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旧日饲养员 > 75、烤肉

75、烤肉

        倒地的一瞬间,卢瑟脑中唯一剩下的想法就是。

        他娘的,完球了。

        刚刚那突如其来的警觉感让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动了起来,一把推开了身旁的薇薇安。

        而他自己,却是暴露在了枪口下。

        只是一瞬,只来得及做出最简单的闪避动作,那颗子弹就已经击中了卢瑟的左胸。

        用一帧一帧放电影来解释的话,卢瑟的眼睛已经看见了子弹到达自己身侧,大脑也调动了身体各个肌肉组织,但偏偏身体肌肉的反应速度并没有达到大脑神经元的传递即动的能力,他只来得及做出简单的规避,堪堪躲过致命一击。

        但身体已经被子弹打中了。

        好在,子弹进入体内的一瞬间,就被卢瑟用疫病泡泡包裹住,消除了那股冲击力,并未在他的体内造成杀伤。

        左胸处内部的伤势,也在食尸鬼体质下快速恢复着。

        要不是因为怕一会来的医生替自己检查伤口的时候,会看出点什么,左胸处的外伤这会就应该已经结痂了。

        嘤嘤嘤的哭泣声在耳边回响着。

        卢瑟侧过头看着跪坐在自己身边的薇薇安。

        他万万没有想到,眼前这位,居然真的是一位心机深沉之辈。

        一个19岁的女生,居然靠着身高优势装小孩子,还装的这么纯天然。

        想起那一声又一声的叔叔,卢瑟的嘴角就不停抽抽着。

        看到卢瑟因为伤口疼痛而嘴角抽搐,这让这会哭的梨花带雨的薇薇安心中更难受了,要不是为了救自己,他怎么会被枪打中呢!

        “对...对不起,都是因为我,才害得你...”

        “咳!”

        站在薇薇安身边的一名眉头深沉的中年男人重重的咳了一声,跟在他身后的两名侍女立刻会意的走到薇薇安身边,将她扶了起来。

        “放开我!”

        “你们要干什么!”

        “小姐,勋爵大人也是为了您好,还请您冷静一些,他已经让人去请镇上的医生了。”

        听到侍女的话,薇薇安倒是冷静了一些,她抽泣着站在一旁,不停的揉着自己红肿的眼睛,

        这会她的眼睛,已经红肿了一大圈。

        卢瑟躺在地上,微眯着眼,听着他们的对话,倒是有些想见见这座敦威治小镇上的医生到底啥样了。

        载着医生的马车从街道上疾驰而来,很快就来到了这边。

        一名体型高大,满脸横肉,腰上系着一件蓝色围裙的壮汉从车上跳了下来。

        他的手中,还提着一把染血的杀猪刀。

        “人在哪呢?”

        “人在哪?”

        “在那!”

        一个问,一个答。

        一名侍从引着那人快步朝着这边跑了过来。

        卢瑟眯着眼,看着那人跑起来虎虎生风的样子,这人是医生?

        怕不是个屠夫吧?

        壮汉跑到卢瑟身边,蹲下身,刚想去撕卢瑟身上的衣服,就被来到这边有一段时间,且一直沉默不语的阿卜拉打掉了手。

        “你是医生?”

        他僵硬的脸上,露出了一个嘲讽的神色。

        “我是屠夫。”

        “医生只是我的兼职而已。”

        “这人的左胸处已经中枪了,如果再不及时处理的话,那连活下来的一丝可能都不会有,快点让开!”

        那名壮汉皱着眉看着阿卜拉壮实的样子,确定了他并不好惹,所以没有直接动手,而是在嘴上说着如今卢瑟的情况。

        但阿卜拉在卢瑟的眼神示意下,并未离开,反而挡在了那人的身前。

        “你准备怎么处理?”

        “用你手中的这把杀猪刀吗?”

        “不然还能用什么!?”

        那壮汉面对阿卜拉的刁难,倒是没有发飙,只是皱着眉,这会表现出了一丝不耐烦。

        “保守治疗就是立刻止血,然后让他待在安静的地方好好养伤,好吃好喝的供着,要是他运气好,就能挺过来。”

        “要是想彻底治好,那就要用刀划开伤口,将子弹抠出来,当然,子弹不能太深,太深了,没人可以救下他,并且取子弹的疼痛,一般人是不可能承受住的。”

        壮汉将自己的经验说了出来,这会的他,已经表现的很烦躁了。

        “你让不让?”

        “不让我就走了。”

        “我时间赶,还要回去杀猪呢!”

        那名壮汉看着阿卜拉的脸,将该说的都说了,治不治就看他自己选,他可没时间在这边耗着。

        “让他走吧。”

        卢瑟忽然坐了起来,平静的说道。

        这会他的表现,看起来完全不像受伤的模样,让一众围观的人感到惊奇,就连薇薇安以及她的父亲,那名眉头深沉的中年男人都感到奇怪。

        “阿卜拉,现在扶我去车上,然后你去给我找点清水过来。”

        “是。”

        卢瑟已经对这个时代的乡村医学不抱任何希望了。

        除了约瑟夫靠着砍腿开了个诊所以外,医生居然都可以被兼职了。

        他娘的兼职的还是个屠夫。

        好吧,他算是服气了。

        看着那名屠夫离去的背影,卢瑟叹了口气,他准备自己取子弹,而为了避免麻烦,他自然不会让人围观。

        阿卜拉扶着卢瑟回到车上,在铺了一张垫子后,卢瑟躺在了过道中间。

        薇薇安想要过来帮忙,但被阿卜拉阻止了,他有些讨厌这个女的。

        居然让使徒大人受伤了,真是个麻烦的。

        被阻止后的薇薇安,仿佛失去了心气,被她的父亲带走了,围观的人群,也在阿卜拉的呵斥下逐渐离开。

        卢瑟从手提箱中取出了一把崭新的短刀,这是他备用的。

        在用火柴炙烤了一段时间刀刃后,他深吸了一口气,开始自己给自己动起了取子弹的手术。

        虽说他的身体承受能力已经异于常人,但到底还是会流血的,痛觉也是时刻刺激着他的大脑。

        在疫病泡泡的配合下,卢瑟最终成功取出了子弹。

        满身大汗的他,这会平躺了下来,大口喘息着。

        自己动自己刀子,真不是一般人可以承受的,卢瑟都差点虚脱了,主要那种感觉太过于微妙了一些。

        食尸鬼体质在这一刻发挥了它强大的自愈功能,伤口的疼痛感依旧残留着,但伤口却已经在愈合了。

        除了有些肚子饿以外。

        ......

        敦威治一处破败腐朽的房屋前。

        斐娅看着地上的脚印,脸上露出了胜利者的神色。

        “被我追到了吧!”

        “该死的!”

        “你居然敢袭击卢瑟!”

        一把推开陈旧的大门,迎接斐娅的,是数双畸形的眼瞳。

        扭曲的生物隐藏在阴影黑暗之中。

        它们蠕动着身躯,缓缓的来到房屋中间那名披着灰袍的人身边。

        “欢迎来到我的小屋。”

        “你是第19位客人,希望你能够喜欢我们的招待。”

        灰袍人抬起了头,露出了他那可怖骇人的丑陋脸庞。

        腐烂的眼珠子掉在眼眶外,黑色、糜烂的腐肉上堆积着一堆无可名状的脂肪,以及他手上戴着的那枚灰黑色扳指。

        “上吧,吞噬了这个女人!”

        “你们将会获得全新的力量!”

        “我要复仇!”

        “那个骗子,占据了我的身份,我要他死!”

        “那只丑陋的臭虫,该死的!不!”

        “我那可爱的女儿!”

        对于灰袍人的话,斐娅根本就没有任何想法,她现在唯一的目的,只有一个,杀死灰袍人。

        而阻止她杀死灰袍人的东西,她都要消灭掉!

        这是身为克苏鲁子嗣的骄傲!

        她,是父神最宠爱的女儿!

        随着墙壁上倒映着大量触手舞动的影子,所有扭曲之物,都被搅烂了身体。

        “不!”

        “你不可以这样做!”

        “我是敦威治的镇长!”

        “我是勋爵大人!”

        “你不能够杀死我!”

        屋内的嚎叫声很快就结束了,薇薇安从屋内走了出来。

        她的身上,没有一丝褶皱,连一点污秽都没有。

        除了一些闻起来像是下水道腐烂老鼠的味道以外,她依旧是一位俏丽的女人。

        她的手中,拿着那枚灰黑色的扳指。

        街道上,她看着左右都差不多的路,摸了摸自己的脑袋,她似乎忘记了来时的路。

        在愣神了一会后,她凭借着自己的直觉,朝着右侧的街道走了过去。

        ......

        斐娅回到蒸汽车旁的时候,天已经黑了。

        卢瑟和阿卜拉正在车旁开着烧烤派对。

        十数串猪猡肉正挂在炭火上炙烤着。

        卢瑟拿着一串已经烤好的猪猡肉,正在津津有味的吃着。

        一下午的时间,他去找了普利斯留下的那个房子,但他的运气不太好,房子在7年前就因为城镇建设而被拆除了,房子中的东西,全都被镇长下令搬到了敦威治乡的一处大仓库中。

        卢瑟打听过了,敦威治乡在敦威治镇旁边的深山中,开车根本去不了,走路步行的话,从敦威治小镇过去那边需要花费两天的时间,并且还需要一位专业的向导。

        只是卢瑟的运气比较差,那位向导人现在不在敦威治,在格伦特省。

        没有办法,卢瑟只能将寻找秘药进阶资料的事,暂时压下来,等到了格伦特省将一些事都交接之后再展开。

        “斐娅,你回来了啊!?”

        “需要来点烤肉吗?”

        本来就在为自己迷路而生着闷气的斐娅,这会见到卢瑟脸上露出来的高兴表情后,忽然哼了一声,快步走到他身边,从他的手中将那串烤肉抢了下来,直接咬了一大口。

        不吃还好,这一吃,她的眼睛忽然出现了光彩。

        好吃!

        她一屁股坐到了卢瑟身边的石块上,像是松鼠一样啃起了肉串,把嘴塞得鼓鼓囊囊的,然后咕噜咕噜的咀嚼着。

        卢瑟耸了耸肩,这个章鱼娘,味儿倒是挺足的。

        一顿烤肉吃了半个多小时的时间。

        汽车重新启动。

        阿卜拉坐在驾驶位上,一边驾驶着车,一边在心中想着今天和使徒大人的关系又拉近了一步,自己要不要在到了格伦特省后就对使徒大人坦白自己想要接受净化刀的仪式。

        卢瑟坐在窗边,静静的看着窗外的黑夜,眼神有些怅然。

        而斐娅则是摸着自己的小肚子,眯着眼,一脸的满足。

        她好久都没有吃这么饱过了。

        车子的最后排,一团墨绿色的粘稠胶质液体缓缓的从一处夹缝中钻了出来。

        从始至终都被遗忘在一旁的奈瘟瑟尔,这会正可怜巴巴的看着那位古老而又伟大存在的背影。

        没有任何存在感的祂,终究承受了一切的伤害。

        祂有些委屈,明明那位都做了那么多好吃的肉!

        好香好香好香好香的肉!

        居然都没有自己的份!

        北风吹吹,雪花飘飘,一定是我奈瘟瑟尔最近都在充当隐藏在阴影黑暗之中的探子的原因。

        那位存在,差点都要将自己遗忘了。

        就连离开的时候,也是自己偷偷跑到了一位小姐姐的兜里,才赶上了这趟车。

        伟大的存在啊,您真的将我遗忘了吗?

        奈瘟瑟尔的身体中,大量气泡涌动着,祂好委屈,祂受不了了。

        祂默默的蠕动到了窗口处,试图离家出走。

        但玻璃缝不够大,祂钻不出去。

        好吧,既然玻璃缝不够大,那自己还是不走了吧,如此这般劝慰着自己的奈瘟瑟尔,重新藏到了座椅的缝隙中,仔细的舔舐着自己受伤的幼小心灵。

        卢瑟的背上忽然冒起了一层鸡皮疙瘩。

        他转过头朝着车后排看了眼,发现后排的窗户开的老大,皱了下眉,自言自语的说道:

        “她们下车的时候都没有关窗吗?”

        “我去关一下吧。”

        他默默的站起身,挤开了斐娅的脚,来到过道中,朝着后排走了过去。

        正在舔舐伤口的奈瘟瑟尔感受到了伟大存在的气息。

        祂兴奋的扭动着身体,试图从缝隙中钻出来,但因为挤进的太深,祂出来有些困难。

        卢瑟来到后排,啪的一声,将敞开的窗户关上了。

        接着半弯下腰,悄咪咪的从口袋中将数块刚刚藏好的烤肉取了出来,朝着奈瘟瑟尔藏身的缝隙中塞了进去,并且对着它做了个禁声的手势。

        之后若无其事的回到了原来的座位上,坐了下来。

        斐娅的鼻子动了动,用力的拍了一下卢瑟的大腿。

        “交出来!”

        “你是不是偷偷藏烤肉了!?”

        即使小肚子已经吃的饱饱的,但斐娅依旧嘴馋着烤肉的味儿,所以这会毫无淑女形象的朝卢瑟讨要起烤肉来。

        卢瑟耸了耸肩,伸手做起了无辜状。

        原本正在慢吞吞享受着烤肉的奈瘟瑟尔,在听到前方的动静后,嗷呜一口将那些烤肉全都吞入了体内。

        这些都是我的,都是伟大存在留给我的,你这头女魔鬼,休想抢走我的烤肉!

  http://www.abcxs.org/book/100467/53713014.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