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旧日饲养员 > 74、枪声

74、枪声

        明媚的光线从半透明的玻璃处照了进来。

        房间的地板上,一缕浮尘呈螺旋状朝着上方飘散着。

        卢瑟忽的睁开了眼。

        这一晚,他并没有再做任何梦,眼睛一闭一睁就醒了。

        光线有些刺目,窗外也没有落雨声,天应该是晴了。

        卢瑟从床上坐了起来,耷拉着拖鞋走到了窗边。

        街上多了一些穿着灰袍的身影,那些人,大概都是印斯茅斯人吧?

        心中这般想着,卢瑟捋了下自己的头发,哒哒哒的走到盥洗室洗漱了起来。

        一番清洗释放完毕,卢瑟穿着那身西装下了楼。

        一楼的大厅中,包括薇薇安在内的那群大姑娘小姑娘正有说有笑的坐在餐桌边吃着早餐。

        见到卢瑟下来的时候,大部分人的目光都不由自主的朝着他那边看了过去,待到卢瑟放眼望去的时候,她们又不约而同的低下头害羞了起来。

        本就是她们的救命恩人,加上昨晚的那封信,以及如今卢瑟身上那得体的西服衬托出了他强健的体魄以及坚毅而又硬朗成熟的外貌,三者叠加在一起,让这群小姐姐们红了脸。

        卢瑟在看到站在那群小姐姐身边朝自己翻着白眼的斐娅后轻咳了一声,走到柜台边和斐勒说了几句话,之后就出了门。

        说好今天要送她们离开的,卢瑟自然要去车站将车订好。

        街道上依旧带着淡淡的湿气,随处可见的发霉的木桩上长了一些不知名种类的菌菇。

        披着灰袍的人匆匆的从卢瑟身边走过,没有什么人际间的交流。

        除了去往一个目的地以外,就是去往另外一个目的地。

        这里的人,对其他人,似乎都很警惕。

        印斯茅斯。

        卢瑟嘴中轻喃了一声。

        当走到喷泉广场边的时候,他看到了那辆熟悉的蒸汽汽车。

        破旧腐朽的引擎盖上,沾满了不知名鸟类新鲜的屎,窗玻璃上因为下雨的原因,这会倒是挺干净的,车门依旧耷拉着,在车轱辘周围包着厚厚的一圈铁丝,看起来这就是简单的维修了。

        车上并没有人。

        卢瑟走过了这辆车,踏入了车旁边的售票房。

        推开腐朽的椭圆形扇形门,入眼看到的就是一副糟糕的画面。

        堆满了半个角落的污秽物,看起来是没人清理的。

        污秽物旁边摆放着一张满是油污的桌子,桌子上放置着一些食物。

        没错,就是食物。

        生了蛆的糕点,发臭腐烂的咸鱼,还有一些长满了白毛的肉片。

        相当糟糕的一幕。

        卢瑟摇了摇头,转头朝着售票窗口看去。

        里面有个穿着灰袍的身影,不过这会的他,正低着头,左右手正来回的上下耸动着。

        卢瑟不清楚他在干嘛,但感觉上去,并不是什么好事。

        “先生,我要买票。”

        清冷而又沉稳的声音让陷入自我幻想中的阿卜拉短暂的回复了冷静,他抬起头看了眼站在窗边的那人。

        手冷不丁哆嗦了一下,一切都变得索然无味起来。

        “使使使使....使徒大人?”

        “可让我等到您了!”

        阿卜拉心中是无限的感慨,他刚想从一旁的小门走出去,但忽然想到了什么,不由自主的低下头看了眼,悄无声息的提起了裤子。

        “大人,您来啦,事情办完了吗?”

        出了门,阿卜拉将自己的左右手使劲的在衣服上擦了擦,这才恭敬的对着卢瑟行了一礼。

        从始至终都在看着他的卢瑟,这会是无语的。

        没想到他还是个手艺人。

        “事情办完了,我需要买票。”

        “您要几张?”

        卢瑟在心中默数了一下那封信上的名单。

        “29张。”

        “那就不用买票了,今天我就公车私用,您要去哪,我都送您过去。”

        “可以吗?”

        卢瑟有些诧异,毕竟公车私用这种事就这么光明正大的说出来,真的好吗?

        “当然,别人不可以,您绝对没问题,反正印斯茅斯只有一班前往格伦特省的车,十年来也就您坐过,没有什么问题的。”

        “嗯,那就麻烦你了。”

        “一会开着车,跟我去接人。”

        “是!”

        阿卜拉一脸的恭敬,为了能够让使徒大人给自己使用净化刀,阿卜拉这次算是决定一舔到底了,哪怕最后舔的一无所有,他也要!

        ......

        旅舍,小姐姐们吃完了早餐,正坐在桌前叽叽喳喳的说着话。

        大都是讨论着这次回去以后,一定还要保持联系之类的话,要做一辈子的姐妹,有时间要一起玩。

        当然,这些都是一些富裕家庭的小姐姐们讨论的,剩下的一部分来自平民家庭的却是低着头,沉默着。

        回去之后的遭遇,她们并不想去思考,因为那是相当糟糕的。

        虽然在乡村不讲究身家清白,但莫名其妙消失这么多天,现在又要回去,对她们来说,还是有些恐惧的。

        家虽有,但因为时代的局限性以及观念性,让她们感到害怕。

        父母长辈的责问、质问,乡亲邻居的闲言话语,都是折磨她们精神的东西。

        滴滴!

        汽车的长鸣声让这群人全都不约而同的朝着窗外看去。

        卢瑟从门口走了进来,拍了拍手。

        “大家静一静,现在都把随身的东西带好,坐到车上去,我会带大家回家的,不要害怕。”

        卢瑟朝着她们点了点头,又看了眼站在柜台边一言不发穿着侍女服的斐娅,之后默默的上了楼。

        片刻后,提着手提箱的他又从楼上走了下来。

        此时的斐娅,换上了一身天蓝色的哥特长裙,一双大长腿上穿着一双白色丝袜,手上拎着一个蓝色手提箱。

        “卢瑟,我决定让斐娅跟你去格伦特省,我会安排她住在哥哥那里,如果在寻找父亲的石雕上遇到什么困难的话,尽管去找她。”

        斐勒从柜台后走了出来,相当郑重的看着卢瑟。

        说话间,斐勒硬是从眼眶中挤了两滴眼泪出来,他拉过自己妹妹的手,又拉起卢瑟的手。

        最后将斐娅的手放到了卢瑟的手中。

        “我妹妹就拜托你了,卢瑟。”

        斐娅的眉毛跳了跳,自己这个哥哥,什么时候能够正经一点。

        要不是手被那个人类男人握着,她不好动手....

        好吧,斐娅自己都不知道,为什么手被握着的时候,自己居然会产生一种在那个人类男人面前要注重形象的想法。

        斐勒瞅了眼自己的妹妹,又瞅了瞅握着的手,又瞅了瞅自己的妹妹。

        他的脸上,忽然露出了一个大大的笑。

        果然!

        妹妹在卢瑟面前,不敢动粗!!

        哼哼!

        果然还是妹夫厉害!

        居然真的把妹妹制服了!

        闹剧最终在斐娅差点暴走的情况下收场,众围观的小姐姐们上了车,排排坐好。

        卢瑟坐到了车门口的位置上,斐娅硬是挤走了原本想要坐在这边的薇薇安,一屁股坐在了卢瑟的边上。

        她往卢瑟的方向挪了挪屁股蛋,之后朝着薇薇安的方向哼了一声,像是在宣誓自己的主权。

        卢瑟无奈扶额。

        车子卡拉拉的响了两声,没有动。

        阿卜拉挠了挠头,再次启动了车子。

        车子往前动了两下,忽然一个急刹车,车子拐了个大弯,众人的身体不自然的朝着右侧倾倒过去,斐娅更是一个不慎倒在了卢瑟的怀中。

        卢瑟眯起眼朝着阿卜拉的方向看了过去。

        正巧阿卜拉这会转过头,悄咪咪的对着卢瑟竖起了大拇指,嘴角裂开着,卢瑟甚至在他的牙齿上,看到了闪光。

        卢瑟再次扶额,瞪了一眼阿卜拉。

        车子重新启动后,斐娅才从卢瑟怀中坐了起来,低着头,红着脸,一言不发。

        片刻后,她抬起头,眼神闪烁着盯着阿卜拉的背影。

        卢瑟瞅见了斐娅的眼神,嘴角抽了抽,悄悄开启了真视之眼,一根粉红色的触手正从她的长裙中游向阿卜拉。

        ......

        车子行驶了一段路程后,停在了一座无名的小村庄外围。

        车上下来了三名和哈莉差不多大小姑娘,她们的脸色有些苍白,脸上带着淡淡的惶恐。

        卢瑟看出了她们心中的不安,毕竟这个时代,还是存在局限性的。

        这也是他陪着她们一起来到这座村庄的原因。

        送佛送到西,帮人帮到底。

        既然救了她们出来,后续的事,卢瑟也会帮她们理顺。

        讲道理分两种,卢瑟将这两者结合起来,成功说服了这三名小姑娘的父母以及一众邻居村民,让他们不敢说三道四。

        在送走这三人后,卢瑟重新上了车。

        车子再次启动。

        阿卜拉惶恐的开着车,心情是极度紧张的。

        原本以为替使徒大人做了一件美事,谁知道反而惹了一位麻烦。

        他悄悄的转过头看了眼坐在自己边上不远处的那位穿着蓝色宫廷长裙的女人,不自觉的打了个哆嗦。

        女人太可怕了!

        尤其是这种长得漂亮,身材又好的,实在是太可怕了!

        刚刚那不堪回首的遭遇,让阿卜拉彻底从心了。

        行程还在继续,车上的人渐渐的少了。

        下午的时候,车上除了卢瑟以及斐娅和阿卜拉以外,就剩下薇薇安了。

        薇薇安坐到了车前排,斐娅的边上,隔了一条过道。

        这会的她慵懒的伸了一个懒腰,金色的头发披散在身后,脸上露出了一只享受着午后时光的慵懒猫咪的表情。

        身上的米黄色长裙映衬着她白皙的皮肤,两只小脚这会正一荡一荡的。

        “卢瑟叔叔,就送到前面的车站那里就行了,那里有我家里人的马车。”

        薇薇安转过头,看了眼坐在窗口的卢瑟,眼中闪过一丝不甘心。

        她今年,其实已经19了,早就成年了,只是,身子一直长不大,就一直被自己的那个父亲当做小孩子。

        而她,为了自己在外面方便行事,也一直将自己伪装成一个小孩子。

        但这一次,偏偏她在外面玩的时候,运气不好,碰上了那些凶恶的鱼人。

        她本以为自己就会陷入黑暗中死去,但在她最绝望的时候,却让她碰上了那位骑士大人!

        对,就像她床头堆得那高高的一叠骑士传记中讲述的骑士大人一样。

        他拯救了自己。

        如此的简单。

        即使他看起来就像是个叔叔一样,但对薇薇安来说,她的心灵中,都深深地烙印着那个男人的身影。

        以身相许不是说说,她确实有那样的想法。

        毕竟她已经19了,父亲也早就给她介绍了几门婚事。

        但那些人都不合适,要么太丑,要么嫌弃她是个矮子。

        她才不是矮子!

        她只是没长高!

        哼!

        就是,他身边那个女人太可恶了一些!

        诶,我还有机会吗?

        现在就要被送走了。

        以后也没有机会了吧?

        最后的一次机会了,自己要抓住吗?

        抓不住的话,说不定再也没有机会遇到了!

        女孩子的梦想,从小时候一直幻想着的骑士,真正出现在自己生命中的时候,那种震撼感以及期待感,对薇薇安来说,是庞大的。

        庞大到,足够她,做出一些疯狂的事。

        “卢瑟叔叔,牵着我。”

        薇薇安嘟着嘴,伸出了自己的手,当着斐娅的面。

        卢瑟的嘴角抽了抽,这小姑娘不得了,长大后绝对是一位心机深沉之辈。

        不过只是一个小姑娘的请求而已,对他来说,很正常。

        他伸出手,牵着薇薇安的手,走下了车。

        斐娅看着这一幕,心中一酸,酸酸的,就像酸酸打开了心门酸到心里了。

        她朝着车窗外看去。

        午后的光绪,是舒适安详的。

        但她看向前方那一幕,却总觉得有些别扭。

        就是总觉得有哪里不对劲的地方。

        那边的马车旁,似乎出现了争吵声。

        一个中年男人从车里走了出来,他一巴掌打在了薇薇安那个小姑娘的脸上,斐娅脸上露出畅快的笑容。

        让你能,活该!

        只是,随着薇薇安被打,场面非但没有安静下来,反而争吵声越发激烈了。

        卢瑟站在那边,他动手了,他要去帮忙,但是...

        砰!

        枪声响起了。

        从远处的屋顶处传来了一声枪声,薇薇安倒在了地上,不过,她是被卢瑟推倒的。

        卢瑟中枪了!

        该死的!

        他胸口流血了!

        他倒在了地上!

        斐娅一瞬间红了眼,她冲出了车,朝着枪声响起的方向冲了过去。

  http://www.abcxs.org/book/100467/5370763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