        他们,似乎提前得知了事态的发生。

        距离格伦特港五公里远,临时建立的营地主帐中。

        调查会会长艾伯纳面色凝重的坐在主位上,手指不断的敲打着桌面。

        如同老师在预言中所说的那样,20年后的今天,旧日主宰者,真的出现了。

        只是,自己这方所存在的力量,根本无法与之匹敌。

        他手下,除了通过秘药进阶一步步成长起来的战斗部门部长因纽斯以及监察部门的那位械斗者适格者兰斯洛特以外,根本就没有可以和s级生物对抗的战力。

        倒是亚瑟推荐的那位监察部门新人卢瑟,他好像是有一头s级生物的宠物,再搭配上他的枪械战斗能力,倒是勉强算1个战力。

        只是,他人这会估计已经到敦威治了吧?

        艾伯纳按压着自己的太阳穴。

        但就算凑齐3个单位的战力,也根本就不可能是旧日主宰者的对手啊。

        艾伯纳想到自己在大学时从图书馆的古本上看到的资料,就是一阵脑壳痛。

        如今想要击败或者封印那只旧日主宰者的方法,除了找自己的老师帮忙,利用召唤阵法召唤其他远古的存在,剩下的,大概就是自己在作为调查员时和恩里克一起在一处古遗迹中获得的那本秘典上所记载的邪恶法术了吧?

        以自身血肉,祭祀深渊中的邪恶存在。

        利用它的邪能,尝试封印旧日主宰者。

        这是自己当时和恩里克一起解读时,他告诉自己的。

        如今,真的要使用吗?

        艾伯纳从怀中掏出了那本自己一直贴身珍藏的手掌大小的黑色书籍。

        书籍的封面上,用未知材料雕刻有一头模样丑陋做嘶吼状的巨人,巨人的脸部被一个巨大的触手所替代。

        书籍的下方,则是由一些扭曲字符构筑而成的古格雷语。

        20年的时间,艾伯纳也学会了一些古格雷语。

        这一行字符的意思,恰巧他能够读懂。

        “暗夜咆哮者。”

        .......

        “欧拉!!”

        “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狂暴的怒吼声伴随着重物坠落的碰撞声,在格伦特港口不间断的响动着。

        全负荷运行的械斗士核心中。

        抑扬顿挫的背影音乐让兰斯洛特额头的青筋不断的暴涨着。

        淡蓝色的气息不断的在他身边漂浮着。

        全身鼓掌的肌肉,让此刻的他,宛如奥林匹斯的战神。

        “兰斯洛特,加油啊!”

        “只要你今天能够一直坚持不懈,我就答应搬到你家里来住!”

        珍妮有些羞怯的声音在符文中响起。

        兰斯洛特额头上本就暴突的青筋此刻仿佛化作了一条扭曲的虬龙。

        “噢!!!!!”

        “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狂暴的拳击连续不断的轰击在一头刚从海洋之中走上陆地的高大诡异生物身上,将它的躯体直接轰成了碎渣。

        卢瑟站在堤岸边,远远的看了眼兰斯洛特战斗的位置,从左至右,他能够照顾到的范围,大概在1公里左右。

        而超出他照顾范围的地方,此刻,正有大量的蒸汽战车陆续驶来。

        一颗颗铁制的炮弹,正接二连三的从蒸汽战车的炮管中轰击而出,朝着那些上岸的诡异生物轰去。

        卢瑟拔出插在前方栏杆上的短剑,朝着远处位于天空彼端的那头高达数千米的章鱼头怪物看了眼。

        刚刚的他,在无意识中,受到了某种心灵能力的干扰,以为克苏鲁出现在了自己身边。

        好在也只是一瞬之间。

        恍惚之后,他逐渐适应了此刻的精神压力。

        他将视线从远处天空之海上那头高达数千米的克苏鲁身上收回,放到了自己身侧。

        特殊深潜者,模样畸形的深海生物,造型奇诡的丑陋怪物。

        从大到小,不计其数,宛如蚁群。

        它们,正在上岸。

        而更远处的后方,一条由蒸汽战车所组成的防线,此刻已经排列开来,炮击声不断。

        战车的前方,是全副武装的调查会成员。

        紧张而又肃穆的气氛,此刻正在酝酿着。

        一场人类与异族的战争,即将打响。

        卢瑟仰起头,看着阴沉的天空,雨依然在下着,打湿了他的衣袍。

        他有些讨厌这样的环境。

        他并不想见到即将出现的那一幕。

        人类将会死亡,为了抵抗侵袭的异族。

        这是一个既定的事实,用屁股想都知道。

        作为一名医生。

        这不是他所期望看到的景象。

        但这是无法避免的。

        但这却是可以最大限度降低的。

        就像医生救治病人的时候,尽可能的清除病灶,可以极大程度的降低疾病发生的风险。

        而他所要做的,就是减少异族的存在。

        如何减少?

        杀!

        卢瑟从阴影中走出,解除了模糊状态。

        此刻的他,在那群诡异生物的眼中,仿佛黑夜中的明珠,是如此的独特。

        离他最近的一头黄皮深潜者以及一头长有六根触手,在地面不断爬行的近3米长的黑色畸形生物同时对他发起了攻击。

        卢瑟脚下的岩石地面忽的碎裂开来。

        他的身体爆射而出,直奔那头黄皮深潜者而去。

        砰!

        如同西瓜炸裂般的响声后。

        深潜者无头的尸体倒在卢瑟脚边,大量的深黑色液体溅了另外那只黑色畸形生物一脸。

        但,它的攻击依旧没有停止,反而速度又快了一分。

        黑色的六根触手从六个不同的角度袭向卢瑟。

        一把短刀悄无声息的滑入卢瑟手中,面对袭来的触手,卢瑟轻松闪避的同时,反手连斩。

        一圈银色细线在卢瑟身边形成。

        六根黑色触手全部断裂落地,扭动挣扎着。

        畸形生物的凄厉哀鸣声伴随着卢瑟手中甩出的短刀刺入它的头颅而终结。

        一众反应过来的诡异生物纷纷朝着卢瑟发起了攻击。

        卢瑟隐藏在面具下的嘴角,微微勾起了一丝弧度。

        他再次开启了模糊,身影缓缓的消失在阴影之中,留下了一地的泡泡。

        下一刻,他的身影出现在左侧方的一头蓝皮深潜者的肩部。

        他的左手食指,从这头深潜者的太阳穴处,刺入了它的颅内。

        搅动着。

        身后凄厉的风声伴随着急促的雨水袭来。

        卢瑟拔出食指,身形高高跃起,再次消失在阴影之中。

        而那头被卢瑟刺入食指的蓝皮深潜者并没有死亡。

        此刻的它,身形忽然暴涨了起来。

        浑身肌肉高高隆起。

        而它的眼瞳,却是陷入了一种混乱状态。

        在不断的同深潜者的战斗中,卢瑟特意的选出了几种对深潜者具有针对性的远古疫病。

        而此刻卢瑟释放在这头深潜者体内的远古疫病,就是其中一种。

        能够大幅度增强深潜者的实力,但同时,会让它陷入混乱状态,直至精疲力尽死亡为止。

        狂暴的深潜者,撕咬着身边的诡异生物的同时,也遭受了来自其他生物的攻击。

        混乱的局面开始出现。

        卢瑟站在远处的路灯上,平静的注视着一切。

        这是他希望看到的局面。

        异族之间的内耗。

        最大限度的减少人类的伤亡。

        如今看来,效果值得大肆传播。

        经过初步的实验后,卢瑟开始大量释放疫病泡泡。

        堤岸上的深潜者,此刻大都浑身一滞,它们的身体,开始出现不同程度的强化,而伴随着身体强化的同时,它们,也渐渐失去了理智,陷入无尽的混乱之中。

        ......

        无尽的天空之海上。

        克苏鲁睁开了自己的眼瞳,有些无聊的打了个哈欠。

        刚刚,祂做了一个梦,居然梦到了自己被人类捕获,成为了他所饲养的宠物。

        这种虚妄的梦,居然会出现在祂的梦中?

        简直无稽之谈。

        作为一名心灵掌控者,克苏鲁在很多时候都会预知到一部分未来。

        而预知的方式,是做梦。

        但,有时候梦也是不准确的。

        就比如这一次这种虚妄的梦。

        又或者上一次做的梦。

        自己居然梦到了某个时期的自己和一只特殊深潜者发生某些不可描述之事后所遗留下来的子嗣,居然会试图召唤自己。

        这可能吗?

        或许有可能,但那也仅仅是有可能而已。

        自己的子嗣千千万,哪有那种会无聊到想要打扰它们父神搞艺术的子嗣啊?

        有这种子嗣,祂也会一巴掌拍死。

        不孝子!

        居然敢打扰你们的父神。

        作为一名存在于远古的旧日主宰者。

        克苏鲁从人类之中接触到艺术之后,就一直热衷于艺术事业,投身于艺术事业。

        从远古到如今,除了生育,祂大部分的精力,都投入到了艺术事业。

        培养的艺术家,足足可以绕整个世界两圈。

        当然,克苏鲁为何会有这种自信。

        自然是因为祂当初在人类中建立克苏鲁教会时,所留下的那句经典。

        “当你觉得自己的艺术水准足够获得伟大父神的赏识时,用你的精神,连接你所雕刻的父神的石雕,祂,会给予你回应。”

        这句话,让克苏鲁在这些年中,聆听到了几乎亿亿万的呼唤。

        虽然人类的呼唤千奇百怪,但在克苏鲁看来,其中总会存在着一些艺术家苗子的。

        每一次呼唤,祂都会认真的聆听,识别。

        从中找到最符合祂心意的艺术作品。

        直到,20年前。

        那只恶心的臭虫,居然敢模仿自己的手笔,给自己雕刻了九块q版的石雕!

        一直以写实派艺术家自居的克苏鲁,自然不会容许那九块异类石雕的存在。

        所以它将自己在漫长岁月中雕刻出来的九块写实风格的微雕,通过自己的信徒,转入到了人类社会之中。

        每当有人使用q版石雕试图呼唤祂时,祂都会给予那些人无情的打击。

        而当有人使用真正的祂所遗留的写实派石雕呼唤祂的时候,祂会释放出祂的仁慈,尽可能的满足呼唤之人的祈求。

        这一次,居然有生物敢在自己写实派的石雕中掺入那只臭虫的异类q版石雕来呼唤自己!

        这简直就是自寻死路!

        哪怕你们长的和我有些像,但那也不是你们可以肆无忌惮违背我伟大之克苏鲁写实派艺术家的名声哒!

        作为一名善良而又正直的旧日主宰者,克苏鲁自然不会将违背自己意志的生物杀死,祂将它们关入了深渊之城拉莱耶中。

        才不是因为它们长的和自己有些像,克苏鲁害怕错手杀掉自己子嗣的原因。

        克苏鲁在心中如此想着。

        异类q般石雕的制裁者,是我克苏鲁哒!

        而此刻,漫无目的的克苏鲁,无聊的将自己的心灵力量扩散开来。

        祂准备寻找一些有趣的艺术家,降临到他们身上,引导他们完成一些经典艺术。

        这事,祂经常做,熟。

        心灵力量一瞬间朝着格伦特省扩散而出。

        克苏鲁第一时间就注意到了格伦特港附近的某个人类男人。

        他,正在堤岸旁的岩石上,雕刻着自己的石雕。

        噢!

        这种!

        这种画风!

        是如今的唯美!

        简直就是究极艺术品!

        这名人类!

        必须要将他纳入到我的教会之中!

        此刻的克苏鲁,在见到了一种船新的石雕艺术后,整个章鱼脑袋似乎陷入了宕机之中。

        格伦特港,混乱依旧在发酵着。

        卢瑟握着手中的短刀,半眯着眼,对着身前的岩石块不断的比划着。

        他,正在以jo级的画风,雕刻克苏鲁石雕。

        至于他为何会这样做。

        完全就是他在某个瞬间所产生的头脑风暴。

        相较于去寻找克苏鲁手办,将它召唤到自己身边。

        倒不如他自己按照梦境中所见到的那九张画去雕刻。

        或许,这样会产生意想不到的结果呢?

  http://www.abcxs.org/book/100467/5383969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