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旧日饲养员 > 56、外乡人

56、外乡人

        阿卜拉从车上走了下来,他的手中,提着一个浅灰色的袋子,里面似乎装着什么东西。

        他抬头看着被黑暗笼罩的天空,脸上露出了凝重的神色,缓缓的开口道:

        “大人,还请您小心一些。”

        “黑夜中,存在着一些古怪而又危险的东西。”

        “那是在我出生之前,就一直存在的事物。“

        “我那位已经死去的奶奶在生前时曾经和我说起过它们。”

        “它们是一群游荡于黑暗中的魔鬼,择人而噬,特别喜欢吃一些调皮小孩的心脏。”

        卢瑟看着脸色越来越凝重的阿卜拉,听到他郑重其事的说起他奶奶的话时,有些诧异的看着被自己捏在手上,做一副乖巧模样的无形之雾。

        危险?

        这玩意儿很危险吗?

        虽然刚刚看起来确实很虎,但现在被自己捏住后,就老实了许多。

        你奶奶的话中,怕不是调皮才是需要划重点的词汇吧?

        毕竟卢瑟小时候,也在他奶奶手中吃过类似的亏。

        “大人,我们先去旅舍。”

        “嗯。”

        卢瑟淡淡的应了一声,放走了那只无形之雾。

        他提着手提箱,跟着阿卜拉和阿瓜拉朝着左侧方的街巷走了过去。

        寂静的街道。

        一颗苍凉秃瓢的黑色古树以一种类人的扭曲姿态,耸立在道路的尽头。

        它的躯干上,缠绕着一圈扭曲狰狞的根茎。

        远远的望过去,卢瑟仿佛在被它根茎缠绕的躯干部位,看到了一个被包裹起来的人类。

        事实也确实如此。

        在阿卜拉的介绍下。

        卢瑟认识了这颗与印斯茅斯这座城镇有着相同岁数的古树,以及沉睡在这颗古树中的人类。

        古革之树与瓦铁。

        相传印斯茅斯的诞生,就是由于这位瓦铁做的一场奇怪的梦。

        梦中,他来到了一座海底的未知城市,在那里,遇到了一位美丽的人鱼。

        那位美丽的人鱼指引着瓦铁来到了这处区域,让他遇到了古革之树。

        整座印斯茅斯小镇都是建立古革之树的躯干上的。

        对于这样一个没头没尾,完全摸不着头脑的传说。

        卢瑟只能说自己将它记住了。

        他将视线,放到了道路两侧的房屋上。

        陈旧的格调,腐朽的气息。

        借助黯淡的路灯,他看到的,是早已被时光打磨的苍白的岩石基层以及腐朽破烂的门扉。

        门扉后...

        嗯?

        当卢瑟凝视着门扉的时候,门扉同样在凝视着卢瑟。

        一颗苍白的眼瞳,此刻正安静的待在门扉的破洞处。

        它久久的凝视着卢瑟,似乎永远不会眨动,呆板而又显得僵硬无比。

        砰!

        不久后,门扉再次传来了回应。

        是一阵重物落地的摔打声。

        那颗眼瞳消失了,随之而来的,是一颗完全陷入了疯狂的鱼目。

        它正死死的盯着卢瑟。

        “该死的外乡人,离开印斯茅斯!”

        “这里不欢迎你!”

        沙哑而又显得暴躁无比的鸭嗓,打破了这个寂静的夜,越来越多的怒骂声从各处的住宅中响起。

        此刻的印斯茅斯,给卢瑟带来的唯一直观感受,就是暴躁还有排斥。

        阿卜拉的脸上,带着愠怒。

        当然,那是对那位门扉后冒犯使徒大人的该死本地人的愠怒。

        “你这个蠢货!”

        “他可是使徒大人!”

        阿卜拉试图纠正门扉后那人的话。

        但,阿卜拉的愠怒并没有起到任何正面的效果,反而激起了门扉后的暴怒。

        “滚开!”

        “你这个该死的混血!”

        “教会那群背信弃义的杂种们,早就该让他们见魔鬼去了!”

        “你给我闭嘴!”

        “让你住在这里,就已经是最大的仁慈了,你居然还敢带着外乡人来到这边!”

        “带外乡人就算了,你居然还带的是一个男人!?”

        “外乡来的男人,有谁需要换换口味吗?”

        “罗威尔,你那边还有油吗?”

        “哈哈哈...”

        肆无忌惮的嘲讽与调笑。

        让阿卜拉彻底没了面子。

        他涨红着脸,很显然,此刻的他,是又羞又怒的。

        在车上胡吹调侃的话,仅仅过了一段时间后,就被人彻底撕破,让他很没面子。

        但偏偏,长久的被压迫,让他无法生出反抗的念头。

        当初他装死的原因,正是因为有可能碰上的这件事。

        所以,其实。

        他早就和布林一族沟通好了。

        每一次带人去往印斯茅斯的时候,都会由那群人负责截杀。

        这样的自己,避免麻烦的同时,还能有一笔不菲的收入。

        但现在,为了讨好这位使徒大人,他违背了誓约,亲手杀死了当初和自己结约的那位布林队长。

        而眼下,自己利用这位使徒大人来达成改变那群本地人看自己眼光的目的,很显然,也已经不可能完成了。

        就算这位大人能够给他带来力量上的强化,但在力量和性命两相比较的话。

        阿卜拉还是更愿意去选择性命。

        所以,

        此刻的他,选择了退缩。

        他离开了,带着阿瓜拉悄悄的转身跑掉了,只留下卢瑟一人。

        卢瑟倒是没去在意他两人的逃跑。

        毕竟,他本身就不会去信深潜者。

        此刻的他,眯着眼,走到了那扇腐朽破烂的门扉边缘,对着门平静的说道:

        “你刚刚说什么?”

        “屁股有些痒吗?”

        卢瑟自问自答的同时,直接将自己的手放在了门扉上的破洞处,手臂肌肉发力,一把拽开了烂门。

        鲱鱼罐头的味道扑面而来。

        门后。

        是一只只有正常餐桌高度的矮小畸形生物。

        佝偻着的瘦削身体,在黯淡的光线下,泛着一种不正常的青色。

        畸形的身体之上,长着一颗狭长窄小的脑袋,仿佛被门狠狠的挤压过一般。

        此刻的它,正用一种怨恨的神情,盯着站在门口的卢瑟。

        “我早就说过了,外乡人,只会带来更多的麻烦!”

        “不!”

        “你不能够进来!”

        “这里,是私人的领地!”

        “不!”

        “你不可以!”

        尖叫声响起,那只畸形生物想要阻止卢瑟走进屋内。

        当它挪动到门口,试图用自己的身体遮掩什么的时候,卢瑟伸手捏住了它的脑袋,将它提了起来。

        “我知道的,你屁股痒了。”

        冷漠的声音在那只畸形生物耳边响起。

        卢瑟看着房间左侧方角落中的场景,他的脸一黑。

        虽然心中早就有所猜测,但当亲眼见到的时候,依旧是有些难以接受。

        这些畜生又在摧残人类女性了。

        他面无表情的拿起了桌旁的一根棍子,将那只畸形生物压在桌上,接着将手中的棍子举了起来,狠狠的刺了过去。

  http://www.abcxs.org/book/100467/5364107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