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BC小说网 > 旧日饲养员 > 7、认知

7、认知

        回到诊所的时候。

        卢瑟的心脏,依旧在不停的跳动着。

        他并不清楚那是什么怪物,但他知道,即使自己的身体得到了强化,也肯定不是那种生物的对手。

        毕竟自己前世只是一个普通的医生,这一世又唯唯诺诺的过了一个多月,根本就没有学过战斗技巧之类的东西。

        论打架,普通三两个大汉他不怕,但那种诡异生物,他完全就是两眼一黑,纯粹摸瞎。

        “不行,自己必须要去学一些战斗技巧才行!”

        在见到那只诡异生物之后,卢瑟第一次认识到了自己的不足。

        系统不是万能的,它并不能给自己开启“whosyourdaddy”。

        所以,学些战斗技巧,是当务之急。

        坐在办公椅上,他转动着约瑟夫的羽毛笔,仔细回忆着前身和自己的记忆中,有哪些人和战斗技巧有关联。

        东街铁匠铺的瘸脚老索尔,听他自己说,他年轻的时候,参加过战争,且当时还是作为一名副官,后来也是因为瘸了条腿才从前线退了下来。

        并且这人还有一个毛病,就是爱喝酒,花钱大手大脚,卢瑟觉得自己只要花些钱,从他那里学到一些东西应该不难。

        将老索尔的名字记在纸上,并且标上星号。

        卢瑟继续回忆着。

        西街的猎人拉尔夫,虽然是一个冷酷的家伙,但他当时招收猎人学徒的时候,自己有去报过名,但因为身体不合格,所以被刷了下来。

        他那里,有机会的话,也可以去尝试一下。

        但那里离卡罗尔的家不远,所以还是存在一定风险的。

        卢瑟将他的名字写了下来,但标了个叉号。

        最后的话,是位于中央区域的骑士学院。

        虽然那里只招收贵族学生,但卢瑟的前身,当时是为了救一名贵族的小孩而导致跌进湖中身亡的。

        所以,代替了他的卢瑟,受到了那位贵族小孩父亲的礼遇,并且那位贵族给他说过如果有什么需要的,就尽管给他说。

        但这一点值得商榷。

        毕竟贵族的话,骗人的鬼。

        这个时代的贵族,大部分都是一群骗子。

        所以这一点,可以暂时忽略掉。

        摩挲着下巴,这是卢瑟目前能够想到的几个家伙。

        现在做排除法的话,西街靠近卡罗尔的家,运气不好或许会遇到那只诡异生物,太危险了,pass,中央区域贵族的可信度存疑,去了可能会遭受羞辱,得不偿失,pass。

        所以对卢瑟来说,其实只有老索尔那里才可能让他学到一些东西。

        但老索尔和前身的关系有些复杂。

        不过,再三考虑后,卢瑟还是从小金库中取了一部分先令,离开了诊所。

        毕竟和自己的生存比起来,那些小问题就不是问题了。

        很快,他就来到了东街的铁匠铺。

        红鼻子,一头褐发,胡子拉碴,瘸了一只脚,矮壮矮壮的老索尔,此刻正被人拦在铁匠铺外。

        两个年轻人正轮流慰问着他的奶奶。

        而喝了酒,意识处在迷糊状态的老索尔,则是伸着手对着他们指指点点,一个劲的嗯嗯啊啊,似乎对于两个年轻人的话,感到有趣。

        脸上不时的露出傻兮兮的笑。

        卢瑟站在一旁听了会,就失去了耐心,这两个人明显的是那种地痞式的人,摆明了来讹老索尔的。

        他走到两人身后,拍了拍他们的肩膀。

        见到两人转过身,露出一种嘲讽的眼神看着自己,原本想要说些话劝他们离开的卢瑟,直接捏住了两人的脖子。

        毫无征兆的将两人提了起来,瞪了他们一眼后,将丢到了身后的地上。

        接着转过身,从口袋中掏出了一把小刀,面无表情的看着地上的两人,说道:

        “不想身上多出几个窟窿的话,就给我滚!”

        地上的两人,见遇到了一个硬茬子,也没了继续找麻烦的打算,恨恨的放了两句狠话后,就灰溜溜的跑了。

        有些人就是欺软怕硬,卢瑟收起小刀,转过身,见到的是一脸唏嘘的老索尔。

        “走吧,跟我进来。”

        老索尔的话,让卢瑟明白了他刚刚就是在装醉。

        ...

        铁匠铺内。

        老索尔的手哆哆嗦嗦的,他捧着一杯茶,放到了卢瑟身前的桌上,说道:

        “喝吧。”

        接着便坐回到了自己那张铺了一张熊皮的躺椅上,整个人软软的靠在里面。

        “哎,这人年纪大了,就不中用了啊,要是年轻的时候,这两个人在我手下都走不了一回合。”

        说这话的时候,老索尔看着自己哆嗦的右手,眼中带着不甘。

        卢瑟看的分明,很明显的帕金森症状,但这个时代,并没有什么治疗手段,他也无能为力。

        他没说话,默默的喝了一口表面漂浮着一层油污的茶。

        “啧,还是那种让人泛呕的味道,也不知道为什么他们喜欢喝这种茶?”

        在心中吐槽着的同时,卢瑟正在脑中组织着语言。

        “嚯嚯,臭小子,你是我看着长大的,你在想些什么,我看一眼就知道,是不是还在馋我的那些宝贝啊!”

        “哎,不过,算了吧,这个时代,当个士兵,到最后陪伴你的,也只是一身的伤病,是没有好结果的。”

        “倒不如跟着约瑟夫医生,学好医术,再不济,你也可以赚到足够的钱,娶到老婆的!”

        老索尔摇了摇头,嘴中的话,也不知是对卢瑟说的,还是对自己说的。

        卢瑟眼神闪烁了一下,从口袋中掏出了一袋先令,将它放到了老索尔的桌前。

        “您老留着也就是个念想,倒不如留给我。”

        “等我以后取了老婆,生了孩子,我就让那小子从小学起,也算是继承您的衣钵了,您看怎么样?”

        “这些钱,就留着给您喝酒,以后,每个月,我都给您送些过来,算是给您养老了。”

        “嚯嚯嚯,你小子,哎...”

        “要是我家那小子还活着,他应该也有你这般大了。”

        老索尔闭着眼,像是在回忆着什么,嘴唇和花白的眉毛不停抖动着。

        “哎,人老了,就容易感伤,东西,你拿去吧。”

        “钱的话,你自己留着娶老婆吧,别看我一把老骨头,虽然拿不起杀人的剑,但轮铁锤还是轮的动的。”

        “我还能养活自己呢,嚯嚯嚯。”

        话说到这,老索尔站起身,颤颤巍巍的走到屋内。

        没过多久,他就抱着一个黑木箱子走了出来。

        “里面是我年轻时,当兵学到的一些东西,我都记在纸上了,还有一把当年立了战功,长官奖励给我的短剑,我留着也没用,你拿着吧。”

        老索尔的声音有些沉重,他看着这个黑木箱子的眼神,有些怀恋,但更多的,却是一种说不清,道不明的味道。

        “老索尔....”

        卢瑟不知该说些什么,前身的记忆中,老索尔一直在扮演着他父亲的角色。

        但他很清楚,老索尔并非他的父亲,但他对老索尔的感情,却是真情实意的。

        只是,卢瑟当初占据了前身的身体之后,为了避免一些尴尬的事情发生,就彻底断了和前身有关联的人的联系。

        现在看来,这个时代,也不是完全的都是黑暗的。

        人性的闪光点,同样存在于琐碎的生活中。

        “跟我还客气什么,臭小子,这一点都不像你啊!”

        老索尔眯着眼,脸上带着笑,嘴中的话,却让卢瑟感觉后背有些凉。

        “哈哈哈,那我就不客气了。”

        卢瑟无法,只能接着他的话,模仿着前身的语气说道。

  http://www.abcxs.org/book/100467/53641027.html

  天才一秒记住本站地址:www.abcxs.org。ABC小说网手机版阅读网址:m.abcxs.org