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旧日饲养员 > 81、如果拳头有颜色的话,一定是欧拉

81、如果拳头有颜色的话,一定是欧拉

        “噢!”

        狂暴的怒吼声吸引了卢瑟的注意力。

        在斐济的身体开始出现疲软不支时,卢瑟重新骑在了斐娅的脑袋上。

        他将自己的视线,转移到了不远处被斐娅称作黑山羊之子的那只诡异生物身边...

        在那只生物的旁边,一个画风有些熟悉又有些陌生的东西,让穿着平角裤的卢瑟调整了一下自己的站姿,悄无声息的掐了一把自己的大腿。

        “嘶!”

        “这个时代的人类的脑子到底是什么做成的!?”

        “连高达都给搞出来的!?”

        “虽然看起来样式很有蒸汽朋克的风格,但那明明应该是出现在科幻片中的啊!”

        卢瑟吐槽了一句,不过他也没多去纠结。

        毕竟这个世界,本身就很诡异,突然冒出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是不能用常理来解释的。

        此刻,斐济的本体在远古疫病的作用下,已经出现了明显的疲弱状态。

        不用卢瑟交代,斐娅的粉红色触手已经将她哥哥缠绕了起来。

        “卢瑟,现在我们应该怎么办?”

        “先把你哥哥榨干,然后我们再过去支援。”

        “噢....好。”

        卢瑟盘腿坐了下来,他先是看了眼在斐娅触手缠绕下正在被不断压榨的斐济本体,之后又将自己的视线转移到了远处的战场上。

        ......

        “我渴望战斗。”

        “我是天生的战士。”

        “我拥有最为强大的血统。”

        “来吧,你这只怪物!”

        兰斯洛特操控着械斗者站在黑山羊之子的旁边,此刻他正在唤醒自己体内的血脉。

        低着头的兰斯洛特,身体忽然颤抖了起来,他的体表,大量的淡蓝色气息正在浮现。

        他缓缓的抬起头,眼中是一片湛蓝,他平静的开口道:

        “准备好战斗了吗?珍妮?”

        “当然。”

        符文内部传出的女声让兰斯洛特勾起了嘴角,他迈着沉稳的步伐朝着黑山羊之子走了过去。

        此时此刻,浑厚雄壮的悠扬战歌忽然在核心中响起。

        兰斯洛特嘴角一抽,左脚踩右脚差点摔一跤,他有些无语的瞅了眼符文处,自己刚刚酝酿好的气氛又被搞没了。

        “应景,这叫应景,我的老师以前说过,你们这群战斗狂,如果在战斗的时候配合上有史诗感的背景音乐,能够提高10-20%的战斗力!”

        “这是有科学依据的!”

        “加油!兰斯洛特!”

        “好吧,不过我确实感受到了体内那汹涌澎湃的力量!”

        兰斯洛特开始奔跑起来。

        械斗士朝着黑山羊之子冲了过去,速度快极了。

        它越过了两栋高楼,在黑山羊之子的鞭状触手袭来之前,在街道上一个倒地滑铲,顺滑到了黑山羊之子的的身边。

        在这一刻,卢瑟是专注且屏气凝神的。

        因为他看到那只高达出拳了,它的拳头部位,强烈的对冲气流正在形成一个小型的对冲漩涡。

        “欧拉!”

        “欧拉欧拉!”

        “欧拉欧拉欧拉欧拉....!”

        连续不断的欧拉声之中,大量高速旋转的漩涡不断的被击打在黑山羊之子的身体之上。

        此刻黑山羊之子身边的空间,几乎被那狂暴的拳气以及对冲气流撕裂出了一道道扭曲的不规则波动。

        黑山羊之子的半个身体也在漩涡中发生着畸变。

        无形的之雾正在涌动着,贯穿了天际的黑色阴霾瞬间笼罩住了械斗士。

        兰斯洛特眼前一黑,下一刻,他就什么都看不见了。

        “该死的!”

        “珍妮!快开启探照大灯!”

        “知道了!”

        兰斯洛特的怒吼声中,械斗士的双目骤然释放出了两道强烈的光束。

        光束贯穿了前方的黑暗。

        但迎接它的,是几乎无穷尽的黑色鞭状触手,以及一只诡异的大嘴。

        面对如此之多的触手,兰斯洛特面色凝重,双手不断的摆动着,他的出拳速度,已经超越了他过去保持的记录,一秒999拳,正在朝着一个新的记录前进着。

        “兰斯洛特,快停下来!”

        “械斗士的联动性已经出现异常了!”

        “如果你再加快速度的化,再过10秒,它就要解体了!”

        珍妮的喊叫声并没有让兰斯洛特停下来。

        此刻,他的眼中,只有前方的敌人。

        在那些触手之后,是那头该死的s级生物!

        他,要用他的拳头,狠狠的揍那个家伙!

        哪怕,牺牲自己也在所不惜!

        “欧拉欧拉欧拉!!!!”

        快到极致,且每一拳都是以最狂暴的状态击出。

        在卢瑟的眼中,那台高达,此刻几乎化作了一团火球。

        它,正在熊熊燃烧着。

        “欧!!!!!!”

        狂暴的怒吼声中,械斗士的周围忽然爆裂出了大量的火花。

        它的身体,开始燃烧起来了。

        轰轰轰!

        火焰在黑色阴霾之中爆裂开来。

        今夜,整个格伦特省,几乎所有的人,都见到了夜空中,那熊熊燃烧的斗士。

        它高高的跃起。

        仿佛化作了太阳。

        此刻的它,是如此的耀眼,如此的刺目。

        希望之光,再次在民众的心中涌现。

        它开始坠落。

        化作了一团不屈的炎阳。

        朝着那头于天地之间扭动着身躯的诡异生物冲了过去。

        “欧拉!”

        “轰!”

        震撼!

        卢瑟眼中此刻只余下震撼!

        这是他万万没有想到的。

        那位高达的操控者,居然抱着必死的决心在和那只黑山羊之子战斗。

        火焰笼罩在黑山羊之子的身躯之上,它正在被不断的灼烧着。

        一个不起眼的金属胶囊在爆炸的一瞬间从爆炸之中弹了出来,朝着被破坏的街道上冲了过去。

        距离战斗地只有1公里不到的调查会后勤组,一名穿着白大褂的金发双马尾矮个子女人哭哭啼啼的从一处帐篷中跑了出来,朝着一辆蒸汽机车冲了过去。

        嘴中骂骂咧咧着。

        “兰斯洛特你这个蠢货!大笨蛋!你死了要让人家怎么办!不准你死!”

        亚瑟捧着一杯茶,眯着眼坐在另外一处帐篷中看着那名金发双马尾女人骑着一辆蒸汽机车冲出营地,笑着摇了摇头。

        谁能想到调查会科研部门的部长居然会喜欢一个满脑子都是战斗的傻大个呢?

        对于兰斯洛特的安危,他是不会担心的。

        械斗士的救生功能是最顶级的,毕竟每一位适格者,都是宝贝一般的存在。

        现在,他其实最好奇的,还是那位被会长点名的新晋监察员-卢瑟。

        他居然能够操控一头s级生物?

        这就很有意思了啊。

        而且那头生物的模样,看起来和刚刚出现的另外一头s级生物有些相似,用屁股想他都能知道其中一定存在着什么秘密。

        但,至于是什么秘密,他依旧是那个原则。

        个人秘密在他看来,只是小事,他只要结果,毕竟他自己本身,都是有着很大秘密的人啊。

        亚瑟僵硬的脸上,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他的身体表面,一件黄衣的虚影,若隐若现。

        要不是为了调查他那个脑子有毛病的哥哥的事,他也懒得用这具记忆残缺的化身来这边。

        只是,他远远的看着那头粉红色的章鱼头生物,总觉得有种似曾相识的感觉,但偏偏他又因为记忆残缺,而记不起来到底是怎么回事。

        就连他那个脑子有毛病的哥哥,他也只记得他脑子有毛病,至于具体要做什么,他全都忘记了。

        揉着太阳穴,亚瑟放下茶杯,缓缓的站起身。

        身上的黄衣渐渐隐去,如今的他,只是亚瑟,是调查会的监察部长。

        ......

        街道旁,卢瑟从一件成衣店中走了出来,此刻他,身上套着一件白袍,身后背着黑箱。

        穿着平角裤在街上走动,总是不太方便的,万一被别人当做变态怎么办?哦,要是本来就是变态,那就没事了。

        当然,卢瑟不可能是变态的,他也不会承认。

        看了眼倒在地上,用一种复杂神色看他的已经化身成人类模样的斐济,卢瑟冷着脸,抖了抖袖子。

        那把珍藏版左轮手枪被他握在了手中,枪口对准了斐济。

        “咔嚓。”

        卢瑟扣下了扳机。

        斐娅脸色微变,闪身挡在了她哥哥身前。

        “让开,斐娅。”

        卢瑟扬了扬枪管,示意斐娅让开,但斐娅咬着嘴唇,摇着头,死活是不让了。

        “让他过来,斐娅。”

        斐济虚弱的声音从斐娅的身后传来。

        斐娅转过头,不可置信的看着自己的哥哥,那意思很明显。

        哥哥你找死吗?

        不过斐济的眼神,从始至终都是复杂的。

        “你阻止不了他的。”

        斐娅摇了摇头,脸上带着惶恐,眼泪已经流了出来。

        她知道这一幕一定会发生,但她真的很不想发生。

        “卢瑟,对不起。”

        斐济的道歉,卢瑟没有回应,他依旧冷着脸。

        “我要说,这件事,不是我故意做的,你信吗?”

        斐济的话,有些犹豫,但犹豫中,似乎还带着一种疑惑。

        卢瑟的脸上,露出了嘲讽的笑容。

        “你觉得我会信吗?”

        “其实,就连我自己都不太信,但当时发生的事,却是很奇怪。”

        “当时我正在和朋友喝酒,喝着喝着,我突然看到了一个皮肤黝黑,面带爽朗笑容的家伙朝我走了过来。”

        “他俯身在我耳边说了几声后,我就感觉我的精神状态出现了异常。”

        “之后的事,就是这样了。”

        卢瑟眯起了眼。

        他沉默的抬起头,看向了天空中那笼罩的黑色阴霾。

        某个瞬间,他在黑色阴霾中,看到了那种面带爽朗笑容的脸。

        淦!

        特娘的,那人真就阴魂不散了?

        在斐济说到那个人的时候,卢瑟基本就信了他的话,毕竟那人的搞事能力,是数一数二的。

        “斐娅,你带着你哥哥走吧。”

        “现在走的话,还来得及。”

        卢瑟收起枪,一言不发的从他们身边走了过去。

        斐娅看着哥哥,她确定了哥哥所说的话,都是真的。

        从头到尾,都是那个心长了蛆的家伙搞得鬼。

        此刻的她,心中的暴脾气又涌了出来,那家伙要是此刻在她眼前,她一定要露出本体一屁股坐死他!

        斐娅在心中暗暗的想到。

        她扶着哥哥站起身,看着卢瑟离去的背影,暗暗下了个决定。

        只是,刚走出没多远。

        街道的巷口处,一个浓眉大眼的身影走了出来,他的身上,有明显的灼烧痕迹。

        他平静的看着斐娅兄妹二人,在斐娅警惕的目光中,缓缓的将手插入了自己的腹部。

        之后又在斐娅震惊的目光中,从自己的腹部中,掏出了三块克苏鲁的手办,被他像丢垃圾一般,丢到了地上。

        “这是那位大人让我交给你们的。”

        那人深深的看了眼斐娅后,身形化作一团黑色黏液,缓缓的融入地面之中。

        粉红色的触手鞭笞在他原本的位置处,溅起了大量的碎石。

        斐娅控制着触手,脸色难看的卷起地上的那三块石雕。

        石雕刚一入手,感受着上面传来的波动,斐娅的脸色,变了又变。

        是真的。

        并且,是最后的那三块!

        抚摸着石雕,斐娅仿佛感受到了父神的呼唤。

        斐济的呼吸急促了起来,他赤红着眼,双目死死的盯着石雕。

        “妹妹,我们的愿望,很快就能实现了。”

        “多少个岁月过去了,我们,终于又能够见到父神了。”

        “我会通知斐勒以及斐拉的,在他们来之前,还不能呼唤父神。”

        斐娅默默的将那三块石雕收了起来。

        她准备明天去见一见那个可恶人类男人,和他好好道个歉,然后,将石雕的事告诉他。

        虽然心中涌出的潜意识一直在警告着她不要将石雕的事告诉那个人类男人,但斐娅的身体思维,却是很直白的想要亲近那个人类男人。

        她想要让他成为自己的同类。

        这样,他就可以一直留在自己身边了,斐娅心中这般想着。

        其实兄妹四人想要呼唤父神的目的,只是为了能够和父神说两句话,聊一聊心,因为他们已经许久都没有见过沉睡在深海之城拉莱耶中的父神了。

        ......

        卢瑟来到营地的时候,黑山羊之子依旧在燃烧。

        此刻的它,仿佛一根被点燃的柴火,点亮了整片德洛昂街区。

        卢瑟在营地的指挥中心见到了亚瑟和昏迷着的兰斯洛特,当然,还有一个金发的双马尾矮个女人。

        “你来了?”

        亚瑟眯着眼,偏过头看向站在门口的卢瑟。

        “我来了。”

        卢瑟回了一句后,径直走进了指挥中心,他站在亚瑟身边,眯着眼看着身前躺在亮银色金属台上的兰斯洛特。

        “你干的不错,以后要继续保持。”

        亚瑟拍了拍卢瑟的肩膀,僵硬的脸上,露出了一个难看的笑容。

        卢瑟点了点头。

        他居然不问自己原因?

        嗯?

        算了,不问就不问吧。

        卢瑟把之前想好的解释理由都憋回到了肚子里。

        “兰斯洛特怎么了?”

        他看着昏迷着的兰斯洛特,开口问道。

        “他是个哔哔...”

        金发双马尾一开口就透露出了她是老出口成脏的真相。

        卢瑟默默的转过头看了眼亚瑟。

        “她是珍妮,科研部门的部长。”

        亚瑟看着卢瑟眼中依旧带着疑惑,顿了顿后,他又补充了一句。

        “他们两是青梅竹马,从小一起长大的。”

        卢瑟莞尔,了解了。

        强悍的气息从身侧传来,卢瑟转过头的时候,看到的事珍妮那凶狠的目光,正在瞪着亚瑟。

        “你这个僵尸脸,说哔哔呢!?”

        亚瑟耸了耸肩,朝着外面走去,好吧,我是僵尸脸,我有错。

        “还有你,不要眯着眼看我,小心我给你换上一对大号探照灯!”

        卢瑟耸了耸肩,吹着口哨,跟上了亚瑟的脚步。

        亚瑟都不去担心兰斯洛特,很显然他是没什么大碍的。

        “部长,没什么事的话,我就先回去了。”

        “嗯,去吧,记得看明天的早报。”

        “哦,好。”

  http://www.abcxs.org/book/100467/53763080.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